笔趣阁 > 我把地球的画风带偏了 > 第2章 被雷电追着劈的男人
    话音刚落。

    “哄咔嚓~~~”一道红得发紫的闪电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瞬间劈在了郝仁的身上。

    “卧槽,什么情况,这不...不科学啊,怎么会往我身上劈呢?”这是郝仁此时此刻的想法。

    他虽然作死,但不是真的想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道雷劈在他的身上,他居然还能想这些,甚至还能活动,但是求生的本能促使他快速逃离法拉第笼装置。

    但是天上的雷电仿佛认准了他一样,根本不管什么法拉第笼,而是追着他劈,一连劈了九次。

    直到郝仁口吐黑烟倒在了地上,天上的雷电才罢休,然后雷电在云层里闪烁了几下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仿佛是在嘲笑底下的这个凡人:

    你不是能跑吗?看是我闪电快还是你跑得快?

    “卧槽,我看到了什么?这是渡劫吗?直播渡劫?”

    “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作死太多次,这次干脆成全他了。”

    “为什么被雷劈到了,他还能继续跑,而且还是劈了九次居然才死,有科学依据吗?”

    “咳咳,刚刚可能是服务器卡了,再次证明,我们其实不过只是一堆数据罢了,整个宇宙就是一个服务器,是高等文明的实验。”

    “也可能是肌肉的条件反射?算了,连我自己都不信。”

    “神踏马条件反射,真要是被雷劈了,不当场死亡都算是幸运的。”

    “之前看到过一个报道,一个人被雷追着劈了三次才死,当时还以为假的,现在算是长见识了。”

    “难道现在不该关心人家的生命安全吗,赶紧拨打120啊,你们这些人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已拨。”

    “已拨+1”

    直播间的人在看到郝仁被雷电追着劈的时候就已经疯狂了,弹幕就没停过,他们哪里见过这么神奇的场面啊。

    这种事情足够他们吹一辈子牛逼的了,老了之后还能说给孙子听:

    “想当年,爷爷可是亲眼看到有人被雷电追着劈了九次,什么,不可能,不科学,让科学去死吧,爷爷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不完全相信科学了。”

    “老三。”鲁深也被刚才的阵势吓懵了,清醒过来之后,一边疯狂的朝着郝仁跑去,一边大声喊道。

    “艹,别播了,我手机在寝室充电,快打120.”石头推了推还发愣的虞美仁,大吼道。

    虞美仁这才清醒过来,哦,哦,连忙关直播准备打120,但是太着急了,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反而有些手忙脚乱,手机没拿稳,差点掉在地上。

    石头一把拿过手机,迅速的拨打了120电话,说了基本情况和地点之后才把手机扔到虞美仁的怀里,快速往郝仁那里跑去。

    虞美仁反应过来,也跟着跑了过去。

    “怎么样?”石头和虞美仁关心道。

    鲁深把手从郝仁的脖子上拿开,眉头紧锁,焦急的看向路边说道:

    “他命大,还有气,就看救护车来得及不及时了。”

    “我们先把老三搬到路边吧,等救护车来了,也能节省一些时间。”石头说道。

    “不行,我们现在不了解他的情况,他的内脏很可能受伤了,不能随便动他的身体。”虞美仁说道。

    鲁深点头道:“小四说的不错,我们不是学医的,不懂,不能乱动,否则很可能适得其反。”

    然后说道:“好了,都别围着,给他留点空间,让空气更流通一些,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找把伞来,要是过会下雨的话,可能更危险。”

    ......................................

    “恩?怎么会有刺鼻的药水味?我在哪?”郝仁大脑十分混乱。

    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慢睁开眼睛,思绪也重新恢复过来,他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

    实验失败,被雷电追着劈了好几下。

    简直太不科学了,自己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难道老天也看我执着的追求科学,大发善心了?

    可是唯物主义的世界,哪来的老天爷呢?

    想不通,暂时就不想了,先治好伤出院再去检查一下那个法拉第笼,看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不应该出现之前那种情况啊?

    直到此刻,他还在想着他那个破笼子呢?

    他轻轻的转动了一下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病房。

    洁白的天花板,明媚的阳光能够透过透明的窗户照射进来,给人非常舒服的感觉,病床旁边都是各种贵重的医疗器械,吊瓶正在给他输液,石头正低头看着手机,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清醒过来。

    “石头。”郝仁喊道。

    石头,寝室老二,真名董磊,老家浙省,家资颇丰,是他们四人中最有钱的。

    不过,上了大学之后,沉迷于网络小说而不可自拔,尤其是对于修仙小说更是情有独钟,能够连续看三个通宵,简直神人。

    按理说,像他这样的家境,现实生活应该是足够精彩的,不需要沉迷于虚拟世界,但是用他的话说。

    反正家里就我一个儿子,那条街的租金已经勉强够我下半辈子生活了,现实世界太过污浊,既然无法改变,那做个不问世事的咸鱼不也挺好的嘛。

    汝听,人言否?

    “小三,你可算醒了,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我马上叫医生过来。”董磊立马放下手机,站起来关心道。

    郝仁只觉得一股暖流流过身体,心里非常受感动,好兄弟。

    “不急,我感觉自己好像没有问题。”郝仁摇了摇头。

    董磊一脸认真的看着郝仁说道:“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乖,听话,让医生看看。”

    郝仁张了张嘴,看着急匆匆准备离开的董磊背影,无奈提醒道:

    “床头应该有按铃,你直接按一下就行了。”

    “对哦。”董磊反应过来,停下脚步,转身在床头的按铃上按了一下。

    “要不,你先帮我个忙,把床摇起来,这样躺着不舒服。”郝仁小声求助道。

    “哦,马上。”董磊连忙低着头围着病床转了一圈这才找到按钮,把病床给抬升起来。

    “这个高度合适吗?”董磊一边调节高度,一边问道。

    “可以了。”郝仁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舒服了不少。

    然后有些心虚问道:“石头,我看这个病房好像很好啊,每天要不少钱呢吧。”

    他的家境不穷,但也不富裕,父母都是县城电信局的员工,只能算是小康之家。

    听说一些特殊病房,什么ICU之类的,一天要好几万呢,他们家可承担不了几天啊。

    想到这里,他有些后悔自己之前太过草率了,应该准备更好的防护之后再做实验的,现在恐怕不但要让父母心理上担心,还可能掏空家庭储蓄,这会影响父母的生活质量的,自己太不孝顺了。

    董磊一看郝仁的脸色,立马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眼珠一转,极力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发笑,然后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恩,挺贵的,一天五万呢。”

    “什么?五万?抢钱呢?”郝仁一听,立马一挺身,坐了起来,这比他想象中还要贵。

    “哎,别激动,别激动,骗你的。”董磊一看郝仁的架势,立马不敢开玩笑了。

    他怕郝仁太过激动,导致内伤,伤上加伤就不好了。

    郝仁身体一僵,顺从的在董磊的帮助下,继续躺了下来,再次问道:

    “那到底多少钱?我已经住了几天了?”

    想来,就算没有五万,也不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