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四章 风筝战术
    “大王叫我来巡山嗳,我把人间转一转。”

    “打起我的鼓敲起我的锣,生活充满节奏感。”

    沈墨背弓跨刀,肩上扛着枪,穿着一身英武帅气的箭袖短款武士袍,心情愉快地哼着小曲,四处溜达。

    说是侦查地形,这是其中之一目的,另外最重要的是他怀疑这外面还有鞑子。

    昨天杀那个鞑子时候动静太大,极有可能会引来其他鞑子。

    要是没有忽然出现的金大腿,沈墨这会肯定早就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了。

    可是现在一身伤势尽好不说,而且身体还被强化的倍棒。

    他感觉自己现在这身体素质去参加个奥运会都是稳拿奖牌的,就算那身残志坚的裁判眼睛再瞎,他也有信心能教小日子过得不错的岛国选手做人。

    所谓艺高人胆大,沈墨本就是个胆大的,现在有了系统傍身,一身本事让他更是大上加大。

    狗鞑子,老子本事很大,你们忍一下。

    溜达了半天,猎人小屋周围一里之内的地形基本都搞清楚了。

    猎人小屋位于这附近地势最高的一座山岭上面,北坡平缓,南坡陡峭,东西两侧则是绵延的山脉。

    距离小屋一百多米之外有一处泉眼,沈墨尝了一口,甘甜清澈,可以直接饮用。

    难怪猎人小屋选在这附近。

    一只跑来喝水的花豹盯着沈墨瞅了半天,沈墨也端着枪瞪了回去。

    花豹最后估计觉得这个人不好惹,低吼一声转身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有水有食物,这地方就基本具备了生存下去的基本条件。

    虽然沈墨并不打算一直躲在山里,但是目前看来还是得先在山里苟上一段时间,等到有一定实力的时候再出山寻找更好的根据地。

    有屋子有水,有粮食,再弄点围墙,基本的安全感就有了。

    如今这山林里的野兽很多,而且现在正是动物们长秋膘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肥,不会担心没肉吃。

    周围溜达了一圈之后,沈墨决定再往外面走一点。

    沿着昨天自己进山的路慢慢溜达,耳朵竖起,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

    很快,他就发现了几个清兵的行踪,立刻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观察起来。

    昨夜他进山的时候留下的痕迹还很清晰,五个清兵并没有分开走,而是彼此之间保持着一两米的距离,前面的三人拿着刀,后面的两人握着弓,保持着一定的警惕性。

    眼瞅着清兵再走一会就能发现山顶上的猎人小屋了,沈墨没有太过犹豫,决定开干。

    虽然不知道这五个清兵的本事如何,但是沈墨有信心自己能干掉至少两三个还不会被他们抓住。

    最起码也得引开这些清兵,不能让他们发现山顶上的小屋,否则万一被逃出去一两个,可能就会引来更多的清兵。

    “狗鞑子,你们是在找老子吗?”

    沈墨忽然从藏身的大树后面跳了出来,大喊一声。

    几个清兵被吓了一跳,抬头看着沈墨的时候表情都有点懵。

    不等清兵反应过来,沈墨端起米尼步枪,对准后面一名举起弓正要对准自己的清兵,直接发动了“一击毙命“的技能,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一股白烟升腾而起,遮挡住了沈墨的视线。

    “经验值+10”。

    系统的提示应声响起,沈墨就知道那清兵已经了账。

    “就是那个反贼,他的火铳只能发射一次,跟我追!追到了就有赏银百两!”

