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十六章 被动式削发明志
    被一桶冷水兜头泼下,刘同谦一个激灵,打着哆嗦就醒了过来。

    深秋时节,已经很有些凉意了,身上都穿着厚厚的夹衣,湿身滋味绝对不好受。

    看着自己面前一个个身材高大的髡(kun)贼(古代指留短发的人,一般是用来当做刑罚处罚犯人的)个个面色不善地盯着自己,刘同谦抖得更厉害了。

    沈墨坐在一条长凳上,问道:“叫什么名字?”

    刘同谦心中一松,只要能问话,就说明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急忙道:“这位好汉爷,我叫刘同谦,是个秀才,是东安县衙户房司吏,东安知县刘同谦是我堂兄,县城的事情多少我都知道一些,只要留我一命,我一定知无不言。”

    众人都笑了起来,沈墨也笑,转头看向众人道:“这刘秀才倒是个聪明人。那你就说说吧,说得好我可以不杀你。”

    刘同谦急忙点头,保证自己绝对配合。

    “听说你是县衙的户房司吏,既然是管钱粮的,那就说说县衙府库里有多少粮食,多少钱财?”

    刘同谦心中暗暗叫苦,第一反应这些髡贼想要打劫县衙府库。

    府库要是失窃,自己这个户房司吏肯定要受连累。

    可是又转念一想,自己都落到了髡贼手里,能不能活还得看人家心情,考虑这些有的没的有个屁用。

    “诸位好汉,县衙府库现在有一千两百石粮食,其中稻米有七百三十石,小麦有一百二十五石,剩下的都是些苞米和番薯。另外还有草料三千多斤,精饲料五百多斤。这些大部分都是今年刚收上来的秋粮,过几日大部分要递解到府城去,府城驻扎着一支绿营兵,这些都是给他们供给的。”

    沈墨笑道:“你这司吏倒是个业务熟练的,记得还挺清楚。你说的府城的那支绿营兵有多少人,武器配置如何?”

    刘同谦一愣,苦着脸道:“好汉爷,具体的我就不太清楚了,只知道那支绿营兵大概有一千人左右,领头的是个守备,叫做姚国泰。这姚国泰原本是吴三桂的手下,后来降了朝廷。这支绿营兵的兵丁很多也原本都都是吴三桂的兵。”

    “不过我听我堂哥,哦,也就是刘知县说过一次,这守备营真正说话算数的是一个旗人千总,叫做阿勒泰的,听说是正蓝旗的人。”

    沈墨明白了,这个阿勒泰就是用来牵制监督姚国泰的。

    吴三桂等人的降而复叛,让本就不太信任汉官的清廷对汉官更加的提防猜忌了。

    虽然迫于满洲人少,不得不用汉人,但是该做的防备措施却一点都没有少。

    在满清前期,汉人官员大多数都是不被信任的,就算同级别,也比满人官员和蒙古官员要受到的猜忌和防备多得多。

    就算真正要用,几乎都要派满人官员从旁监督。

    就拿洪承畴来说,作为崇祯朝的封疆大吏,在投降满清之后,甘为马前卒,为满清占领中华立下了汗马功劳。

    自认为自己对满清朝廷忠心耿耿,却在死后被乾隆编入了《贰臣传》,排名还很靠前。

    这就很讽刺了。

    用某辩论节目女选手的话来说,这是主子给走狗的福利啊。

    主子给你立传,不是福利又是什么?

    只有到了满清中后期,八旗子弟彻底堕落腐化,不堪大用,汉人官员才逐渐受到重用,涌现出了如曾国藩,左宗棠、张之洞以及李鸿章等一干能臣干吏。

    但是猜忌和防备却终满清一朝。

    一个丁口满打满算两百多万的异族入主亿兆人口华夏,由不得他们不小心谨慎。

    沈墨又问:“县城有多少兵?算上衙役。”

    刘同谦道:“东安是个小县,衙门上上下下加起来不到百人,衙役捕快这些加起来也就三四十人,其他的都是知县主簿典史以及胥吏杂役等。

    另外巡检司倒是有个一百巡丁,不过今天都被好汉爷们给灭了十几个。巡丁们没有马,手中的武器多数都是腰刀,只有十几张弓,甚至有的用的还是哨棒,跟诸位好汉爷们比起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对于刘同谦这个刻意的马屁,众人都笑了起来。

    这个秀才倒是挺有意思的。

    刘同谦也陪着一起笑,就是笑的有点难看。

    沈墨又问:“那些钱粮啥时候递解到府城?谁去押解?走的哪条路?”

    刘同谦道:“本来要等焦家庄的秋粮收齐之后一并递解的,可是眼下这焦家庄被……,所以就不知道知县怎么安排了。一般递解钱粮,是由户房司吏带人去,抽调一部分衙役,还有一部分巡检司的兵,然后征发一批民壮去府城。一般都是走官道,具体出发时间都是临时决定,有可能半夜都会出发,防止有强,好汉提前受到小心劫道。”

    沈墨点点头,又问道:“县衙府库有多少银子?武库有多少兵器?”

    刘同谦听的心惊胆战的,这伙髡贼难道真要想要打县城不成?

    战战兢兢道:“府库里有官银合计两千三百多两,还有铜钱四十多贯。其余的还有粗布麻丝、铁锭、丝绸绢帛等物,但是数量都不多。因为这些年朝廷连年用兵,县衙稍微有点进项,都很快被朝廷给提走了。”

    “至于武库,当初跟着堂兄刚到任的时候一起去看过,也只有长矛两百多支,皮甲二十多副,弓则一张没有。而且这些大多都腐朽陈旧,不堪一用。”

    沈墨听得有点失望,这县衙也太穷了。

    堂堂一个县只有两千多两银子,实在是有点寒碜。

    看着沈墨皱着眉头不再说话,刘同谦本来有点放松的心忽然又提了起来,生怕这个髡贼头子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砍了。

    只是他被冷水浇了一头,胸口的肋骨又疼的厉害,此时一紧张,牙齿却不由自主的上下相扣起来,发出咔咔咔的声响。

    沈墨听见声音,回过神来,这才好像想起来了还有这么一号人跪在自己面前。

    “给刘秀才换身干净衣服,再找人给瞧瞧伤。刘秀才心怀大义,弃暗投明,我很高兴。来个人帮他削发明志。”

    沈墨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弃暗投明,削发明志,听得刘同谦头皮发麻,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看见之前一枪打死副巡检的那个铁塔汉子一脸狞笑的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大剪刀。

    “不要啊……”

    在刘秀才的激动的欢呼声之中,他脑袋后面那根丑陋的小辫子咔嚓一声落在了地上。

    刘秀才欲哭无泪!

    好嘛!我这下也成髡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