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十二章 场面一度有点尴尬
    这一天是焦老幺两口子出殡下葬的日子。

    一大早焦家庄的村民都陆陆续续的向着焦老幺家里聚集,名义上自然都是来送葬的,但是大家见面之后的神色都是忐忑之中隐隐带着些兴奋。

    按照原计划,村民们是要将焦老幺两口子送到后山下葬之后再集体去黄顺的大宅子外去请愿示威的。

    可是到了要起棺的时候,却被焦老幺的儿子焦小刀给挡了下来。

    众人不解,然后就看见焦小刀爬上了自家的屋顶,大声道:“各位叔伯兄弟大爷阿婆婶子姐妹,我爹娘都是被黄顺那个畜生害死的,我要抬着我爹娘一起去讨回这个公道!”

    “讨回公道!”

    跟着焦小刀从小玩得好的一群年轻人纷纷站出来大声支持。

    有些村民看见这一幕,忽然想起黄顺的靠山可是知县老爷,顿时害怕起来,担心这样一来会更加激怒黄顺。

    焦小刀站在房顶看得清清楚楚的,冷笑一声,指着人群后面大叫道:“大家不用怕,他黄顺有靠山,我们难道就没有吗?那些好汉都是沈大王派来给我们撑腰的帮手!”

    众人急忙回头看去,就看到人群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十几个都带斗笠,身穿灰色衣服的高大汉子。

    这些汉子们个个身形高大,人人背上都背着一根用麻布裹着的长条状武器,神态淡定的站在人群后方。

    看到村民们看了过来,为首的那名面貌英俊的年轻后生朝着众人拱手笑了笑,道:“沈大王早知道黄顺害民不浅,所以派我们过来给大家撑腰。”

    没有什么豪言壮语,慷慨激昂,说话平平淡淡,但是偏偏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却让村民们心中一下子放松下来。

    许多人甚至学着那年轻后生的样子拱手回礼,还有人弯腰鞠躬。

    虽然乱七八糟,但是却也能看出焦家庄人的心意。

    有了底气,村民们便很快形成了一致意见,十几个年轻人在前面抬着黄老幺两口子的薄棺打头,人群跟在后面,向着黄家大宅涌去。

    人群还没到黄家大宅门口,就被黄顺的狗腿子给发现了,急忙跑回去报信。

    黄顺气势汹汹的带着二十几个家奴护院手持刀枪棍棒冲了出来,在大门前排开,挡住了汹涌的人群。

    人群停了下来,原本兴奋激动的神色变得有些忐忑起来,看着那些家奴护院的样子,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害怕起来。

    尤其是站在黄顺身后那个高大犹如铁塔,神色冷漠的汉子更是骇人。

    黄顺一看村民们脸上露出了熟悉的畏惧表情,狞笑一声,跳上了大门口一个石碾子上面对着人群咆哮起来:

    “你们这群不知好歹的东西想干什么?还抬着两口破棺材来是想吓唬老子吗?别说死了的焦老幺,就是活着的焦老幺老子也能再让他死上一回!”

    “你们这群刁民,要是再敢闹事,老子就把你们地全部收回,让你们全部饿死,看你们还有力气闹事不!”

    许多村民脸上都浮现出怒气,但是却都被黄顺身后的那些家奴护院给威慑住了,没人敢动。

    焦小刀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是看着爹娘的棺材就摆在自己面前,眼睛一红,越众而出大声道:“黄顺,你逼死我爹我娘,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公道!”

