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一百零四章 【岁首了】
    阴司。

    武君殿。

    武君庄大宽坐在朱红公案之后,面沉如水地看着下方,被三道拘魂索捆起的黑甲参将立在当中。

    殿中静得渗人。

    “啪”

    武君难得的拍一下惊堂木,惊得众阴差哆嗦一下。

    “铁蛋儿,刚才所为是何故?”

    武君冷冷问道。

    “俺看那戏文看昏了头,又想起当年……俺错了。”

    武君无声叹一口气,当年他在城头自刎之时,这庄铁是第一个拔剑追随他而去的。

    “可还……有何托付之事?”

    站立着的银甲参将闻言抬眼看了看武君,他老人家嘴唇在轻轻发抖。

    那庄铁闻言,被缚着双手跪下先咚咚磕三个响头,然后自行站起,呵呵一笑道:

    “今日俺铁蛋儿又给将军惹祸了,俺先给将军磕几个头赔罪,要说托付之事,没有了。”

    “可还有何要说的?”

    “要说的……也没……诶,有!”

    那黑甲参将豁然转身,对着身边的诸位武判阴差说道:

    “俺要去了,尔等这些鸟人以后千万莫再学俺,惹将军生气,都须仔细听将军的话。

    今日俺将那老匹夫痛骂了一通,也算是替尔等都出了气,以后都莫再意气用事了!”

    说完他转身面对武君,低头言道:

    “俺说完了。”

    武君默不作声,长出一口阴气,淡然说道:

    “来人,卸去其阴盔阴甲。”

    “哗啦哗啦。”

    几个武判上前,将那庄铁一身黑盔黑甲卸掉,力道之轻缓,不像卸甲,更像是在为其更衣。

    武君见其盔甲已去,也不再看他,抬手随意一招。

    殿内荡起一阵檀香气息,一道道玄黄之力从庄铁体内飞出,在殿中飘荡一阵后,消融于梁柱、墙体之内。

    “押入惩恶司罚一百鞭……然后交由文君殿发落。”

    银甲参将本还想说什么,倒是那庄铁再次跪下给武君磕个头后,转身大踏步出殿,向惩恶司方向而去。

    银甲参将见状叹一口气,向武君告退后急急追庄铁而去。

    殿中剩下的武判们静静立在原地,眼看着武君缓缓站起,一步一步,走进旁边偏殿。

    ……

    武庙前的戏台依然喧闹如常,就连庙祝们都在庙前帮着维持秩序,只留一年长的庙工在庙内照看。

    老庙工给正殿的武君上完香后,打着一盏油灯从正殿出来,一路向偏殿走去。

    天冷夜黑,他走得很慢。

    推开偏殿门,点燃三根燃香,插在香炉内,叩拜完后拿起油灯就要向下一尊神像走去,余光却发现刚才上的三根燃香灭了。

    老庙祝轻噫一声,返身在殿内四处看看,除他之外并无一人。

    这才无奈拔出旧香,重新点燃三根,且将香头烧得旺旺的,口中念念有词,恭恭敬敬地将香摆上。

    回身正要俯身磕头,余光发现三个香头闪烁几下,又灭了。

    老庙祝心里咯噔一下,当即起身冲着神像告罪几声,转身拿上油灯向庙门方向走去。

    “咔嚓”

    一道轻轻的裂纹声在偏殿内响起。

    ……

    “兄弟,待会见到文儿,莫再意气用事了。”

    银甲参将收好打魂鞭,搀起魂力不足的庄铁说道。

    “这个自然,该出得气都出了,咱自不会和他一后辈小儿置气。”

    银甲参将点点头,又问他要不要再缓会儿,庄铁摇头表示时辰已到,莫叫文君殿的瞧了笑话,该上路了。

    一道白光亮起又灭,二人出现在文君殿内。

    文君钱文柄看到殿内所站二人,眉头微微一皱。

    今日值岁末,武君殿的应是最忙不过,怎地这银甲将亲来了?