    剩下的四名清兵虽然被火枪给吓了一跳,但是并没有掉头就跑。

    他们原本都是明军,很多人都是见过甚至用过火铳的。

    虽然更古老的火绳枪,但是也知道火铳的发射很繁琐,不可能短时间内再此开枪的。

    只要他们追上去近身搏杀,这反贼肯定跑不掉的。

    说起来,在满清打天下的过程中,那些汉八旗和汉军组成的绿营兵往往比真正的鞑子表现的还要勇猛凶残。

    这几个清兵都是属于绿营兵,原本还是吴三桂手下的兵。

    去年吴三桂死了,叛乱被平定之后,很多降兵也被编入了绿营之中。

    这些有战斗经验,又想在新主子面前证明自己的忠诚和武勇,而且还有赏金的刺激,所以绝不可能被沈墨一枪就给吓住的。

    沈墨倒也没觉得一枪就能退敌,自己拿的又不是巴祖卡,也不是加特林,所以开完枪后掉头就朝着早已经选好的另一个方向跑去。

    四名清兵在后面紧追不舍。

    唯一剩下的一名弓兵还想放箭,可是沈墨灵活的跟猴子一样,在树林里窜来窜去,而且还不走直线,根本没法瞄准。

    不知道跑了多久,沈墨依然感觉精神抖擞,但是那几名清兵的速度却越来越慢。

    为首的那名清兵忽然举起手臂示意停下,扭头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

    他们跟着反贼跑了半天,进入山中越来越深了。

    而且这反贼看着龙精虎猛的,一点都没有受伤的迹象,反而看起来更像是把他们当猴耍呢。

    而且联想到这个反贼手中竟然有火铳,清兵小头目更感觉这个反贼不一般,所以有点不太想追下去了。

    赏金虽然重要,但是命更重要。

    要是在这身上老林里受了伤,就算当时不死,万一再被什么闻着味赶过来的野兽给当成外卖吃了,那才是亏大了。

    沈墨这时候也看出了这几个清兵有了退缩的意思了。

    刚才带着这几个清兵一路放风筝,他不仅一点都不累,而且感觉还越跑越精神了。

    有时候看清兵快要追丢自己,甚至还很贴心的停下来露个脸,有礼貌的问候一下对方家里的女性长辈,然后刺激的清兵继续追着他满山乱窜。

    期间,他甚至还好整以暇地给米尼步枪重新装填好了弹药。

    而且“一击毙命”的十分钟技能冷却时间也已经过去了,现在随时可以再次发动了。

    至于为什么不用弓箭,一来弓箭在山林里使用命中率会受到各种树木藤蔓乃至地形的影响,二来是弓箭的速度太慢,敌人毕竟容易躲开。

    沈墨的打算就是采用风筝战术,耗时间,然后将这五名清兵一一击杀。

    为首的清兵小头目,看到沈墨又停了下来故意挑衅他们,心中已经认定沈墨居心不良,前面肯定有什么陷阱等着自己,所以毫不犹豫的喊了一声,掉头就跑。

    沈墨一看自己辛辛苦苦溜了半天的狗要跑,也急了,端起枪对着跑在最前面的清兵小头目直接扣动了扳机。

    溜了半天,他早就看出来此人是头目,那就擒贼先擒王。

    清兵小头目大叫一声,直接扑街。

    “经验值+12”。

    到底是小头目,经验值都高。

    剩下的三个清兵一看老大都扑街了,更慌了,跑的更快了。

    甚至那个拿弓的清兵为了减轻负担连弓和腰间的箭壶都给扔掉了,只为跑的更快。

    让沈墨庆幸的是这三个家伙竟然没有分开跑,这倒是省了事了。

    沈墨不慌不忙,取下背上的弓,弯弓搭箭,对准跑在最前面那个清兵瞄准,然后一松手,羽箭飞了出去。

    那清兵惨叫一声扑倒在地,竟然被一箭射中了屁股。

    妈的,这山林里射箭就是影响太大,我明明瞄准的是这厮的后背。

    没有受到经验值入账的提示,显然那厮没有死。

    沈墨看到这一幕,有点小郁闷。

    话说自己可是把三点的技能点都加到了箭术上,眼前这个战果让他有点失望啊。

    剩下两个清兵一看更是惊慌,福至心灵之下竟然知道分开跑了。

    沈墨屏住呼吸,对准了向着南边逃窜的那名清兵端起了弓。

    这一箭效果出奇的好,竟然直接射中了那名清兵的后心。

    这个倒是一箭就搞定了,又是10点经验值入账。

    剩下最后一名清兵,沈墨目测了下,弓箭已经不好使了,所以也就没有白费功夫。

    重新背后弓,右手拎着步枪,沈墨如同猎豹下山一般飞快的向着最后一名清兵追了过去。

    路过那个屁股被射中的倒霉蛋时,沈墨顺手一枪托给砸晕了过去,然后才去继续追最后一名清兵。

    留着当个俘虏,回头审问一下。

    不过要是运气不好,被野兽给挡外卖了那就没办法了。

    没有花费太长时间,沈墨就追到那名清兵后面。

    那名清兵听着后面越来越大的动静,吓得脸都白了。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没有多少反抗能力的小白脸反贼,想着自己一行五个人进来怎么都能给轻松收拾了。

    二百两银子的赏金,就算上官克扣一半,五个人下来一人也能分个十几二十两的。

    可是没想到这厮竟然是个杀神,不仅手里的火铳打的贼准,箭还射的准,更重要的是这个小白脸反贼还特别能跑,五个人追一个没追上不说,还被人一一反杀。

    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能有斗志的话那也不至于降清当奴才了。

    听着身后的动静越来越近,那清兵干脆也不反抗了,直接扔掉手中的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神求饶起来。

    沈墨瞅了瞅,觉得俘虏只要一个就够了,多了还操心。

    从腰间抽出长刀,一刀劈了下去。

    清兵脖子一歪,求饶的声音戛然而止,扑倒在地。

    摸尸摸了一圈,只摸到了几两碎银子和代表身份的木牌以及火折子水囊等杂物。

    将这些杂物用清兵的外袍一包,弄成包袱一背,又捡起那清兵扔下的刀,沈墨又沿着刚才追杀的路径回去将那几个清兵一一摸尸,又将刚刚醒过来的那名幸运儿一枪托砸晕,然后拎着往猎人小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