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十三章 恩威并施
    得民心者得天下,只不过这里的民心在大多数时候指的都是士绅阶层的心,而不是升斗小民的心。

    古代皇帝治天下,说是与士大夫共同治理。

    而士大夫往往又是士绅阶层推出来的利益代表,所以本质上上是皇帝和士绅共同治天下。

    说白了都是地主,皇帝是天下最大的地主,各地的士绅则是小地主。

    得了地主们的支持,这天下就坐稳了。

    地主们开始造反了,这天下就不安稳了。

    而沈墨今天要收的却是升斗小民的心。

    聚拢人心,说复杂也复杂,但是说简单,也很简单,无非恩威并施四个字。

    今天当着全村人的面,杀了黄顺和他的狗腿子,这就是立威,顺带着立信。

    说要收拾黄顺,说要给大家伙撑腰,那就要说到做到。

    威有了,信有了,村民们就能平心静气的听沈墨说话了。

    而沈墨要想以后说话好使,那就必须要施恩了。

    黄顺的心腹家奴黄三是个机灵的,看着村民们汹汹而来的时候觉得苗头不太好,躲在宅子里没敢出来。

    等到看到黄顺被杀,沈墨成了焦家庄的新一代扛把子之后,黄三又很机灵的跑出来主动投靠。

    沈墨让人押着黄三在村民面前转了一圈,看看这厮有没有跟着黄顺害过人。

    结果黄三回来的时候只是有点鼻青脸肿,倒是让沈墨有点意外。

    要么是这厮平时还算老实,要么就是害人都害在暗处,没有被村民们察觉。

    不过此时还用得着他,沈墨也就暂时留下了他。

    黄顺死了,他刚娶进门几个月的老婆是隔壁谷村的人,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吓得魂不附体。

    沈墨问过之后,发现这个女人没有恶迹,也就没有为难她。

    本来以为女人会因为黄顺的死而对自己心生恨意,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红着眼睛抱着一块大石头对黄顺残缺不全的尸体一顿砸,砸的尸体都快成稀巴烂了才瘫在地上哭个不停。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个女人是被黄顺半路抢回来强行糟蹋了的。

    除了黄三,黄顺家里的那些丫鬟家奴都被一一甄别。

    让焦老二牵头,带着焦小刀和村民里面几个德高望重的人成立了一个临时的甄别委员会,对这些人进行一一甄别筛选。

    凡是跟着黄顺害过人的,罪大恶极的一律处死。

    只有小恶的略施薄惩,没有恶迹的就地释放。

    除了一个家奴罪大恶极被处死之外,其他的都基本上没有多少恶迹。

    估计因为这些人大都是焦鹏举留下的,黄顺用着不放心,所以才没有给他们作恶欺负人的机会。

    这些人看到焦老二的时候既羞愧又激动,都在暗暗的问焦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焦老二心情复杂,知道自家老爷就算能回来那也是以客人的身份回来。

    现在这焦家庄已经姓沈了。

    这些人被甄别完了之后,沈墨做的第一件事就让村民们既惊讶又不解。

    他拿出这些人的身契,当场撕毁,宣布这些人从此以后脱离奴籍,成了自由身。

    虽然官府衙门里还有备案,这些人出去之后一旦被官府抓住,还会当做逃奴来处理。

    但是沈墨的这个做法的确算是石破天惊,让这些人又惊喜又惶恐。

    惊喜的是沈墨的这个态度,惶恐的是习惯了当奴仆,忽然成了自由身,又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沈墨看着这些人的表情,心中明了,笑道:“大家不用担心,如果想继续留下的话,回头我让人跟大家签订雇工契约。以后每个月按时拿工钱,不想干了随时可以提出来。而且,你们现在恢复了自由身,也有资格和所有的村民一样分田分地了。就算自己不种,也可以佃给别人来种。”

    这些人听明白之后,许多人的眼泪都下来了。

    没想到自己一个奴仆,不仅今日能脱离奴籍,而且还能分到田地,这种好事简直做梦都没有梦到过。

    这些人对着沈墨一顿跪拜后,成了沈墨在焦家庄根据地的第一批忠实拥趸。

    看着这些家奴们一下子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其他村民更是眼巴巴的等着沈墨下一步的动作。

    沈墨也没有吊人胃口,在黄三的带领下找到了之前村民们跟焦家以及黄顺签订的那些佃契乃至各种高利贷的欠条。

    既有借钱的,也有借物借种子的。

    当着全村人的面,沈墨每拿出一张欠条,就念一遍。

    被念到的人都是紧张又期待,然后就看着沈墨亲手将那欠条扔进火盆了化为灰烬。

    等到近百张欠条全部化为灰烬的时候,村里几乎所有的人都给沈墨跪了下来,很多人脸上泪水纵横。

    这些高利贷无数个日日夜夜压在他们的身上心上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很多人原本都是小地主或者自耕农,但是就因为欠了大地主家的高利贷,然后一步一步被逼着卖地,最后变成了佃户。

    更多许多人因此家破人亡,全家死光的。

    现在好了,一把火被沈墨给烧了,压在头顶的乌云彻底消散,整个人都一下子轻松起来,对于未来重新充满了希望。

    光是这一项举动,让沈墨在村民们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变得比活菩萨还要伟光正,原本对于沈大王的模糊形象一下子变得生动具体起来。

    沈大王,不,沈先生就是老天爷派来救他们这些苦命人的大救星。

    谁要是跟沈先生对着干,焦家庄的百姓都不会答应的。

    看着沈墨撕毁奴仆身契,烧毁欠条的时候,焦老二心情很复杂,既有心疼,也有佩服和欣喜。

    以前觉得自家老爷是个人物,但是现在看来这位沈先生才是真正的人物。

    他只希望以后自家老爷回来的时候能够理智一点,不要跟沈先生作对。

    跟沈先生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比如自己,现在屁股还疼呢。

    比如黄顺,现在整个人都成了一堆烂肉,尸体都被扔到后山喂狼去了。

    烧了欠条,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沈墨宣布凡是焦家庄十二岁以上的人都有分田的资格。

    至于如何分田,那必须要在重新丈量焦家庄所有的田地之后,根据人口申报的情况再做规划。

    丈量土地的事情沈墨交给了常军负责。

    常军话少但是做事稳妥,又让熟悉焦家庄情况的焦老二当副手,还让那个临时甄别委会会的人协助,一起负责丈量田地的事情。

    焦家庄在焦鹏举的时候还除了焦家,另外还有几个小地主和自耕农。

    可是自从黄顺时代时候,在他的各种手段之下,那几个小地主和自耕农都破产了,田产都被迫卖给了黄顺,人也变成了黄家的佃户。

    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地主,焦家庄所有的田地都在这次的丈量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