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四十四章 铁牛,夺门!
    究竟是先打杨氏还是任氏,三人讨论了几句,很快就决定先打杨氏。

    原因也很简单,杨氏所在的杨村距离谷村更近些。

    既然定下了目标,沈墨也不迟疑,立刻召开军事扩大会议,所有有资格上会的人都过来一起开会。

    会上定下了这次的行动策略是集中所有的民兵进行偷袭闪电战,同时警卫小队和两个村护卫队出动总共五百人封锁杨村所有出口,抓捕漏网之鱼,尽量迟滞消息。

    谷村和焦家各留下一支村兵小队协助农会驻守老巢。

    会开的很快,散会后众人立刻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

    焦家庄的村兵们已经经历过一次战斗,闻战心喜,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谷村的护村队刚组建起来,所以这次主要负责外围任务,跟着大部队走就是了。为了保密,也没告诉他们目的地,只说外出拉练,引得村兵们倒是有些新奇,完全不知道是要去抢地主了。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沈墨不能浪费时间,准备要用尽快的时间将系统升级到殖民时代,确保有足够的实力应对清廷可能到来的反扑。

    第二天天还没亮,所有人就在谷村的打谷场上集合起来了。

    沈墨利用从李孝德家缴获的物资给所有人都配上了棉袄棉鞋,所以倒不用担心有人冻伤。

    村兵们列着整齐的队伍,眼巴巴瞅着沈墨,等着他给大家透露几句此行的目的,结果沈墨一句话都没说,穿着大棉袄,带着皮帽子,背着米尼步枪骑上一头大骡子,大手一挥就下令出发。

    为了提高行军速度,能弄到的骡子毛驴都被用来当坐骑行军。

    饶是如此,还有一大半人是徒步行军,毕竟这些大牲口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比人还稀有的。

    虽然距离只有四十几里,对于这些走惯了山路的村兵来说也不算太远,但是军队的素质却体现的很明显。

    沈墨带着所有的民兵组成的突击队骑着大牲口走在最前面,警卫小队紧紧跟随,队形整齐。

    而走在最后面的护村队队员的队伍却越拉越长,头和尾甚至距离接近一里地了。焦家庄的村兵们还好,虽然也有些牢骚,但是还保持着最基本的队形。

    可是谷村的村兵就稀稀拉拉的,嘴里牢骚不断,还走得慢腾腾的,急的焦桐鹤和马冬等从焦家庄护村队调过去担任基层军官的急的又踢又骂,大骂这群孬兵。

    等感到杨村村外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沈墨顾不上大冬天赶路赶出了一身汗,下令队伍休息补充体力,收拢后续队伍,自己带着铁牛和程凯等人登上一处小丘陵眺望不远处的杨村。

    杨村地处一片矮山和丘陵的包围之中,形成了一片小盆地。

    小盆地之中地形平坦,是一片小平原,杨村就占据了整个小平原,藏风聚水,看起来是块风水宝地。

    从小盆地的入口有一条平整的大路通向其中,大路中间有好几座牌坊,显然就是杨氏祖上出过的那几位进士举人,应该还有如今正担任衡阳知府的杨成泽的那座牌坊。

    经过牌坊后大路继续延伸,尽头是一座占地很广的的大宅子,处在整个杨村的中间。

    那宅子的高大跟周围那些凌乱低矮的民居比起来简直反差太大。

    这栋宅子不同于焦家大院和李宅那种高门大院,反而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小小的城堡。

    围墙又高又厚,四周还挖着深深的壕沟,甚至是个角上还建有箭楼,应该还有瞭望塔的作用,上面有人影晃动。

    甚至沈墨还在杨氏大宅的门口看见了一座小小的吊桥,虽然比不上城池用的那种大吊桥,但是用在一个地主乡绅家的宅院上就显得有些离谱了。

    吊桥前面甚至还有几名挎着刀的家丁站在那里来回巡逻,只是看起来有点百无聊赖的样子。

    铁牛看着骂道:“这狗日的是干了多少亏心事,一个地主家的院子整个跟鬼子的碉堡似得。”

    李志远则笑着道:“这地方如果归了咱们,倒是能省了不少事。”

    沈墨点点头道:“的确,这个地方好好经营一番,的确是一个练兵驻兵的好地方。妈的,这些狗汉奸真会挑地方。”

    看到这里的地形和杨氏大宅的样子,沈墨更是铁了心要把杨村拿下来。

    比起焦家庄和谷村,这里更适合作为他的老巢来经营。

    沈墨指着盆地另一侧的一个出口对李志远道:“老李,一会你负责指挥警卫队和护村队,我带人突袭。那个出口和这边的出口尽量封锁。听到信号后就派警卫队过来支援,那时候大门肯定就破开了。进去之后遇到敢抵抗的一律格杀勿论,进了院子后先占领粮仓和库房,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大家应该都知道程序了。铁牛,你跟我一起。”

    两人急忙立正道:“是,总镇!”

    兵贵神速,下去之后沈墨一声令下,带着十几名全部配备米尼步枪,装备皮甲,腰悬长刀(除了铁牛是狼牙棒)的民兵快速的向着杨氏大宅潜伏过去。

    李志远留下统率其他人,负责封锁出口。

    冬天本来就是农闲的季节,此时又是吃中午饭的时候,整个村子里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沈墨一行人悄无声息的从大路两侧的地里靠近杨氏大宅,经过那几块牌坊的时候,铁牛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了杨成泽的名字,狠狠“呸”了一口,低声骂道:“狗汉奸,还有脸立牌坊,你祖宗知道了不掐死你这个王八犊子才怪!”

    沈墨笑道:“这玩意看着碍眼,等咱占了这里,回头就拆掉,这任务就交给你了。”

    铁牛一听嘿嘿一笑露出一副您瞧好的表情。

    众人快速接近,虽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但是村子却响起了狗叫声,而且越来越频繁。

    一开始那些门口巡逻的杨氏家丁没有当回事,但是听着狗叫声越来越频繁,有人开始面露狐疑之色,向着周围打量起来。

    铁牛暗骂道:“这些狗东西,回头全部炖了吃狗肉!”

    沈墨眉头一皱,当机立断下令道:“全部上大路,全速前进,铁牛你负责收拾门口巡逻的那些,程凯李彪孙翔常军你们四人对付箭楼上的人,其他人听我命令随时机动。”

    众人低声答应一声,迅速从田埂里跳上大路,然后取下早就装好子弹的米尼步枪向着杨氏大宅门口狂奔起来。

    那些回过神来的杨氏家丁看着这群忽然出现的陌生人,一时间有点茫然起来。

    直到沈墨他们快要接近杨氏大门百米之时,一个家丁才放声大喊起来:“有贼人!贼人来了!”

    结果,刚喊出一句,胸前就绽开了一朵血花,一声不吭地直接向后倒去。

    “铁牛,夺门!”

    沈墨大喊一声,左手提着步枪,右手抽出腰间的长刀大踏步地向着冲直接扑过来的两名杨氏家丁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