    黄顺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平时老实巴交的小伙子,不屑一笑,从旁边的一个家奴手里抢过一柄刀走到焦小刀面前,便要劈头盖脸的砍下去。

    焦小刀本能的躲到了一边,可是他爹娘的棺材却暴露在了黄顺面前。

    黄顺狞笑上前两步,拎着刀就要向着棺材劈下去。

    这两口薄棺还是焦老二给的钱置办的。

    眼看着爹娘就要被人暴尸荒野,焦小刀的眼睛都红了,就要向着黄顺扑过去,结果却被旁边冲上来的两个家奴给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周围的村民们也都很愤怒,但是却已经来不及阻挡黄顺了。

    这时候,忽然从人群后面飞过来一物,正好砸在了黄顺的脸上。

    黄顺哎呦一声惨叫,向后跌倒在地,满脸是血,手里的刀也落在了地上。

    抹了一把脸上血,黄顺嘶声大叫起来:“谁干的?给老子站出来!”

    人群分开,一个头戴斗笠的高大人影从后面走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我干的,你想咋?”

    村民们都认出来这正是那个之前跟大家拱手行礼的后生,心里又是振奋又是害怕。

    振奋是沈大王的人果然是给大家伙撑腰的,害怕则是觉得这后生实在有些鲁莽,一上来就把黄顺用石头砸的满脸是血,这事情还怎么收场?

    甚至有些胆小的都开始慢慢往后退了,生怕事情闹大了牵连到自己。

    黄顺看着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更是急弩攻心,大叫道:“铁牛,给我弄死他,弄死他!一定不要让他活!”

    “是,老爷,我一定不会让畜生活下去的!”

    站在黄顺身后的那个铁塔一般的凶悍护院头子答应一声,拎着手里的斧头大步走了过来。

    黄顺没有时间寻思铁牛的话,正满心期待着这位出身少林的护院首领给自己报仇将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给剁成肉酱,结果却看到铁牛拎着斧头来到自己身边,手里的斧头竟然向着自己脑袋劈来。

    “你……我……”

    黄顺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话,脑袋就变成了两半。

    这突然的一幕惊呆了所有人,除了那些带斗笠的灰衣人。

    村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个铁塔一般的护院首领砍死黄顺之后,又带着他身后两人向着正在发呆的其他家奴护院冲了过去。

    同时,那个刚才一石头砸中黄顺的年轻后生也抽出了一把刀带着那些灰衣人向那些黄家家奴护院冲了过去。

    很快,那些刚才耀武扬威的黄顺的狗腿子都被砍瓜切菜一样死了一地。

    村民们都愣愣地看着这一切,这时候就听见那个铁塔一般的汉子走到人群面前大声道:“大家伙听我说,我是沈大王的人,给黄顺这畜生当护院也是沈大王派我来的,就是为了今天杀他。现在黄顺已死,他的狗腿子们也都死了。大家以后的日子也都好过了!现在大家热烈欢迎沈大王给大家讲几句。大家呱唧呱唧!”

    说着目光看向刚才那个年轻后生,两只蒲扇一把的大手啪啪啪地拍了起来。

    众人一脸茫然,还没从这碟中谍的剧情之中反应过来,也不懂他这个呱唧呱唧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没人响应。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孙翔和常军在后面看着,都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铁牛尴尬的挠挠头,搓着手退到了一边。

    沈墨面带笑容,走到众人面前,跳上刚才黄顺站的那个石碾子上,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圈,大声道:“乡亲们,我就是沈大王。其实也不是什么山大王,只不过是跟大家一样都是被鞑子被地主逼得活不下去的可怜人。以后大家叫我沈先生就好。”

    “现在黄顺死了,焦家庄的苦日子就要彻底过去了。以后,我不仅不会给大家涨租涨息,而且还要免掉以前大家欠下的租子和高利贷,无论是欠焦家的还是欠黄家全部免除。而且,我还要给大家分田分地,让家家户户有田种,有饭吃,有衣穿,有屋住,让大家伙过得都像个真正的人,大家伙说好不好?”

    现场沉寂了一瞬之后,然后爆发出了强烈的欢呼声。

    “好!太好了!”

    “沈大王万岁!沈先生万岁!”

    ……

    分田分地彻底点燃了村民们的激情。

    看着这一幕,铁牛凑过来在沈墨身旁感慨道:“太祖永远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