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十七章 老李,你还真是个人才!
    刘同谦被带出去之后,沈墨敲敲桌子,大家伙都围了过来,坐成一圈。

    沈墨看向李彪道:“你去审审剩下那几个俘虏,互相比照一下他们他们的口供,看看这个刘同谦有没有撒谎。”

    李彪是警察,虽然牺牲之前只是个小片警,但是好歹也是专业人士,笑着答应一声拿着小本本出门去了。

    其他人继续议事。

    铁牛摩拳擦掌地道:“老大,咱们是不是要打县城?按这个刘秀才说的,县城基本上就等于没有防守,咱们随便放上几枪都能破城了。”

    沈墨看向孙翔问道:“翔子,你是学指挥专业的,你说说看咱们有没有打县城的必要。”

    孙翔略有些紧张。

    虽然他是指挥专业的,可是毕竟是个学生,没有实际带过兵。

    而且就算真带了兵,,和平年代的军官也没有什么机会去实战,所以沈墨让他说,也只能说些理论上的东西。

    而且在座的大多数都是从军队里出来的,论起资历都比他要老。

    看着沈墨投过来的鼓励目光,孙翔深吸一口气然后道:“打仗是要实现一定的目的的,或者是战术目的或是政治目的,不是说能打下来就要去打的。我认为,要不要打东安县城是要看打东安县城符不符合我们当下的需求。”

    “我们现在刚起步,焦家庄还没有彻底的整顿消化,无论是群众基础还是本身的实力都没有打好基础。如果贸然去打东安县城,就算得到一些钱粮,但是也会提前让我么暴露在鞑子的视线中。一旦引起鞑子的注意力,就算我们一开始能打几个胜仗,但是后面面临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根本没有安心发展的机会。”

    “所以,我认为目前不适合去打东安县城。”

    孙想说完,略有些紧张的看了看沈墨。

    沈墨对他微笑点了点头,又看向其他人道:“还有没有不同意见的?”

    常军接过来道:“翔子说的有道理,现在打东安县城得不偿失。但是不打东安县城也不代表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啊。老大肯定已经有想法了,不如直接说给大家伙听听。”

    众人都看向沈墨。

    沈墨摆摆手示意安静,然后道:“翔子和老常说的都有道理,东安县城打了动静太大,目前不符合咱们的利益。但是不打东安县城,却可以找点其他的地主弄点钱粮回来。铁牛,这几天你注意点,要是还有从县城过来的人,你就装强盗吓走他们,让官府以为刘同谦他们是被强盗给杀了。”

    铁牛嘿嘿笑着答应道:“老大,你就瞧好吧,这事我最擅长了。”

    有人接过来笑道:“那是,牛哥可是本色出演,一看都不是好人。”

    众人一阵哄笑,气的铁牛黑着脸瞪着说话那人发狠。

    沈墨用手指敲敲桌子,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分田的事情要尽快落实,记住分田的时候要加一个条件,就是所有男人都必须剪掉辫子,不剪辫子的绝对不给分田。前十个主动剪辫子的每户多分给一亩地。”

    “另外,凡是分到田的人家,家里有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男丁的,每户抽调一人编入民兵队。每个民兵村公所每月给发两斗粮食作为军饷。以后有钱了再发银钱。凡是家里有符合条件的男丁却不愿意当民兵的,收回土地,撵出焦家庄。”

    “要跟村民们讲清楚,剪辫子是要证明他们跟咱们是一条心,证明他们不想给鞑子当奴才。抽丁当兵则是为了保卫他们分到的土地不被官府地主重新抢走。”

    对于这些普通村民来说,讲什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大道理没啥用,必须要用他们能感受到的好,能听懂的话来刺激他们,促使他们奋起反抗。

    至于思想的改造,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以后要慢慢来。

    脑后的辫子剪掉容易,心里的辫子剪掉却很不容易。

    就算是国家强盛,人民安康的后世,慕洋犬也比比皆是,更何况在现在这个华夏衣冠沉沦,蛮夷强盗当道的时空更是如此。

    众人点头称是,将沈墨的话记下。

    沈墨继续说道:“等到民兵队建立起来后,你们大多数人都要去当教官,要早点形成战斗力。咱们部队那一套太难,可以简化一下用来训练这些民兵。不一定要多强,但是首先要做到令行禁止,听从命令。”

    “老大,这几天就要收秋粮了,这些秋粮收上来怎么分配?”

    一个人忽然问道。

    沈墨看了一眼,认出这个人叫做李志远,原来在空军某部后勤农场工作,管的就是部队里养猪种菜那些后勤事务。

    一次出公差的时候出了车祸,然后就来了这里。

    沈墨笑道:“老李,说说你的想法。”

    李志远肤色比较黑,浓眉大眼,一看就是那种一身正气做事认真的人。

    他也不客气,直接了当的说了自己的想法。

    概括一下就是,现在的地不能分,要分地必须得等到今年所有的庄稼都收割入仓之后再分地。

    否则的话,一来是会因为庄稼的长势不同会引起不公等问题,二来则是一旦在收割前分为地,所有的收成就归村民所有。

    这样一来,村公所要调配粮食就得从村民手里征粮,那样一来村民心里不乐意,二来也会增加工作量,还会失去一次收揽民心的机会。

    所以李志远的建议是在分田之前所有的粮食收割完入公仓。等到收割完了之后再分地。

    分完地后先拿出本次总收成的两到三成分配作为今冬的口粮。

    若是不够的村民可以再到村公所借粮,当然是低息。

    等到明年收获的时候再还回来。

    因为如果沈墨他们不来焦家庄的话,这些村民还是要给黄顺交租的,而且按照黄顺定的租子就是把所有收成都交了也不够。

    所以对于粮食入公仓这一点村民名心理上不会抵触。

    再然后村公所给村民免费发粮食和低息借粮这两步更是会让村民感恩戴德,更加的拥护沈墨一群人的统治。

    大家伙听完李志远的话,都瞪大眼睛一脸佩服。

    好你个老李,浓眉大眼的这心思还挺多的。

    看的李志远一张黑脸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沈墨却微笑点头,肯定了李志远这个办法。

    事情要办,还要会办,这样既有里子也有面子的手段当然得用。

    得到沈墨肯定,李志远也很开心,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封建社会最后崩溃根源往往就在于土地兼并。而土地兼并的根源则是土地私有,可以随意买卖。所以那些地主乡绅就可以用各种办法逼迫农民卖地。咱们现在就要从一开始杜绝这个问题......

    众人都是从一个世界过来的,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和好处,都点头同意。

    李志远又继续说道:”另外,我建议从明年开始,每户总收成的一成要用来交公粮,维持村公所以及民兵队的日常运转消耗。除此之外,还可以施行工分制,用来修建水利围墙等集体工程。”

    另外,李志远还建议将所有的公田佃给有余力的村民去种,上田每年交两成租子,下田则交一成租子就行。

    至于中田,都是要分给农民的。

    甚至李志远还提出了要建立农会的建议,农会的宗旨就是农民之间互帮互助,调节民间纠纷,家庭矛盾等。

    李志远的这些措施里都有......影子,但是有没有生搬硬套,而是根据当下的实际情况作了调整。

    沈墨觉得李志远真是个人才,笑道:“老李,你真是在空军喂猪种菜的?你要说你是在村里当村干部的我都信。”

    李志远挠挠头,笑道:“我以前没事的时候就爱看《文集》。”

    果然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