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四十二章 马典史的家书
    杨村和照庄到底要先吃哪一个,沈墨并没有仓促决定,而是打算先调查一番占据这两个村的杨氏和任氏的背景。

    这件事,他决定让王文龙去找东安县典史马有禄打听情况,背景马有禄作为官府中人肯定对这些大地主的情况更熟悉一下,同时也顺便能检验一下这位马典史的配合度。

    王文龙现在在东安县城也大小算得上一号人物了,尤其是在西城门附近。

    这里的大小帮派都知道来了一位天地会的大佬。

    而且这位天地会大佬虽然有点高冷,但是为人却很大方,出手豪爽,而且请他们做的都是一些举手之劳的事情。

    再加上王文龙本身的社交能力,很快就成了西城附近人人争相结识的对象。

    只是王文龙要保持低调,所以大多数人都被拒之门外。

    不过这反倒更是增加了他的神秘性。

    见不到王文龙,他开的“一间面馆”生意反倒是红火起来,每天几乎都是座无虚席,把焦小二和焦小刀两个人忙得脚不沾地,都快忘了自己是来县城当细作了。

    不过他们也不完全是饭馆的事情,在钞能力的加持下,更社会的焦小二手下笼络了一堆小弟。

    虽然这些人都是奔着他的钞能力来的,但是对于打听消息这块却又能帮到不少忙。

    城市里游手好闲的游民不少,这些人来源复杂,既有失地的农民,也有城市里的闲人,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在,只要符合他们的脾气,再给点钱,就可以跟你称兄道弟。

    焦小二整日跟这些人打交道,隐隐也有了三分大哥气质,他甚至想过把这些组织起来也成立一个帮派什么的,方便更好的控制。

    王文龙很快否决了他的这个想法。

    这些本地帮派都有各自的势力范围,说白了西门外的这点蛋糕早都被他们划分完了。

    如果再突然冒出一个新帮派,这些人肯定会联合一起一起针对这个新帮派,到时候还会起到反作用。

    要借助这些帮派帮点小忙还可以,但是要成立新帮派来抢地盘,这些人肯定会翻脸的。

    焦小二脑子不笨,被否决之后也只是有点悻悻然,但是他知道王文龙说的是对的。

    但是这个成立帮派的念头却一直盘桓在心里。

    王文龙接到沈墨的信之后,知道谷村被拿下之后很是兴奋。

    至于打听杨村和照庄的任务,他并没有急着直接去找马有禄,而是先让焦小二找他那些线人小弟们帮忙打听,同时也让金钱帮那些人帮派帮着打听。

    等过了两天,看着收集起来的信息,王文龙这才乔装打扮成一个一个风尘仆仆的远行客模样,大大方方地来到东安县衙,递上拜帖,求见典史马有禄。

    马典史这段日子过得既提心吊胆又委屈窝火,提心吊胆是担心沈墨派人来找他麻烦,毕竟沈墨手里有他亲自誊写签名按了手印的从贼卖身契,只要这事情曝光出来,自己就算能活下来,这个典史估计也当到头了。

    但是沈墨这一个多月来一直没有派人找他,让他整日里都在想着这件事,吃饭饭不香,睡觉睡不着,连带着对妖娆美貌的第四房小妾也都没了兴趣,搞得小妾还以为他不行了,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

    他现在真的很想沈墨赶紧派人来找自己,是死是活给一句痛快话。

    虽然他能猜到沈墨是打算拿自己当个安插在县衙里的棋子眼线,但是这种被人握着把柄被动等待的感觉实在让人煎熬。

    委屈窝火是一个是他那个便宜老丈人李孝德竟然愚蠢的跑来县衙找知县告状,幸亏他早有防备,派人拦住臭骂一顿,以休了她女儿威胁,才让李孝德滚回了谷村。

    这个蠢货,你这么一闹,真被一心只想升官的知县刘同仁知道了,别说替你出头剿匪了,反过来肯定还要拿你当反贼报功,甚至自己被迫从贼的事情也会被牵扯出来,到时候大家一起完蛋。

    还要一件让他窝火的事情,就是驻守永州的绿营镇守阿尔托逼着永州知府筹集冬季粮草和军饷,说是要给绿营官兵筹集到足够的过冬粮草冬季取暖银子。

    永州官场人人都知道阿尔托这个旗人镇守官贪婪残暴,这些粮草银钱最后大部分都会落入他的口袋。

    但是没办法,人家是旗人,而且还是正儿八经的满洲正黄旗的旗人,是康熙皇帝跟前的红人,辅政大臣索额图曾经的家丁,跟着索额图在平定三番叛乱的过程中立了功劳,因此才得了这么一个永州绿营镇守官的职务。

    这厮嫌永州穷乡僻壤,一直想要换个富余丰饶的地方当镇守,最好是江南一带。

    但是他毕竟只是索额图手下一个小小的家丁,对外可以靠着索尔图的名头唬人,但是自己心中却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所以才要拼命的搜刮钱财,好用来打点铺路,给自己换个好地方任职。

    永州府上下都知道阿尔托的为人和目的,但是没有办法。

    虽然在湖南地界上,长沙还有一个八旗驻防衙门,驻防衙门的最高长官称为将军。

    而绿营兵却实际上属于各省巡抚或者总督统辖,跟八旗驻防衙门是两个系统。

    巡抚或者总督往往有自己的直属卫队,称为标兵。

    总督的标兵称为督标,而巡抚的标兵称为抚标,因此总督和巡抚往往不亲自统领绿营。

    一省当中亲自统领绿营兵的最高将领为提督,以下分别为总兵官、副将、参将,游记、守备等武职。

    而镇守官更相当于清廷派出的监军,虽然表面上只有监督权,但是实际上绿营各部的主官都得看镇守官的眼色行事。

    永州知府被阿尔托逼着筹集粮草搜刮金银,他只好同样逼着下面的各县知县去搜刮。

    知县接到任务,总不能自己亲自去干,所以又往下继续摊派。

    县衙典史,主簿还有新上任的巡检乃至县衙六房各方司吏天天被知县叫去开会,逼迫他们带人下乡找地主们筹措粮草和军饷。

    而且知县还很贴心的将东安县的所有地主乡绅都分片承包给了自己的各位属下,分给马典史的正好就是东安县最大的两个大地主杨村杨氏以及照庄人氏。

    不是县令照顾他,而是因为这两家势力太大,不光是家大业大,而且都有家中子弟在朝中为官,所以没人愿意去得罪这两家。

    而马典史因为上次的事情在县衙一直抬不起头,虽然他自己号称英勇无畏打跑了贼人,可是别人心知肚明大概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去这两家的“美差”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他的头上。

    去也不成,不去也不成。

    这也是他最近窝火的最主要原因。

    马有禄心情极度不爽,正要出去带人在大街上转转,找几个不开眼的出出气的时候,却有衙役送过来一封拜帖。

    “典史老爷,有位姓王的大爷说是您的远房亲戚,从广西过来的,说是给您捎来一份家书,正在外面候着呢。”

    马有禄正烦闷,闻言脱口大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哪有什么远方亲戚?让他滚!”

    衙役闻言立刻往出走,准备赶人,却又被马有禄叫了回去。

    因为他想起来了,之前那个反贼头子沈墨放自己离开的时候约定的暗语就是从广西来送家书。

    “没错,是老子的亲戚,赶紧请进来!”

    马有禄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该来的终于来了,这反贼想让自己干啥呢?

    怎么忽然有点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