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房车旅行,和萌妹子出发 > 第81章 北有故宫,南有木府
    都说艺术是源于生活。

    许多影视剧自然也不会放过现实题材的拍摄。

    而景点,自然也在影视剧的考量范围内。

    《芙蓉镇》之于王村,《庐山恋》之于庐山,《刘三姐》之于桂林山水,《非诚勿扰》之于西溪湿地与三亚……

    而丽江除了《一米阳光》这部口碑两极分化的电视剧之外,还有一部算得上经典的《木府风云》。

    拍摄的剧情,就是讲述明代时,云南纳西木氏土司在当地统治时期,木氏家族内部腥风血雨的争权夺势和权力更迭的的恩怨情仇。

    而这部剧的故事地点就是在丽江狮子山下的木府。

    丽江起源于木氏族。

    而当李浔和李萌萌在吃过午饭后,想去木府看看。

    但想去进入木府,并不是找到大门走进去。

    总共需要经过三道牌坊。

    他们从七一街走到像城墙般的木牌坊,赫然立于的土木瓦顶居民之间。

    这就是“官门口”。

    从这里进入,经过一道五花石的小巷,渐走渐宽。

    等到看见“花雨流芳”的牌匾,这才是到了第一道牌坊。

    沿着大路,李浔和李萌萌跟其他游客一般,行走至广场上。

    白色的照壁上,留下有一句话。

    “宫室之丽,拟于王者。”李浔默默的点头,“看来丽江也吸引了不少文人墨客。”

    “徐霞客?我记得他好像写过一本很有名的书,叫《徐霞客游记》?”李萌萌带着回忆思索。

    “是啊,地理名著来的。”李浔看着白墙上的金黄色文字,满是佩服。

    “古代交通那么不方便,他能在那个年代走遍天下,真的了不起。”

    “他也是受到《晋书·陶渊明》的影响,才在22岁的时候,说出‘大丈夫应当走遍天下,朝临烟霞而暮栖苍梧,怎能限于一地终老此生?’的豪言壮语。”

    “那时候很太平吗?”

    “怎么可能,1608年,他才22岁,游历30多年,走遍21个省市,从明朝走到清朝,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年代。”

    “那他好厉害哦,我相信你也会这么厉害的。”

    “啊这……”

    夸奖来得这么突然,李浔瞬间接不住!

    “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李浔连忙带着她向着对面的对面的第三座牌坊,也就是“忠义”石牌坊走去。

    “我猜这个牌坊肯定大有来历。”

    “古代能标榜忠义的,那肯定只有皇帝才能赏赐这种名头。”

    “这得有15米高了吧?”

    李萌萌和小雪儿都昂着头,往向上方。

    “实际上18米高,得有60只小雪儿站在一起叠罗汉这么高。”

    “???”小雪儿不满的看着他:“嗷嗷!!”

    人言否?

    李浔看它这姿态,马上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蛇皮果。

    在半空中抛啊抛,挑挑眉看着它。

    见到水果,小雪儿顿时一改脸色,发挥出犬科生物的特点。

    离开嘴挂上笑容,假装一脸忠厚老实的样子。

    “想吃吗?”

    “嗷!”

    “叫爸爸!”

    “嗷嗷!”

    “真乖~”

    李萌萌掩嘴偷笑,中午的温度上升,她把翠水厚披肩取下来。

    李浔还在逗着小雪儿,但是手上却自然而然的伸手接过,完全没有任何沟通,却无比自然流畅的完成了这个动作。

    待李浔低头才看见,自己的手上多了件衣物。

    这默契度……就是心有灵犀吗?!

    李浔顿了顿,好像,也不错。

    不过他看向李萌萌去掉披肩之后的腰肢,又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一个这么会吃的女生,还能这么瘦?

    难道肚子里面藏了个黑洞?食物自动消失?

    忠义门之后,再跨过朱红色高大威严的大门。

    眼前顿时豁然开朗,一片开阔的围场上,巍然耸立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这气宇轩昂的城府,在整个丽江古城之中独树一帜。

    “难怪说北有故宫,南有木府。”李浔想起故宫的图片,一下子就跟民间这句话对上了。

    等两人走近仔细看,汉白玉基座雕刻精美,真就跟影视中故宫的感觉很像。

    李萌萌也点点头:“如果说,我们看到的丽江是平民百姓的世俗生活,那么在木府,我们等于是到了宫廷。”

    眼前看起来的恢宏气势,有种让热人置身于皇宫之内的感觉。

    两人走向对面的议事厅,一进门就看到内里的各种精美建筑设计。

    尤其是抬头望上去,屋顶有三个层层叠叠垒上去的天井。

    天井由多层斗拱组成,上面图案雕刻精湛,似乎是采用了榫卯结构。

    而正中间还有一条浮雕金龙俯视着他们。

    “咦,这里居然有金龙。”李萌萌好奇的说,“不是皇帝才能用的吗?”

    “我刚数了下,这是四爪龙,我们的皇帝一般都用五爪金龙,也就是九五至尊的意思。”

    “还可以这样啊,但是四爪也基本上等于一方土皇帝了。”

    “那肯定,土司其实跟异姓王也差不了多少。”

    议事大厅中,李浔跟李萌萌边走边谈。

    议事厅保存了许多旧物。

    大殿的正中,就是土司老爷的宝座,披着虎皮,座椅后的红木屏风上,刻着励精图治的文字。

    看起来威风凛凛,尽职尽责。

    议事厅等于是土司议政之所,相当于大堂。

    而后面还有土司读书的地方叫万卷楼,以及土司处理家族事务之所的护法殿。

    走进在亭台楼阁中穿行,其中柳枝依依,曲廊彩亭,

    在碧水清潭上,游鱼戏波。

    “这也太享受了吧。”李萌萌羡慕的行走在其中,“这么诗情画意的水榭庭院,到底承载了多少风花雪月的故事。”

    “你想的是真浪漫,不过也许这里也的确颇有欧阳修笔下‘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感觉。”

    “佳人相约,在月上柳梢头之时,黄昏之后……”李萌萌手指点在嘴唇上,“还说我浪漫呢,你这说的好有画面感。”

    “不过,为什么是佳人相约,而不是才子相约?”

    “大抵是,才子没有感受到佳人的心思,所以才主动邀约吧。”

    “原来是这样,那你会像欧阳修笔下的才子一样吗?”

    “那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书呆……”

    话还没说完,李浔便看到李萌萌和小雪儿一起笑吟吟的看着他,顿时整个人懵了。

    等下,这怎么有点不对劲。

    而且,小雪儿你丫的笑什么?!

    他僵在走廊中,一动不动。

    李萌萌走到他身边,轻轻挽着他:“书呆子,去万卷楼看书了!”

    “???”

    李浔有点方。

    不是,为什么这口吻好像两人回家一般。

    这不是我家,那也不是我书房好吗?!

    然而那些吐槽归吐槽,脚步却不自觉跟随着李萌萌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