    再看向旁边那黑壮汉,很是眼熟,他不是……

    文君当即恍然有所明白,当下只对银甲将微微点头,便招来阴阳簿。

    “庄铁,身前犯有二十三条人命,身后功德愿力只化去二十二条,按律例当堕入恶道……”

    银甲参将见状急忙抱拳,还未开口就被文君伸手止住,继续道:

    “本君念你身后久有功德,可给你第二条路选,上阴阳桥。”

    “哈哈,好,俺就上阴阳桥,多谢文……君!走吧!”

    ……

    武庙门前,老庙工拉着庙内一管事,顶着嘈杂人声,附耳将刚才发生之事大致说一遍。

    管事眉头微皱,回头看到庙前人群似乎不再像刚才那般拥挤,便知会一声其他两位庙祝后,跟着老庙工向偏殿而去。

    还未走到门口,就听到殿内响起一阵垮塌之声,同时一股伴着淡淡檀香味儿的灰尘从殿内涌出。

    “这……”

    二人面面相觑之后,扑通跪在地上冲着偏殿门口不住地磕头。

    ……

    嘉菲走在县城中心那条主路上,一路上都若有所思一般,连步伐都不似之前轻盈。

    此时家家户户门口都最少挂有两个灯笼,行人也比刚才少了许多。

    不知不觉间,竟然就走到城中心的钟鼓楼。

    楼下那位年轻塾师所住的门前,却一盏灯笼都没有,只有小窗里闪着一点昏黄亮光。

    “咳咳……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又要教馆,又要敲钟,还得抓药伺候我。”

    “父亲说得哪里话来,这都是为人子该做的。”

    “虽说是该做的,但久病床前无孝子,像你这般能长久细心的,又能有几人呢,我想是不中用了,也没给你留下什么基业,愧对祖宗啊。”

    “父亲千万莫说这丧气话,你看这满排的书,只要孩儿随便从其中拿出几册不常用的,就够给父亲换药的了。

    等春来开选,孩儿必能高中,给咱庄家光耀门楣,彼时孩儿还要披红跨马,给父亲磕头拜寿呢。”

    “呵呵……好……咳咳咳……想你自幼便嗜书如命,从不舞刀弄枪,为父也不说什么了,只有一件,咱家祖传的那把宝剑,和你那些书一样宝贵,万不可将其丢掉。那是祖宗留下的……咳咳!”

    嘉菲立在窗外静静听着,心中暗叹一口气,今年冬天的雪比往年都大得多,也冷得多,这庄家老汉观气色恐怕……

    至于那把剑,她却知道,那是当年武君庄大宽,在城楼自刎用的那把。

    她从胸口锦囊内摸出仅剩的一把碎银子,放在窗口,刚转身要走,却看到程羽不知何时已召出元神,示意其稍待。

    “取张纸来。”

    他指着嘉菲胸前锦囊说道。

    嘉菲从中取出一张宣纸,忽然凭空又飘来几滴墨汁,在纸上唰唰点点后,程羽便让她包起银子放在门前,再抬手轻敲几下房门,方才轻轻一跃,齐至钟鼓楼顶。

    庄怀瑾出来开门,脚下踩到一物,拾起打开发现是一纸包的碎银子,且纸上还有字,走至灯下观瞧,上有八个瘦劲奇伟小字:

    “束脩之礼,祈岁平安”。

    八个字在油灯映照下,熠熠生辉。

    这……

    庄怀瑾急忙放下银子,匆匆出门四处张望,哪还有人。

    他来至街上,来往行人如织,也看不出是何人留下的银子,忽然他心中一动,转身跑上钟楼,楼上亦是空无一人。

    他凭栏看着脚下熙攘人群,呆立片刻,只得慢慢下楼回屋。

    在鼓楼屋顶之上,立着一只麻雀,和一抱膝而坐的青衫女子,正俯瞰着脚下的欢喜众生。

    “嗵!咻……砰!”

    钱府又在放新一轮的爆竹,夜空中绽放出一朵朵灿烂烟花。

    岁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