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二十四章 被迫式自愿从贼
    李孝德正搂着刚纳的第四房小妾睡的正香,结果就听见咣铛一声巨响,吓得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然后就看到一群人冲了进来,没等他有所反应,就看见原本应该在县城的典史女婿马有禄指着他叫道:“他就是李孝德!”

    ……

    这次行动太突然,李孝德虽然家里也有一些家丁护院,但是这大冷天早都呼呼睡着了,唯一发出预警的还是李孝德儿子养的一条狗。

    这狗一开始汪汪叫的很大声,结果被铁牛踢了一脚后就趴在地上低眉顺眼呜呜呜了。

    李家的所有人都被控制了起来,丫鬟婆子们被勒令待在自己的房间不许出门,家奴男仆们则被捆着手脚扔到了柴房里。

    一个护院半夜起来撒尿正好碰上了沈墨,正要动手,就被沈墨一刀给砍断了脖子。

    除此之外,没有一人伤亡。

    更无一人逃脱。

    李孝德这厮一把年纪了睡觉喜欢光溜溜,铁牛看不下去了扔给他一条裤子,然后将他五花大绑。

    看着自己面前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年轻人,再看看旁边垂头丧气面无表情的典史女婿,以及被捆的紧紧的跪在一旁的自己的妻儿老小,李孝德又惊又怕,满心茫然。

    人在家里睡,祸从天上来。

    就挺懵的!

    光着上半身的李孝德既冷又怕,牙齿咔咔作响,壮着胆子问道:“这位大王,半夜造访,不知道有什么吩咐?只要大王不伤害老朽,老朽什么都答应大王。”

    沈墨看他一眼,这个老地主倒是机灵,笑道:“李老爷,不用害怕。我们是好人,从贵州那边过来的。这眼瞅着要入冬了,兄弟们过冬的物资都没有着落。这不正好遇到了这位马典史,说李老师平生最是乐善好施,慷慨仗义,所以就过来找李老爷化个缘。若是惊扰到了李老爷还请莫怪。”

    李孝德一听这伙强人竟然是从贵州来的,心都凉了半截。

    就算自己回头报官,本地的官府管不到贵州地界,贵州的官府更会搭理自己。

    又听说是自家的典史女婿当的带路党,李孝德不禁狠狠瞪了马典史一眼,结果正好被马典史给恶狠狠的瞪了回来。

    李孝德急忙低下头避过马典史的目光,甭管是这伙强人,还是马典史,自家都惹不起的。

    李孝德强颜欢笑道:“马典史说得对,老朽虽然略有薄产,但是生平最喜欢结交如大王这样的好汉。大王尽管去库房挑选,看上什么就拿什么,千万别跟老朽客气。”

    说这话的时候,李孝德心里都在滴血。

    沈墨笑道:“李老爷果然是个大善人,不亏是李大学士的后人,佩服佩服。”

    这话听得李孝德老脸发热,心中大骂沈墨不是个东西,借着祖先的名头来骂自己。

    沈墨让铁牛拿着李孝德交出的库房钥匙,拎着一个家奴的后脖领让他带路,率领护村队去库房搬东西了。

    沈墨坐在李孝德的房间里,让人找来笔墨纸砚,刷刷刷的提笔写了起来。

    马典史不明所以,只好站在一边继续摆出一副司马脸。

    李孝德光着上身冷的瑟瑟发抖,但是又不敢多说一句,只好趁着马典史不注意的时候多怒瞪他急眼来转移注意力。

    不多会,沈墨停闭,拿起纸张吹了吹,然后对一旁的马典史招了招手笑道:“马典史,过来看看,没有意见的话就照着抄一份,然后签名按手印。”

    马典史接过去一看,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心中大骂反贼无耻。

    这是一封自愿加入反金义军书,大意就是马典史觉得自己身为汉家血脉,却为鞑虏效力,如今良心发现,深感自己不忠不孝,所以自愿主动加入反金义军,充任义军在官府的内应,愿意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为义军提供帮助。

    落款处需要他签名按手印。

    看着这份逼官威贼的卖身契,马典史咬着后槽牙问道:“我能不签吗?”

    沈墨笑笑:“当然可以,这是你的自由。”

    话刚说完,马典史就长叹一口气,坐在桌边麻利的誊写起来,然后签名盖手印,一气呵成。

    沈墨接过来看了看,表示满意,顺手收进了怀里。

    “马典史能够弃暗投明,我很欣赏。”

    沈墨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马典史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虽然沈墨没有说什么威胁的话,可是马典史自己却很清楚自己如果不签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他没得选。

    看了看蹲在地上还光着膀子的李孝德,沈墨让人给李孝德拿来一件衣服披上,李孝德冻得铁青的脸色才好了许多。

    “李老爷,你刚才说很喜欢结交我们这样的好汉,那我就明白的告诉你我们其实是反贼,专门杀官造反的反贼。李老爷既然是同道中人,那就也来写一份吧。”

    李孝德听了暗暗叫苦,但是却不敢不从。

    自己写了,还能留一条命。

    可是自己若不写,那就算眼前这个反贼不杀自己,自己那位便宜女婿也会杀了自己灭口的。

    自己可是亲眼看到了他从贼的过程。

    只有大家拥有彼此的把柄,才能相安无事。

    看了一眼阴沉着脸的马典史,李孝德也颤抖着手抄写了一份卖身契,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

    沈墨接过,看了看,折起来收入怀中,大笑着出门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李孝德一家和马典史。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冷哼一声,无话可说也不知道说啥。

    大家都是反贼了,谁怕谁啊。

    铁牛正带着护村队队员热火朝天的从李家的库房里往外搬东西。

    李家的库房比起黄顺的库房物资要充盈富裕的多,除了大量的粮食之外,布匹、棉花、丝麻、铁锭、板材甚至还有丝绸绢帛等奢侈品。

    除了这些物资,甚至还搜出了价值近一万两的白银和铜钱。

    至于什么瓷器陶器之类也不少。

    除了这些物资之外,竟然还在库房的角落里发现了三幅皮甲和五十支完好的铁头长矛。

    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之喜。

    一大堆的物资乐的铁牛咧着的嘴就没合起过来。

    看到沈墨过来了,铁牛乐呵呵地道:“老大,咱们这次发了。没想到这狗地主竟然攒下这么多的东西,咱们来的人还是有点少啊。”

    沈墨看了一圈,也有些意外。

    “去把李孝德带着,让他多弄一些骡马毛驴大车之类的,能搬多少搬多少。”

    铁牛答应一声乐呵呵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