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三十六章 村兵们的鄙视链条
    炉子里的火烧的正旺,红红的火苗从高高的铜壶四周的缝隙下试图往出窜,铜壶里的水即将烧开,发出咕嘟咕嘟的沸腾声,水蒸气沿着细长的壶嘴不断喷涌而出。

    铜壶旁边放着几个红薯干和馒头片,都已经被烤的有些焦黄,散发出香味来。

    沈墨穿着一件对襟夹袄,坐在旁边的桌子上拿着一根鹅毛笔正在一沓纸上奋笔疾书,写一会停下来思考一会,眉头不时皱起。

    这件对襟夹袄是娄小茹给沈墨做的,做好之后不好意思给沈墨,就让小绿送了过来,还说是她们三人一起做的。

    沈墨搞得有点难为情,他把娄小茹当做下属,但是娄小茹却总是不自觉的把自己往丫鬟下人的地位上摆。

    虽然本职工作干的很好,但是还是经常会主动做一些端茶倒水缝衣铺床的事情,搞得沈墨很不好意思。

    拒绝过几次,但是没什么用,娄小茹该怎样还是怎样。

    有一次沈墨语气重了点,娄小茹眼睛都红了,死死咬着嘴唇,眼泪都差点涌出来了。

    后来沈墨听小绿说娄小茹觉得是沈墨救了自己,又保护自己不被那些村民欺负,还给了自己一份差事,又平日里待自己很和气,她心里非常感激,就下定决心要伺候沈墨一辈子,以报沈墨的恩情。

    沈墨听完也是久久无语,自己只是随手做的一件事,却被她当成了天大的恩情。

    而且他看得出来,娄小茹是那种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人。如果自己再拒绝他,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所以,也就听之任之了,反正又不是要给自己当媳妇,爱干啥干啥吧。

    政务秘书柳斌坐在对面的另一张桌子上整理着一些文档,不时地用鹅毛笔在上面标注着什么。

    屋子外面风很大,窗户上厚厚的窗纸都被吹得砰砰作响。仔细听的话甚至都能听见风掠过屋顶的时候发出的尖啸声。

    沈墨停下笔,伸了个懒腰,拿起刚刚写好的手稿检查了一番,抬起头对对面的柳斌道:“老柳,你给润色一下,也提提意见。差不多就上会讨论一下。”

    柳斌站起来,走到沈墨身边接过来仔细看了起来。

    距离上次战斗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这场仗对于沈墨这支刚刚起步的反贼队伍实际战果虽然不值一提,也就抓了一百多个俘虏,缴获了上百把铁制兵器,还有十几匹骡马毛驴,几套破旧的皮甲以及一些加起来不到百两的散碎银钱之外,再无他物。

    但是从意义上来说却很重大。

    首先就是对于护村队的村兵们来说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战斗勇气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一小半的人在这次战斗中都见了血。

    见过血的跟没见过的的确是不一样的,在随后的日常训练中,这些见过血的,杀过人的看那些没见过血的同伴都是一副老鸟看菜鸟的眼神,虽然大家都是一起入伍的,但是依然不妨碍这些家伙充满优越感。

    那些被鄙视的,心中也是愤愤不平,觉得是那些家伙挡住了自己冲锋的脚步,所以才让他们捡了便宜,现在还在这里卖乖。

    而且这次战斗中表现突出的人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拔和奖励,就拿冲在最前面的焦桐鹤来说,光是他一个人就捅死了五个贼兵。

    所以战后论功的时候他就成了村兵里面表现最突出的一个,当了一个月不到的伍长又被提拔成了代理什长。

    虽然是个代理的,但是铁牛明确表示只要他不犯错误,好好表现,迟早就是给正式的什长。

    而且除了提拔之外,他还额外得到了一套新棉衣和一双新棉鞋以及两斗粮食的奖励,甚至还从缴获的战利品里给他奖励了一件皮甲和一把腰刀。

    除了物质奖励之外,沈墨还亲自提笔写了一块光荣之家的小牌子,带着人敲锣打鼓地挂到了焦桐鹤家的家门口,还给他爹妈送上了一匹棉布作为慰问品,感谢他们培养出了焦桐鹤这样勇敢的战士。

    这段时间,原本老实巴交见了人只会嘿嘿一笑的焦桐鹤他爹特别喜欢在村里走来走去,甭管天多冷,每天吃完饭都喜欢出去溜达一圈,还专门爱往村口老槐树下人扎堆的地方去。

    村里人心中暗骂焦老二臭显摆,但是心里却都是实打实地羡慕,每次等到自家也当村兵的儿子回来就拎着耳朵一顿唠叨,搞得这些人看到焦桐鹤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

    妈的,明明是村里平时最怂最软的一个家伙,可是现在却成了全村头一号别人家的孩子,这谁受得了?

