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四十九章 汝妻子吾养之!
    正如沈墨所料,杨氏亲族有人逃到了东安县城,跑到县衙门口大叫说是杨村被一股悍匪给占了,杨鸿轩杨老太爷都被悍匪杀了,请知县立刻发病救援。

    结果守门的衙役根本不信,直接给打出去了。

    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人哭喊求援,衙役这才信了,急忙报给知县。

    东安知县刘同仁急忙将人叫过来问道:“是何方悍匪所为?人数多少?”

    那杨氏族人却只一个劲道:“不知悍匪来历,但是却极为凶悍,有数百人之多,而且还有火铳,就连杨家最能打的杨九爷都被悍匪割了脑袋,请知县老爷赶紧发兵去救,若是迟了杨老太爷可能就遭了悍匪的毒手了。”

    生怕刘知县不去救援,这人还补充了一句:“若是援兵去晚了,被我家大爷知道了,县尊可不好交代啊”

    杨家大爷自然就是指的就是担任衡阳知府的杨成泽。

    刘同仁听得心中厌恶,你一个衡阳的知府再厉害还能管到永州府来?

    没再搭理这杨氏族人,让人将他带了下去。

    但是这事情又不能不管,若是其他小地主被抢了也就罢了,但是杨成泽的为人刘知县还是听说过一些的,为人贪婪残暴又睚眦必报,虽然自己不在他手下为官,但是却也难保以后不打交道。

    现在这个事情已经传开了,县衙许多人都知道了,自己就算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了。

    而且想到之前马典史说的焦家庄的黄顺也是被一股悍匪给杀了,心想这该不会是同一伙人吧?

    刘同仁嘴上说着要剿灭一切反贼,但是悍匪真来了却有点怂了。

    在屋子里来回转了几圈,急忙让人去请典史和主簿来。

    马有禄马典史自从上次送走王文龙之后就一直有些提心吊胆的。

    反贼竟然想打杨氏和任氏的主意,虽然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却不怎么相信反贼能成功。

    不过心里却又偏偏保留了那么一份期待,期待这些反贼真能把这事给办成了。

    不说远的,最少自己就不用再下乡催粮了。

    可是连着两天没有动静,他对这些反贼有些失望起来。

    区区一小股反贼,自己竟然指望他们能攻破固若金汤的杨氏大宅,真是蒙了心了。

    自嘲一番后,马典史的心思淡了不少,但是却依然免不了胡思乱想。

    不过刚刚听说守门的衙役说是有杨氏族人接连过来报信求援,说是杨氏被悍匪所破,杨老太爷全家都落在了悍匪手中,马典史是又惊又喜。

    没想到这群反贼还真是厉害,杨氏那么厉害的大宅子,两百多装备齐全的家丁说破就破了。

    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群反贼的实力。

    正在自己屋里激动,就听知县来请,心道这位草包县尊肯定也没了主意,心情愉快却又面上一副焦急忧愁的样子快步去见知县。

    见到典史和主簿,知县将情况一说,焦急道:“你们说说,本县该如何是好?”

    一把年纪白胡子主簿瞅了瞅马典史,捋着胡须说道:“县尊,下官是文官,不通军事,还是让马典史说说吧。”

    马典史心中大骂老不死的,但是看着知县看过来的眼神,还是皱着眉头道:“县尊,杨氏大宅防守森严,还有两百家丁都被贼人所破,显然这伙贼人实力很不一般。下官怀疑这伙人跟上次打劫焦家庄的是一伙人。这还是我们知道的,不知道的被抢地主或许更多。这伙贼人如此猖狂,先不说县衙没有多余人马去救援杨氏,就算有,难保这些贼人不会趁虚攻打县城,所以,县尊要三思啊!”

    马典史一番话说的刘同仁大冬天的脑门上差点沁出冷汗来。

    对呀,乡绅地主被悍匪所劫,虽然也是大事,但是相比县城的安危来那就不算什么大事了。

    对于他一个知县来说,乡下就算全部被悍匪抢上一遍,只要县城没有失守,他就不算有过错,顶多被上司责骂申饬几句。

    但是如果县城在自己手里丢了,就算自己救回杨氏,自己也难逃失守之罪,罢官都是轻的,搞不好还要杀头的。

    自己辛辛苦苦弄个知县可不是为了救他杨氏。

    刘知县回过神来,拍着马典史的肩膀道:“你果然是个干吏,那你且继续说说我们该如何防备贼人攻城?”

    马典史道:“下官以为,一方面县尊应该派人禀告知府大人,若是知府大人能派绿营来救自然最好,就不用县尊操心了。其次,县衙现在能用的人手除了几十名巡检和衙役捕快外几乎是无人可用,必须尽快募兵守卫县城。”

    “嗙”的一声,刘知县一拍桌子喝彩道:“说的有道理,可是该如何募兵?县衙府库空虚,无力募兵啊!”

    马典史笑道:“县尊勿忧,若想募兵,可找那些乡绅地主。他们若是不想步黄顺和杨氏的后尘,就要配合县尊。要么主动派出家奴来县城守城,要么就要捐献钱粮由县尊募兵,总之绝对不能让他们袖手旁观,坐看县尊一人忙活。张主簿主官全县钱粮,对这些乡绅更是熟悉,派他主持筹募钱粮的事情最为合适。”

    刘知县大喜,越看马典史越顺眼,点头道:“此法甚妙,就这么办。张主簿,主意是马典史想的,这筹募钱粮之事就交给你了,若是办不好,你这个主簿也就到头了。”

    张主簿气的胡子都快翘起来了,狠狠瞪了马典史一眼,只能咬牙答应起来。

    马典史心中好笑,你个老东西给我挖坑,现在是自作自受了。

    那些乡绅地主的难缠之处他可是深有体会的。

    马典史出这个主意当然不是简单为了坑张主簿,主要还是为了他自己,顺便给沈墨他们行动提供一些方便。

    他不想光明正大的从贼,但是却也不想得罪沈墨他们,所以就想了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根据他的了解,那些乡绅地主宁愿派一些家奴充数守城,也不想主动捐献钱粮。

    除了他们吝啬之外,更主要的是经过快一年的接触,大家都知道这位刘县尊是个刮地皮小能手,说要五百两,最后能刮走两千两。

    到时候一旦这些家奴被派来守城,沈墨他们就再抢地主的时候就更方便了。

    马典史为自己的这个一石二鸟的计策颇为得意,忽然又道:“县尊,下官准备去微服探查一下那些悍匪的情形,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请县尊批准!”

    刘知县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赞道:“马典史果然一身是胆,不逊于当年赵子龙。你且自去,你若被贼人所害,汝妻子吾养之。”

    马典史当然不是为了当赵子龙故意表现的,他是要去再见一见沈墨,去表功的。

    听到知县夸自己是赵子龙,一开始还有点老脸一红,但是听到后面却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

    你丫的咒我也就罢了,还想当曹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