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四十七章 不见,等死吧!
    这些大地主的富有虽然沈墨有心理准备,但是亲眼看到那盈满仓库的粮食和物资时还是很想说一句“卧槽”。

    不过一想到这些东西现在都归自己支配了,心中一下子舒爽起来。

    把粮仓仓库全部换锁,派警卫小队全天驻守,没有沈墨的命令谁也不去私自进去。

    若是有人想要图谋不轨,不如纵火搞破坏,只要发现,直接击杀。

    最重要的仓库控制到手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解决人的问题了。

    “总镇,那杨氏族长杨鸿轩醒了,想要见您。”

    警卫小队队长赵方匆匆过来禀告道。

    “不见,让他等死好了。”沈墨摆摆手道,赵方领命离去。

    跟一个将死的土豪劣绅没什么好说的,到时候公审大会一开,丫就是个用来争取杨村百姓民心的工具人。

    李志远此时也带着在外围的护村队队员过来了,看到沈墨禀告道:“总镇,我们在外面抓到了几个想要跑出去报信的家伙,审问了一下,其中一人还是那衡阳知府杨成泽的四弟。另外还有一个是杨鸿轩派出去要给东安县衙报信的家奴。除了这些人,还有一部分村民拖家带口的往外跑,被我们给挡了回去。”

    沈墨道:“干得好,杨氏的人都先关起来,让李彪带人甄别审讯。老李,村外的警戒交给铁牛负责,咱俩一起去村里转转,得安抚一下村民,不能让他们瞎跑。”

    李志远点点头,把指挥权还给了铁牛,跟着沈墨,带着一队士兵在村里转了起来。

    “乡亲们,不要害怕!不用担心!我们沈先生是为了对付杨氏而来……”

    几个士兵拿着纸卷的大喇叭跟着沈墨在村里转了几个圈,嗓子都喊哑了,就是没人赶出来。

    所有人家都是大门紧闭,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显然对他们这群突然杀出来的“贼人”很是警惕。

    沈墨和李志远互相对视一眼,都有些尴尬。

    “总镇,这些村民这么害怕,除了不了解咱们之外,恐怕还担心杨氏的报复。”李志远叹口气说道。

    沈墨点点头道:“杨氏盘踞此地近百年,杨成泽又凶名在外,杨氏在这些村民眼里根本就是无法撼动的巨兽,所以现在这样也正常。”

    “不着急,我们是什么样的他们慢慢就知道了。”

    沈墨也不打算继续转了,带着人回去,吩咐开始做饭。

    杨鸿轩为自己的小儿子准备的满月宴的食材倒是正好便宜了沈墨他们,大鱼大肉各种食材都有,所有人包括护村队的村兵们都吃的满嘴流油,直呼过瘾。

    这些村兵们以前难得吃上一会肉,这次跟着沈墨出来,大冬天的赶路虽然有些牢骚,但是嘴里啃着香喷喷的鸡腿时,什么牢骚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庆幸。

    铁牛也趁着这个机会整顿了一下军纪,把那些行军路上牢骚太多的家伙拉出来收拾了一顿,也不打也不骂,就罚站军姿。

    大冬天的孤零零站在室外,饶是穿着棉袄,没多久人都快被冷风吹傻了,一双脚感觉都快成冰坨子了。

    铁牛看着那些眼神明显敬畏了许多的村兵,主要是谷村的村兵们,大声道:“当兵吃不了苦就早点滚蛋,这是第一次,只给你们小小的警告一次。若是下次再犯,直接开除,收回分给本人和你们全家的田地和粮食,而且还要撵出村子。听明白吗?”

    “明白了!”

    众村兵扯着嗓子大喊,尤其是那些刚刚受罚的家伙吼得更是大声。

    道理很简单,好好当兵有肉吃,有地种。

    不好好当兵,那就啥都没有了。

    给这些人现在讲什么军人荣誉,讲什么家国信仰都太早,只有用最现实的,一眼就能看到的利弊来调教他们才是最适合的。

    除了处罚孬兵,还要奖励好兵,比如在行军途中表现优异的焦桐鹤以及马东等人,都获得了分量不一的奖励。

    虽然基本上都是鼓励性质的奖励,但是却充分表现了奖罚分明这个治军原则,让这些村兵们更深切地明白什么行为是对的,什么行为是不对的。

    铁牛这边整军,沈墨则和李志远忙着治民,收拢杨村村民的民心。

    距离占领杨村已经过去了两天,这两天里沈墨的人对杨村的普通村民都是秋毫无犯,派出的巡逻队也只是正常巡逻,绝对不会去骚扰百姓。

    慢慢的这些村民们原本畏惧忐忑的心慢慢放了下来,有人打开家门警惕地打量着这些拍着整齐队伍胸膛挺得高高的“贼人”,眼中既有害怕也有疑惑。

    在最终确定了这些“贼人”一时半会是不会走了,而且也不乱杀乱抢之后,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虽然都很警惕的保持着距离,但是神情却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有那胆子大的人对着巡逻队问道:“诸位大爷,你们是从何处来,来这里做什么?以后还走不走了?”

    这是杨村百姓最关心的问题,所有人耳朵都竖起来听着对方的回答。

    “这位大叔,我们不是什么大爷,我们是焦家庄护村队的村兵。焦家庄你知道吗?就在县城的西边,距离你们这里有个四五十里地吧。”

    这次带着巡逻队的是原来焦家庄护村队的一名因为表现突出刚升上什长的小伙子,叫做陈寒生,外号陈大胆。

    陈大胆胆子大,嗓门也大,声音一下子吸引了那些竖着耳朵的杨村村民,

    村民们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更疑惑了。

    “后生,你是焦家庄的人?怎么你们焦家庄的人都当了贼了?是焦鹏举焦老爷带着你们当贼的吗?”

    这个老头显然是知道焦家庄的,还知道焦鹏举。

    陈大胆哭笑不得,解释道:“我们不是当贼,你说的焦鹏举焦老爷早都跑了,我们庄子被一个叫做黄顺的狗汉奸给占了,天天欺负我们,要给我们涨租子,逼着我们交回佃田。甚至还因为催债逼死了俺们庄子好几个人,简直坏事做绝,我们都恨死黄顺这个王八蛋了,可是这王八蛋背靠官府,我们拿他实在没有办法,就去他家大门口请愿,结果又被这王八蛋派家奴打了一顿,好多人都被打伤了。”

    陈大胆这一说,杨村的百姓一下子就有了兴趣,代入感一下子就有了。

    黄顺这种王八蛋地主,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

    刚才问话那老头急忙追问道:“后生,快说啊,后来呢?后来你们怎么做的?“

    陈大胆故意卖了一个关子,看着周围围得越来越多的村民,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后来啊,我们沈先生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