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四十六章 发财了!
    跟沈墨预期的一样,杨氏家丁看着装备齐全,但是也就吓唬一下普通百姓和小蟊贼还行。

    领头的杨鸿奎被沈墨一枪干掉,跟在他身边的冲的最快的家丁也中枪倒地的之后,剩下的家丁立刻就陷入了崩溃,有人丢下武器跪地求饶,有人四处乱窜,企图躲藏。

    沈墨也没空搭理这些小喽啰,问了一个跪地求饶的家丁知道带头的是杨氏族长杨鸿轩的九弟后,便让铁牛割下了杨鸿奎脑袋,然后带人撞开了后宅的大门。

    杨鸿奎的脑袋一扔进去顿时就炸了锅,杨鸿轩直接翻白眼晕死过去,刚才还一脸镇定的刘氏也吓得惊声尖叫,更不用说满院子乱窜的女眷和杨氏亲族了。

    此时赵方带着警卫小队也赶到了,在死亡威胁下这些人很快安静下来,按照沈墨的要求抱着头蹲在原地瑟瑟发抖。

    “杨氏的粮仓和银子在哪里?”

    铁牛揪过来一个家丁问道。

    那家丁面带犹豫,偷眼看着主母刘氏。

    刘氏给他使眼色,显然让他不要说。

    铁牛看向沈墨,沈墨冷哼一声道:“既然不说那就成全他的忠义之心。”

    铁牛大声答应,抡起狼牙棒就将那家丁的脑袋砸成一个烂西瓜,迸溅的脑浆子自然又引起了一片惊叫声。

    沈墨跳脚避开,气急败坏大骂道:“铁牛,你他妈的能不能别这么恶心,非要砸脑袋吗?”

    铁牛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道:“老大,不好意思,我刚才估计被华强附体了,想看看这瓜熟不熟。”

    沈墨无语,真想踹这货一脚。

    杨家众人都被贼人这残暴的一面给惊呆了,吓得大气都不敢喘,甚至有些胆小的都开始哭起来了,但是却强行压抑着哭声,生怕这如铁塔一般的贼人也要试试脑袋上的瓜熟不熟。

    很快,第二个家丁刚被铁牛一指,就跪在地上一股脑的啥都交代了,甚至连杨老爷藏私房钱的地方都交代了,就在那第九房小妾屋子的床下面。

    刘氏一听,眼睛一翻也晕了过去。

    不知道是心疼自家的钱,还是气愤自家男人把私房钱藏在小妾屋里。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沈墨也就不再杀人立威了,道:“我们今天是为了求财而来,只要你们老实配合,我保证不会乱杀人的。”

    说完就安排赵方带着警卫小队看守这些人,流程都很熟练了,什么人该绑起来,什么人该看管起来心里都有数。

    沈墨则和铁牛带着人去了后院的粮仓和库房,用从杨鸿轩身上掏出来的钥匙打开门锁,进去查看。

    看着那堆得高高的谷仓,粮食满的都快要溢出来,沈墨既兴奋又气愤。

    想着之前焦家庄以及谷村那些百姓许多人每天不干活的时候就喝一碗稀粥吊命,饿的脚步虚浮,皮肤浮肿。而这些地主乡绅家里的粮仓却满满当当,许多粮食甚至都快要腐烂了,岂能不让人愤怒!

    真真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杨氏不愧是东安县首屈一指的大地主,沈墨粗略估计了一下,光是稻米至少就有三万石左右,如果再加上小麦,豆子以及番薯玉米等杂粮加起来至少在五万石左右。

    而库房的物资更是让沈墨长了见识,棉花、棉布、丝绸绢帛、粗麻、丝线、铁锭、纸张、甚至红糖等各类物资塞得满满当当,价值沈墨根本无法估算。

    除了这些物资,光是库房里的银钱就有黄金三百两,十两一个的银锭共有四十多箱,各种不同时期铸造的铜钱等物更是难以计数。

    除了这些黄白之物,还有各种珠宝首饰乃至瓷器珊瑚等贵重奢侈品更是无法估计价值。

    饶是沈墨觉得自己还算是见过世面,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好四十大盗的宝藏一样的库房,他也眼睛有点不够用了。

    再看跟他一起进来的铁牛等人,一个个都目光发直,双手颤抖。

    虽然大家不爱钱,但是这么多的财富堆在你面前的时候,那种强烈的冲击力还是会让人不由自主的颤栗。

    半晌,铁牛颤抖着回过神来,看着沈墨:“老大,我终于找到了世界上发财最快的法子了。”

    沈墨看他一眼道:“咋地?,你还想上山当山大王啊?”

    铁牛嘿嘿一笑道:“我就那么一说。有了这么多钱,咱们的实力就能大大提升了,底气就更足了。我就盼着赶紧把咱的正规军给整出来,天天带这些村兵快把我郁闷死了。”

    沈墨笑道:“这一票干完,我想就差不多了。”

    正说话间,李彪忽然过来神情略有些兴奋道:“老大,你过来看看,这边有点好东西。”

    沈墨好奇的跟着过去,在大库房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单独的小库房,进门一看,立刻笑了起来。

    果然是好东西。

    只见这个小库房里摆着一排排架子,分为高低两种。

    高的架子上套着一套套的棉甲,粗略看过去,至少有五十套左右,还带着头盔。

    除了这些棉甲,竟然还有五套锁子甲和二十套皮甲。

    而低的架子上则是摆着一排排的兵器,其中制式长枪约有五十支,腰刀有一百多把,去了弦的弓约莫也有三十多张。

    甚至还有二十张轻弩。

    除了这些冷兵器,沈墨还在一个角落的木箱子里发现了十支火铳。

    都用黄油包裹着,旁边放着用皮袋子装的一袋袋的圆形铅弹以及火药。

    沈墨拿起一支打量了一下,发现竟然是燧发枪。

    看这枪的成色,结合杨成泽发迹的时间,大概可以推算出来,这些燧发枪应该在清军当中装备了不少了。

    看来这个时空的满清比原本历史上的满清在军备武器上可能会更先进一丢丢。

    看了一下枪身上的铭文,被人磨去了,没法知道这支枪的铸造时间。

    铁牛看的啧啧称奇:“好家伙,这肯定是杨成泽那个狗汉奸藏的。不过他一个知府在老家藏这么多兵器干嘛?难道还想造反?这些东西要是被人告发,这厮绝对会被康熙给砍了狗头的,说不定全家都要被砍头的。”

    沈墨摇头道:“造反肯定不至于,只不过此人生性贪婪残酷,害的人多了心虚,才会利用领兵的机会私吞了这些武器,想要用来武装自家的家奴,保护自己的老巢。平时肯定不敢用,但是关键时刻可以派上用场。只是没想到最终便宜了咱们。我觉得这位杨知府倒是跟咱们的蒋校长有得一拼,也是运输大队长嘛!”

    众人闻言都会心的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