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五十章 这次是真死了!
    其实杨氏除了跑到东安县衙报信的几个族人,杨成泽的三弟杨成铎也跑了出去。

    杨成铎比较机灵一些,听见前面动静觉得不安全的时候就从后门跑了躲在了山上,待到山下贼人撤回了警戒之后,他才趁着天黑跌跌撞撞地往外跑。

    杨成铎有个好习惯,就是喜欢随身多带一些银票。

    自家大哥杀了那么多反贼,多少人想要对他恨之入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找上们来了。

    大哥杨成泽就是明白这一点,才往家里偷偷倒腾了那么多的兵器铠甲,就是放着这一天。

    结果人算不算天算,这些东西不仅没排上用场,反而还便宜了贼人,真是足够讽刺的。

    杨成铎脑子很清楚,知道东安县衙指望不上,永州知府同样指望不上。

    只有自己走一趟衡阳,找到大哥,才有机会报仇。

    至于老爹以及自己的的妻妾儿女,没了就没了。

    只要自己活着,以后再多娶几个多生几个就是了。

    杨成铎以前经过商,所以对路径也算是熟悉,跑到一处小镇上雇了一辆牛车,准备先去永州,到了永州再坐船沿潇水辗转去衡阳找大哥杨成泽。

    ……

    张主簿被知县刘同仁安排筹集钱粮募兵的事情也同样不太顺利,那些大地主底气足,家里基本上都有人在外做官,所以最多敷衍上十几个家丁或者几十石的粮食打发一下。

    小地主们底气不足,就只好哭穷卖惨,实在逼得没办法,就跟挤牙膏似得往外挤。

    张主簿大冷天的天天往乡下跑,老腰都快被牛车给颠簸断了,可是几天下来也只是筹集了不到两百石的粮食以及不到一千两银子,各家派来帮助守城的家丁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人。

    张主簿自家也是地主,本乡本土的,自然不能太得罪这些地主。

    知县刘同仁却是气的大骂这些地主乡绅鼠目寸光,扬言以后再有贼人劫掠这些地主,县衙一律不管。

    刘同仁生气的当然不是担心守城的问题,而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多搜刮一些钱粮好应付知府交代下来的给永州绿营筹募钱粮的差事,给自己刷一波好感,方便升官。

    骂归骂,骂完了逼着张主簿继续干活,气的张主簿使劲问候马典史世代先人。

    ……

    被张主簿疯狂问候先人的典史马有禄此时却在杨村拜见沈墨。

    他化装成一个商人,还给自己搞了一把大胡子,包的严严实实的,生怕被人认出来。

    沈墨见到他时还以为这是哪里来的阿三哥。

    马典史在进村之后,看着杨村那些村民们喜笑颜开的笑容跟他上次在焦家庄看到的一模一样,看着那些原本对官兵畏惧如虎的村民主动热情地给巡逻的村兵们送吃送喝,招呼他们进屋烤火,心中是既惊讶更佩服。

    这些反贼笼络黔首之心的本事真是不小。

    官府就很难做到这样。

    确切的说是根本做不到。

    见到沈墨的时候,马典史的心态已经不是上次那种不情不愿被刀架在脖子上的心情了,看着沈墨的反贼事业越来越红火,他竟然慢慢的有了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沈墨笑道:“多谢马典史上次提供的情报,能灭杨氏,马典史功劳不小。”

    马有禄急忙摆手表示谦虚,这种功劳对他来说还是尽量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到时候杨成泽带兵回来,对付不了沈墨,却能收拾自己,那就悲催了。

    沈墨不在意他的这点小心思,笑着问道:“马典史这次来见我是有何事?”

    马有禄急忙将自己建议知县找地主筹粮募兵的事情说了一遍,看着沈墨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急忙补充道:“我也知道以沈先生的本事,这些地主乡绅都是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就是县城,对沈先生来说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不过以那刘同仁的贪婪性子,这次最少能让那些地主乡绅跟他之间疏离不少,以后沈先生无论是攻打县城还是再占领乡村,就更方便了。”

    沈墨笑道:“马典史有心了,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马有禄点点头,挤出一丝笑容,想说什么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沈墨看出来他的欲言又止,问道:“马典史是想问我什么时候取县城对吧?”

    马有禄有些尴尬,沈墨的确看破了他的心思。

    他这次来除了表功,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知道沈墨什么时候取县城。

    这种无间道的游戏让他实在有些担心,虽然那个草包知县不一定能看出来了,但是沈墨早一天打下县城,他心里就早一天踏实。

    就算当反贼还是当个名正言顺的反贼比较舒服。

    沈墨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马典史,你觉得官军什么时候能打过来?”

    马有禄愣了愣,想了片刻后道:“如果不打县城的话,现在又是冬天,永州府的绿营兵一个月能来都算快的,甚至可能根本就不会来。”

    沈墨听了笑而不语。

    马有禄这时也明白过来,只要沈墨不打县城,官兵就基本不会搭理他。

    劫掠几个地主又算的了什么,只有县城被占才会在公文上出现失地的报告。

    沈墨又不傻,多些发展时间不好嘛,非得主动找麻烦引来官兵。

    看着有点蔫的马典史,沈墨安慰道:“县城我迟早要取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你安心做你的典史,有什么消息直接去城西找老王,就是上次跟你见过的那位。只要以后不再作恶,我不会忘记的功劳,也会给你一份好前程的。”

    马有禄唯唯诺诺挤出笑容谢过。

    好前程?

    就怕你们这些反贼啥时候被官兵给灭了啊!

    马典史很惆怅,沈墨也没搭理他,让他在村里住了两天。

    这两天期间,公审大会召开,宣读杨氏自族长杨鸿轩以下等杨氏族人的种种罪状,甚至连在衡阳的杨成泽和逃跑的杨成铎以及死了的杨鸿奎等人的罪状都被列出一一宣判。

    杨鸿轩跟他老婆刘氏等人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堵着嘴巴听完宣判,听到判处自己绞刑的时候,急怒攻心,眼睛又是一翻,直接过去了。

    这次是真死了。

    也不知道是脑溢血还是心脏病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