    其他人羡慕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但是没办法,人家焦桐鹤是实打实的战功换来的,谁也不能说什么,更不能因此去找事挑衅,否则会被开除出护村队的。

    这反逼着村兵们努力训练,暗下决心要在下次战斗的时候把丢掉的脸红给找回来。

    村兵之间这种暗暗较劲的事情是军官们喜闻乐见的,铁牛趁机推出了各种比武,以什为最小单位,然后是各小队,最后是全队。

    比体力,比突刺,比站军姿,甚至还搞起来红蓝两方的对抗,村子里每天都能听到震天的加油声以及喊杀声。

    有比武,自然就有输赢。有输赢,就有奖励。

    物质奖励和精神荣誉双管齐下,物质奖励主要来源于上次战斗缴获的战利品。

    村兵们最想得到的就是一件铁制武器,现在谁手里还拿着木矛的都会被人轻蔑的叫一声“菜鸟”的。

    精神奖励上,则是树立各种比武标兵,纪律模范,训练先进个人之类的榜样,利用村兵们之间的较劲来转化成良性竞争的动力。

    村兵队的精神面貌一天一个样,任谁看了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句:“很有强兵之风!”

    除了军事比武,铁牛等所有教官在不训练的时候就会去给这些村兵们讲课。

    这些村兵们基本上都没读过书,会写之间的名字的人都是凤毛麟角。

    所以给他们讲课,其实就是讲故事。

    讲的故事内容既有中国古代各种名将英雄的故事,也有各位教官根据自己所闻所见所知甚至亲身经历的事情改编成的故事。

    铁牛这些大头兵们讲故事,基本上都是干巴巴的,人物事件经过结果讲完了就完了,虽然村兵们也很喜欢听,但是总觉得差点什么

    直到有一次沈墨也被铁牛强拉过去讲故事,村兵们听的如痴如醉,铁牛等一众教官也都听得入了迷。

    从那以后,村兵们最期待的事情就听沈总镇给大家讲故事。

    沈墨讲故事既不同于铁牛他们那样干巴巴的,又不同于那些说书先生那样故弄玄虚咬文嚼字,而是用尽量通俗易懂的语言,用村兵们听着亲切的话语,再加上一点小小的渲染和小技巧,期间还有一点小互动,充分调动听众的情绪,整个过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自然会吸引人。

    铁牛搞明白之后,一脸佩服地感慨:“老大就是老大,老大你要是去搞传销,肯定会是上头条的那种。”

    然后就被沈墨一脚给踹飞了。

    当然沈墨讲故事不是为了单纯的讲故事,他选的那些故事多是历史上那些从平民起家最后成为大将军大元帅的那些名将英雄,比如岳飞,比如徐达,比如常遇春以及卫青等人,这样的故事对这些村兵来说天生就会产生一种代入感。

    大家都是平民老百姓,他们能成为名垂千古的大将军,那我是不是也有这个可能。

    为什么不讲明太祖朱元璋,开局一个碗最终当了皇帝,岂不是更励志?

    励志虽然励志,但是却不适合。

    难不成鼓励这些村兵以后造反当皇帝?那显然不行的。

    在讲故事的时候,沈墨除了宣传“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个中国人造反专用观念,还会进一步的引申出人人平等这个理念出来。

    虽然人人平等本就是一个不现实的命题,但是却可以在一个限定的范围内达成平等,比如说每个人都有吃饱饭的权力,每个人都有自由穿衣的权力,每个人都有不受欺压好好生活的权力,每个人都有努力争取更好的生活,更远大的前程的权力等。

    平等,是生命意义上的平等,是人格上的平等,而不是社会地位的平等。

    沈墨尽量讲的通俗简单,让这个理念先在这些目前最拥护沈墨他们的村兵心里生根发芽,逐渐成长,然后进一步的影响他们的家人,最后形成燎原之火。

    革命事业,不能只在肉体上打到敌人,而不做思想的革新。

    那样就很容易陷入了封建王朝兴衰更替的怪圈,沈墨即使将来推翻了满清,那也跟以前的封建王朝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那显然是不符合他和他的这群小伙伴们的奋斗的理念和宗旨。

    革命,除了武装革命,还有与之相伴的思想革命。

    当然,比起武装革命,思想革命其实是更难的。

    沈墨不可能做到如同新中国那般的程度,因为现在根本没有那个土壤。

    但是他可以向着那个方向努力,能做到多少就做到多少。

    革命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更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尽力而行,无愧于心。

    所以,沈墨这段日子主要的工作就是编写一个造反章程,从军事,民政,造反的几个阶段以及可能面临的问题,还有更重要的造反的理念和宗旨这几个方面,将自己所思所想所知,结合当下的时代背景,现实情况来编出一本造反指导手册出来。

    这是大事,比扩大地盘增加兵力还要重要的多的大事。

    思想武装大脑,脑袋清楚了就知道的该朝什么方向走,该怎么走,走山路还是走大路,革命的目标就很明确了。

    虽然这很难,但是却是必不可少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