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二十章 成立护村队
    分粮进行的很顺利,按照之前清查人口的户口为根据,大人小孩都有资格分粮,每人可以领到四个月的口粮。

    小孩子的标准是大人的六成。

    这些粮食都免费发放的。

    若是不够,后续还可以跟村公所低息借粮,等到明年收获后再还给村公所就行。

    损耗之类的都不用负担,更不用说之前地主玩的那些黑心把戏,什么小斗出,大斗进,称重的时候还要踹上一脚之类的各种骚操作了。

    这些政策无疑让沈墨的个人威望在焦家庄更是上了一个新的高峰,村公所的公信力也更进一步的建立起来。

    这次分粮,对于那些在农会担任临时委员的几位老者,以及在这次集体收割当中表现优秀人都酌情多分了一些粮食,让村民们更是意识到了沈墨以及村公所办事的公道公平公正。

    只要好好表现,沈先生和村公所都是看在眼里的,都会给你奖励的。

    这进一步的激发了村民们的劳动热情和对沈墨代表的村公所的以及农会的拥护和支持。

    分粮完成后,沈墨又趁机宣布了三天后开始分田,更是引起了新的一波欢呼掌声。

    在这种氛围下,成立护村队就顺理成章了。

    本来想叫民兵队,后来沈墨觉得叫护村队更能体现这支队伍的使命,就是保护焦家庄百姓的现有的斗争成果,保护自己的粮食和土地不被人重新夺走。

    护村队初步定了两百人的名额,只要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的男丁。

    加入护村队后每人发放一套冬衣,只要训练的时候每天还管一顿午饭。

    每两月还给每个队员发放一斗粮食。

    这么好的福利,又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所有符合条件的男丁都踊跃报名参加。

    不到一个时辰,名额就满了,可是还有许多人围着护村队首任总队长铁牛要求报名。

    哪怕铁牛黑着脸都吓不走这些人。

    甚至很多人提出不要那一斗粮食,也要参加护村队。

    毕竟就算为了那一顿午饭,还有那一身新衣服,都值得加入。

    农村的冬天又没啥事,现在沈先生来了,收拾了地主,又给大家分田发粮,这日子眼看着越来越有奔头了,自然得好好的表现一番。

    最后铁牛被缠的没办法,过来请示沈墨。

    沈墨最后拍板再加五十个名额,才勉强满足了村民们的热情。

    护村队是不脱产的半军事组织,农忙的时候干农活,农闲的时候训练,两不耽误。

    现在庄稼收了,冬天也没啥事,正是练兵的好时机。

    除了这两百五十名护村队队员,沈墨还从城镇中心另外召唤了五十名系统农民,编成了一个警卫小队。

    虽然有那些和自己来自于同一个时空的民兵,但是那都是沈墨要打天下的骨干,自然不能用来当小兵,那太浪费人才了。

    系统农民又忠诚,又强壮,还精通多项技能,最关键的是他们纪律性超强,只要沈墨一声令下,绝对悍不畏死。

    只要武装起来训练一番后战斗力绝对不会比现在的那些金兵差,甚至会更强。

    这五十人的警卫小队主要负责保护沈墨以及村公所里办公的官员的安全,以及焦家大宅的内部防卫也有他们来承担。

    最早召唤出来的赵方钱虎等六个农民都被编入了这支警卫小队作为骨干军官,赵方担任小队长,其他人分别担任什长。

    这样一来,沈墨手头的兵力就达到了纸面上的三百人。

    两百五十人的护村队也被分成了五个小队,总队长和总教官都是铁牛,各个小队的队长都是由其他民兵担任。

    五十人为一小队,每十人为一什,设什长一名和伍长两名。

    什长和伍长都由临时认命的村民队员担任,日后在训练中表现优异的人会另行提拔,能者上,庸者下。

    编制搞起来了,然后相应的后勤配备也要跟上。

    首先是武器和服装。

    武器的话,虽然有从黄顺的家奴护院手中缴获的一些刀枪棍棒,还有上次杀了那十几个巡丁之后缴获的武器,但是这些武器不光是样式不一,而且数量也远远不够。

    最后索性是把那些铁制武器先配备给什长和伍长等基层士官,其他普通队员先用削尖磨光的木矛当武器。

    等以后再找那些巡丁或者其他的地主们借一下武器就好了。

    有了武器,还得配备统一的服装。

    作为副总教官的成凯(原炮兵班长)有点担心的对沈墨道:“老大,现在仓库里棉花不多啊,冬天马上就要来了,这些队员每人要做一身棉衣的话肯定不够用。而且除了棉衣,还得做棉鞋。这都需要棉花。村里的百姓很多冬衣都没有着落,所以咱们现在需要大量的布匹和棉花。”

    沈墨也皱眉思考起来。

    这几天天气还好,天气还不算太冷。

    但是现在毕竟还是小冰河期的末期,就算是湖南这个北方人眼中的南方地区,冬天要是没有足够的取暖措施也是会冻死人的。

    但是再弄不到充足的棉花的话,那么不仅解决不了护村队队员的服装问题,而且沈墨也会被自己给啪啪打脸。

    毕竟可是刚承诺过今冬不会冻死任何一个村民的。

    系统虽然有交易功能,但是却只能用来交易布匹和粮食。

    这都需要钱,沈墨从黄顺手里缴获的银子可不算多。

    沉声一会,沈墨道:“去请农会的那几位老先生过来。”

    不一会,那几个农会的临时委员就过来了。

    说是老头,其实最大的不过也就五十岁出头。

    这年头,人的平均寿命都短。再加上经过连年战乱,年纪大的很多人早都死了,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年轻力壮的。

    不过在这个过了三十就要自称老朽和老妪的时代,五十岁被称为老头也是很正常了。

    几个老头见到沈墨都有些紧张,搓着手,半个屁股坐在长条凳上,咧着嘴直笑。

    沈墨温和地问道:“几位长者不用担心,我请你们过来是想问问咱们附近还有没有其他为富不仁的地主,比如说像黄顺这样的?”

    几个老头一听是问这事,放松了许多。

    一个抢着道:“沈先生,这年头虽然也有好地主,但是坏的更多。不说别处的,就是距离咱们焦家庄不到二十里的谷村的那个李老爷就不是个东西。我儿媳妇娘家就是谷村的,我可太知道那李老爷干的缺德事了。”

    另一个老头接过来道:“这个李老爷我也知道,好像是把自己的闺女给了县衙一个什么典史当小妾,所以嚣张的很,整个谷村的地现在全是他家的,很多人都被他欺负的过不下去跑到外面当游民去了。对了,听说这个李老爷家里在县城和府城都有粮铺和布庄呢。”

    沈墨听着,转头跟一旁的成凯对视了一眼。

    就是这个李老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