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二章 稳住!别慌!
    永州多山林,出了州城,四面几乎全是山。但是又有湘水和潇水纵横交错,贯穿全境。

    除了熟悉地形的本地猎人和樵夫,一般人进去山林之中很难分得清楚方向。

    沈墨同样如此,拄着刀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尽量找那些有人踩过的路径。

    有些地方实在没有路径的话,就用刀砍断树枝藤蔓野草,清理出新路来。

    胳膊腿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但是更痛的却是胸口。

    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至少被那狗鞑子砸断了两根肋骨。

    疼得他呲牙咧嘴的不时倒吸一口凉气,不过此时也没办法去在乎这些,先找到栖身之处才是正道。

    走了一会,实在累得不行。毕竟逃亡了半日,又经过一番激烈搏杀,而且还弄了一身伤,饶是这具身体素质还不错,也都快有点撑不下去了。

    找了棵长歪的大树坐下休息了片刻,期间用刀削了一根粗糙的木矛出来,既能当拐杖探路,还能当做备用武器。

    前面说过,永州盛产毒蛇,尤其是在这山林之中,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踩到一条蛇。

    万一被蛇吻上一口,那就麻烦了。

    深山老林遇毒蛇,基本上就可以准备再次穿越了。

    从长衫下摆撕了一块布扯成布条,将裤腿胡乱的打上绑腿,袖口也给缠紧,一方面是为了促进血液循环,让自己能坚持的更久。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蚊虫蛇蚁这些钻入衣服里。

    还好,现在已经是深秋时节,山林里的毒蛇虫蚁已经少了很多。

    沈墨一边走,一边用木矛在身前拨动探路。

    又走了小半天,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沈墨停下脚步,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举目四望。

    周围的山岭树木的轮廓在黄昏的暮色之中影影重重,形态各异,看起来颇为诡异,让人瘆的慌。

    沈墨虽然是个胆子大的,但是一个人走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心里也毛毛的。

    甚至都开始在想若是自己一个人死在这地方,恐怕都没人知道。

    而且不时的还从某处传来山鸟的叫声,更让人毛骨悚然。

    可是沈墨不能停下,要是找不到安全的栖身之处,晚上的山林恐怕会更危险。

    他要尽量往高处走,最好是能寻一个山洞,先安全度过今夜补充一点体力才能考虑以后的事情。

    走了不知道多久,太阳最后一丝余晖也即将彻底被山岭阻隔的时候,沈墨终于发现了不远处的山顶好像有一栋屋子的轮廓。

    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一栋屋子,沈墨打算去碰碰运气。

    深一脚浅一脚的又往上艰难攀登了片刻,期间脚下打滑还差点滚下山去,幸好他一把揪住了旁边的一根藤蔓。

    终于走到那栋疑似房屋的建筑物前,借着微弱的夜光大概可以看出这是一间猎人小屋。

    也就是上山打猎的猎人或者樵夫临时过夜的地方。

    屋子的确不大,估计就是个不到二十平方的样子,采用的是高脚楼的样式,四根粗壮的竹子支撑起了整个屋子,地板距离地面约莫有一米左右。

    永州蛇虫较多,这样可以有效防止蛇虫入侵。

    转了一圈,沈墨找到门,没有急着进去。

    在四周找了一些材料制作了一根简易火把,掏出火折子吹燃,点燃了火把,这才举着火把小心翼翼的钻进去查看一番。

    还好,里面虽然看起来好久没有人住过,有一股子轻微的霉味,但是好歹没有被什么野兽毒虫给霸占成自己的窝。

    屋顶也算是比较完整,虽然是用茅草树枝等建造的屋顶,但是看起来还是能够遮风挡雨的。

    屋子的角落里堆着几个陶罐之类的东西,四周的墙壁上挂着一些已经干枯的艾草。

    四处检查了一圈,又在屋子周围设置了一些简单的预警装置,沈墨这才回到屋子,靠在用粗竹子制作的墙壁上坐了下来。

    胸口痛的他呲牙咧嘴的,稍微有点动作就会引发剧烈的疼痛。

    相比起来,四肢的擦伤都算不上什么了。

    啃了几口干粮,望着小屋门口火苗越来越小的火把,沈墨的眼皮越来越重,疲惫感忽然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他虽然努力想保持清醒,但是却根本无法与强烈的睡意抗衡,最终眼睛一闭彻底睡了过去。

