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四十五章 猛将之死
    两个杨氏家丁穿着皮甲,拎着长刀,看起来像模像样的,大吼一声向着沈墨扑了过来。

    沈墨长刀一挥,两个人手中的刀就断成两截。

    两人一愣,掉头就向后跑,结果被沈墨连续两刀,直接了账。

    沈墨手中的刀是系统给的好刀,力气又是当世一等一的大,别说这两人了,就是铁牛跟他比力气都占不到便宜的。

    铁牛在听到沈墨的话后,狂吼一声冲向了已经在缓缓关闭的大门。

    一旦大门被关上,吊桥被放下,要想再夺门就没那么容易了。

    而此时大门两侧的箭楼上也有人开始向着下面射箭了。

    不过因为沈墨他们还没进入射程,所以第一箭都落在了地上。

    程凯李彪四人则两人一组,分别对准了左右两侧的箭楼直接开火。

    砰砰几声枪响之后,箭楼上就彻底哑火了,有人大喊“贼人有火铳,下去下去!”

    沈墨则带着身后的十来名民兵集火对准正在关闭大门开始射击,很快正在关闭的大门停了下来。

    沈墨让人继续装填弹药,分成两组继续开火,给铁牛争取时间。

    几轮射击过后,再也没有人敢跑去关门。

    铁牛迈开大步冲过吊桥,犹如一头蛮牛一般冲入门后,手中的狼牙棒挥舞起来,凡是被碰到者非死既残,无人能挡。

    “上!”

    看着铁牛冲入,沈墨急忙带人过去增援,很快也冲入了院中,大门彻底落入了己方手中。

    杨氏大宅虽然看着戒备森严,但是太平久了,也没人觉得会有不长眼的贼人会来打杨氏的主意,所以所谓的防范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

    被沈墨他们打了一个突然袭击,前院很快失守。

    程凯四人进入院中中很快登上了两侧的箭楼,占领了火力制高点。

    沈墨看着从内院冲出来的一大群杨氏家丁,不慌不忙地下令所有人在大门前列成两排轮流射击。

    自己从怀里掏出一根窜天猴点燃,举向了空中。

    村子外的李志远听着村子里砰砰砰的枪声,早都按捺不住了,此时见到冲天而起的信号,立刻下令警卫队跑步进村支援。

    杨氏当代族长杨鸿轩一个月前第九房小妾刚又给他生了个儿子,正准备明天给儿子摆满月宴。

    今天虽然不是正式日子,而且这个小儿子还是小妾生的,但是奈何杨鸿轩很宠这个小妾,又是老来得子,所以准备大办一场,好好热闹热闹。

    所以今天不光是杨氏上下的奴仆在忙碌,就是许多杨氏族人都提前赶了过来跟杨鸿轩贺喜。

    此时杨氏内宅挤满了人,人人都是穿戴一新,满脸笑容。

    杨鸿轩今年六十有二,脑后留着一根细细的金钱鼠尾辫,带着一顶熊皮帽子,身穿狐皮大氅,红光满面,笑容慈祥,刚从小妾房里看完儿子出来,正心情愉快,就见一名家丁惊慌失措地跑进来叫道:“老,老爷,不好了,有贼人打进来了!”

    杨鸿轩根本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下一脚将那家丁踹到大骂道:“你个球攮的,胡咧咧什么,这大喜的日子哪里来的贼人?”

    自从儿子当了发达之后,他整日里养尊处优,杨氏大宅又建的固若金汤,别说贼人了,就是小偷小摸的蟊贼都没见过。

    所以压根就不相信家丁的话,以为这厮是犯了迷糊。

    这时候外面砰砰砰的枪声传来,杨鸿轩大骂道:“哪个在放炮仗?明天正日子再放也不迟,现在放是什么讲究?去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

    杨鸿轩一辈子就是个土财主,虽然听过火铳,但是压根就没见过,所以才会第一反应把枪声当成炮仗。

    刚才被踹的翻了个跟头的家丁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叫道:“老爷,那不是炮仗,是贼人的火铳啊!小六子就是被贼人的火铳给打死了,我身上的血就是小六子的。”

    小六子就是刚才大喊着“有贼人”然后被沈墨一枪给干掉的那个家丁。

    杨鸿轩这时候才看见了家丁身上的血,身子一晃,差点坐到地上去。

    “快快,老九,快带人去挡住贼人,可千万别让贼人冲进来!老三,你快派人去县衙禀告县尊,请他派兵来救。老四,快给你大哥送信就说咱家遭贼了,快让他带兵回来救我!”

    杨鸿轩被身后的一名家奴扶住之后,急忙手忙脚乱的指派起来。

    他这一乱,原本没当回事的杨氏族人和下人们也都惊慌起来,四处乱窜乱跑起来。

    杨鸿轩的九弟杨鸿奎生的牛高马大,不喜读书,就喜欢舞刀弄枪,所以这支杨氏家丁就交给了他日常统领。

    杨洪奎听说有贼人,哇哇大叫几声,拎着一把大斧带着一群家丁就向外宅冲了出去。

    看见这一幕,杨鸿轩的正妻刘氏安慰杨鸿轩道:“老爷,你就放心吧,老九这么彪悍的,还有咱们这两百家丁,咱们这宅子修的比县城还要结实,任凭他什么样的蟊贼都打不进来,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回头等老大回来,让他跟知县打个招呼,好好剿一次贼,把这些天杀的贼人都给杀光了就清净了。”

    真是奇了怪了,往往很多女人遇事比男人还要镇定,还真是无知者无畏。

    杨鸿轩得了老婆宽慰,暗暗反思自己刚才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了。

    刚才的失态都被族人和下人看在眼里了,族长和老爷的威望都受损了。

    摸着老妻皱巴巴的手,杨鸿轩叹道:“夫人真是我的贤内助啊,区区几个蟊贼而已,下面这些贼厮大惊小怪,回头一定好好教训一顿不可。”

    刘氏娇羞一笑,看的杨鸿轩有点反胃,转过头呵斥起了慌乱的下人和族人:“都慌什么?几个蟊贼而已,翻不起什么风浪。该干啥干啥,别自己吓唬自己。”

    众人一看族长老爷都这么镇定,也就慢慢平静了下来。

    只是听得前院的喊杀声以及砰砰砰的声音,还是有些心神不定。

    杨鸿轩捋须笑道:“老九真是有猛将之资,回头让成泽给他在军中谋个差事,凭他的本事说不定能混个总兵将军什么的,那我杨氏就更加兴旺了。”

    田氏颔首赞同。

    突然,喀喇一声响,内宅的大门从外面被人给撞开了,一个圆形的物体从外面飞了进来,落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几圈,落在了杨鸿轩脚下。

    杨鸿轩定睛一看,那赫然就是自己那有猛将之资的九弟杨洪奎的脑袋,此时正双眼圆睁,面目狰狞地盯着自己。

    “老九……”

    杨鸿轩大叫一声,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