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四十一章 要啃硬骨头
    护村队开进了谷村,很快就帮助警卫小队彻底稳定了整个谷村的形势,在祠堂,粮仓以及库房和李宅前后都布置了岗哨,在村中安排了巡逻哨,防止有人趁机搞破坏。

    沈墨趁机宣布了几条规矩:不许胡乱杀人;不许趁机生事;不许偷盗抢劫;不许私下斗殴。

    触犯规矩者,一律严惩不贷。

    而且在村口以及后山都设置了岗哨,严禁随意进出,免得泄露消息引来官府。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该做的措施都得做到位。

    在稳定了秩序之后,李彪的警卫小组也很快对李孝德家的所有人进行了甄别审讯,将那些罪大恶极民愤极大的全部筛选出来,准备在三日后的公审大会上集中宣判和处决。

    李家男丁中恶迹不显或是轻微的全部发配去焦家庄后山挖煤,家奴也是一样,没有恶迹的全部解除家奴身份,成为自由人。

    李家的女眷中年轻的勒令改嫁,但是改嫁对象必须要由新成立的谷村村公所审查同意。

    年纪大的分十亩养老田,可雇人耕作,收租为生,但是不许再蓄奴。

    给这些丧失劳动能力的李家人,沈墨多少留了一些生活费,对于个别不远离开李家的家奴也可酌情同意,让他们以雇工身份留下来照顾李家家眷。

    李志远的土地小组再次忙活起来,先是在谷村成立农会,然后在农会的帮助下开始清查人口,丈量田地。

    因为有了在焦家庄的经验,在加上警卫小队和护村队的威慑,以及沈墨现在的威望,这两项工作进展的都很顺利,用了三天左右的时间基基本上就进入了尾声。

    在此期间,公审大会也如期举行。

    李孝德作为首恶,恶迹斑斑,被当场判处绞刑立即执行。

    在谷村全体百姓的注视下,焦桐鹤和马冬两人作为执法队员,站在堵住嘴巴使劲挣扎的李孝德两旁,随着一声锣响,两人同时使劲将绳头往两边拉。

    李孝德使劲挣扎,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片刻后摊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后再无动静。

    李彪过来检查过后确认已经死亡,围观人群顿时发出了阵阵欢呼,有人甚至高呼:“沈先生万岁”,还有甚者是“沈总镇万岁”,一听都是跟焦家庄的人学的。

    人死了,账就消了,沈墨让人把李孝德的尸体还给家人将其下葬。

    跟李孝德同时被判处绞刑的还有李孝德的两个心腹家奴,甚至还有李孝德的正妻田氏。

    根据审讯出来的结果,这个田氏性格乖戾,嫉妒心极强,凡是被李孝德染指过甚至调戏过的丫鬟她都会想方设法的折磨致死,光是这两年间被扔到后山的丫鬟都有三人了。

    李孝德的恶是对外,对谷村百姓。但是这个田氏的恶却是在内宅,那些丫鬟们一提起田氏个个变色,抖如筛糠。

    李彪当时审完,看着笔录上那些细节,真的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直接冲过去将这田氏打死。

    田氏被绞死的时候,那些已经被释放成了自由人的丫鬟们在一旁使劲地拍着巴掌,拍着拍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公审大会是将村民们心中积攒的愤怒仇恨给释放出来了,让沈墨初步赢的了谷村的民心。

    接下来就是最为人期待的分田分粮以及成立谷村护村队,都有条不紊的进行了下来。

    谷村比焦家庄要大,人口也多,田地也多了有两成左右。

    最后成立护村队的时候符合条件的壮丁很快就超过了三百人,最后沈墨拍板定在了三百人。

    从焦家庄护村队和警卫小队分别抽调了一部分人去谷村护村队当教官和基层的什长,伍长留给谷村本村队员中表现较好的人来担任。

    比如马冬因为这次亲自请缨处决李孝德和田氏,所以受到嘉奖,获得提拔,进入谷村护村队担任什长。

    虽然谷村本村的队员们有些不服气,但是马冬在公审大会上表现出来的狠劲以及训练中的刻苦自律还是很快折服了这些人。

    况且护村队的规矩也很严格,凡是不服从长官正当命令的人一旦查实直接清退,甚至还要收回给他们分的田地和粮食,光是个这一点就没人敢炸刺了。

    谷村村公所也很快建立起来,沈墨让常军作为谷村村公所民政科主事,孙翔作为军务科主事,下面配备了几名助手。

    该做什么,大家心里都有数,很快就投入了忙碌的建设新根据地的热潮当中。

    现在拥有了两村之地的反贼头头沈墨倒也没有闲下来,具体的事务交给别人做,他要考虑的却是下一步该做什么。

    在谷村的一切事务进入正轨之后,沈墨查看了一下系统对于升级进度的评分,果然已经涨到了六十八分。

    按照系统的说明,这个评分只要达到八十分以上就可以满足升级条件。

    上次自己看的时候是五十五分,现在涨到了六十八分,一下子长了十三分。

    看了看详情,民心这块还是十九分,涨分主要在实际控制地盘和统治人口以及可支配资源这三项上,军事实力那里不涨反降了一分,从十五分变成了十四分。

    沈墨琢磨了一下也能理解,虽然从人数上看起来自己的人马更多了,但是谷村这边显然都是新兵,根本没有形成战斗力,而且还要抽调老兵去训练他们,显然对于整体的战斗力在短期上是有影响的。

    估计就是因为这一点,系统才给减了一分。

    看来系统的判断标准是实际的战力,而不是纸面上的兵力多少。

    嗯,这很科学,兵在精而不在多。

    所以要想快速达到八十分,就必须继续在扩大实际控制地盘和增加统治人口以及可支配支援这三项上下功夫了。

    沈墨掏出自己绘制的那份周边简易地图瞅了半天,手指在谷村西北以及焦家庄正北的两个地方点了点。

    那里有两个大村子,一个叫做杨村,另外一个叫做照庄,都是比谷村更大的村子。

    无论是人口,还是土地都比谷村要多不少。

    更重要的是,那两个村子都被两个大家族东安杨氏和任氏给占据。

    比起李孝德这种发迹不过几十年的小地主,那两家是真正的大地主,而且还是那种祖上历代出过好多大官的真正大地主。

    这种大地主底蕴深厚,家资丰厚,不说佃户,光是家中的奴仆都有几百人上下,甚至还养着私兵。

    听起来有点不好惹的样子。但是沈墨却偏偏想要啃一啃这样的骨头。

    没有别的原因,肉多,吃起来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