    在他入睡的前一瞬,他的脑袋里突然多了一个声音:

    “检测到宿主周围有符合系统要求的建筑物,城镇中心功能开始加载……”

    虽然听到了,但是已经困极了的沈墨根本顾不上探究,就一头扎进了深沉的睡梦之中。

    ……

    沈墨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不仅全身的伤势尽数痊愈,而且还成了一名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指挥着成千上万手持火枪的士兵横扫天下,用犀利无比的炮火将占据了华夏大地的女真鞑子尽数赶回了辽东老家。

    然后东征西讨,先后平定东瀛,南越,暹罗、莫卧尔等国,甚至兵锋直达多瑙河畔。

    那梦真切无比,虽然画面切换奇快,但是却一幕幕清晰的犹如亲身经历过的一样。

    梦的最后,他已经成为了一统天下的一代雄主,正高踞御座之上,下方则跪满了各国来朝贺的使者。

    他这位一代雄主正待开口训话,却感觉一阵汹涌而来的尿意袭来。

    人有三急,一代枭雄也不能免俗,正着急忙慌找厕所的时候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征服天下的美梦被一泡尿给浇灭了。

    沈墨揉揉眼睛,看向门口。

    门口插着的火把早已经熄灭了,外面的天色已经微微亮起,光线透入小屋,小屋内的情形已经能够比较清晰的看见了。

    感觉好像眼睛一闭一睁天就亮了,不是夜越来越长了吗?

    自己这一觉到底睡了几个小时啊,感觉好像睡了很长时间,但是有感觉好像刚睡着就醒了。

    想到自己做的那个梦,沈墨自己都觉得扯淡。

    梦果然是梦啊,真是睡着了啥都有。

    自己现在穷途末路,而且还一身是伤,并且还是清廷的通缉犯,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大问题,更别说什么征服天下了。

    这梦也太不科学了,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己分明只想着活命,怎么就能做出这么离谱的梦来。

    不想了,还是先撒尿为主。

    沈墨扶着墙壁站起来,正要迈步的时候却忽然愣住了。

    因为他发现原本因为肋骨断裂而剧痛的胸口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沈墨惊愕不已,用手试着按压胸口,折腾了半天,依然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好像昨日的受伤才是一场梦。

    见鬼了?

    沈墨又惊又喜,急忙将手上脚上帮着的布条全部解开。

    他要验证自己的猜想。

    果然跟他猜想的一样,原本四肢上的伤痕全部消失不见了。

    此时的身体别说受伤后的虚弱了,不仅伤全部好了,而且感觉更是精力旺盛,精神抖擞,全然没有一点不适。

    身体的变化让沈墨狂喜,但是随即也陷入了巨大的疑惑之中。

    为什么一夜之间身体会出现这种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

    难道这是什么修仙世界,自己晚上遇到了什么下凡的神仙,看自己可怜,觉得自己是有缘人,给自己喂了一颗可以肉白骨活死人的仙丹?

    是个正常人恐怕下意识都会这么想,沈墨当然是属于正常人的行列。

    关于神仙的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沈墨还特意在自己身边看了一圈,看看神仙有没有留下什么法宝仙丹或者修仙秘籍之类的东西,结果当然都是令人失望的。

    啥也没有。

    不是神仙吗?

    难道是什么灵气复苏之类的奇怪世界?

    沈墨脑袋里冒出一大堆奇奇怪怪的猜想,不过都没办法验证。

    反而是刚才遗忘的尿意却再度澎湃袭来,他只好先解决三急问题再说其他的。

    可是等他窜出小屋,正要随便找棵大树施肥的时候,却猛然一滞,身体下意识的往后跳了一步,手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的刀柄。

    因为他面前整整齐齐的站着六名大汉,每个人手里都拎着斧头砍刀之类的家伙事,而且个个身形高大,年轻彪悍。

    六个人站在小屋门口,直勾勾地看着沈墨,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

    差点没给他吓出心脏病来。

    稳住,别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