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六十章 鳌拜又立功了
    清兵本来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姚国泰一死,直接就陷入了崩溃。

    程凯带着长枪兵四处追杀逃窜的清兵,铁牛则下令弓箭手开始自由射击,能干掉一个是一个。

    对这些清兵,铁牛就没打算留俘虏,他们的下场只有被歼灭和俘虏两种。

    这场遭遇战发生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整个过程可能都不到十分钟。追杀残敌的时间远远超过了正式战斗的时间。

    说是战斗,其实这支绿营兵根本就没有什么有效的反击,只是射了一轮箭,荡寇营就冲到了他们面前,然后主将就挂了,再然后就崩溃了。

    等到程凯带着人回来,队伍集合,清点战果的时候,发现连同被铁牛一枪干掉的清军主将在内,一共消灭了三百二十四名清兵,其他的都逃入了照庄后面的大山。

    除了清兵尸体,还有两百多具服饰杂乱的流寇尸体。

    铁牛让人将村外警戒的三百村兵调进来,准备全面搜查一番。

    肯定有漏网的清兵和流寇躲在了村子里,不把这些人弄出来,迟早都是祸害。

    而且更重要的是,沈墨要占领照庄,公审大会是争取民心的第一步。

    可是现在任氏从族长任修齐以下基本上都被流寇给杀了,公审的对象都没了,到时候审谁?

    所以必须把这些人揪出来,到时候公审的对象就又有了。

    这些玩意除了祸害任氏,把整个村子里祸害的不轻,迟早也是一死,正好废物利用,拿来给照庄的村民们出气。

    三百村兵奉命来到的时候,还顺便带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家伙。

    杨村护村队的队长叫做樊鹏飞,也是一名系统民兵。

    原来是一名消防兵的班长,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为了救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活了,他自己没出来。

    樊鹏飞长得胖乎乎的,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笑,所以大家私下里都叫他樊胖子。

    之前在焦家庄护村队当小队长,这次杨村成立护村队,就提拔他当了总队长。

    “牛哥,你猜他是谁?”

    樊鹏飞笑眯眯的单手提着那绑的结结实实跟大粽子似的人往铁牛面前一扔,问道。

    铁牛看着眼前这个身穿锦袍,留着金钱鼠尾,疼的呲牙咧嘴的男人,瞪着眼睛道:“好你个樊胖子,你还给我卖上关子了?赶紧说,别墨迹。”

    樊鹏飞笑眯眯道:“这就是之前从杨村跑了的杨成泽的三弟杨成铎。刚才你们在里面跟鞑子干仗的时候,这家伙慌里慌张的从村里跑出来,看到我们后躲在了草里,结果被鳌拜给发现了,直接咬住胳膊给揪了出来。”

    刚才铁牛进村的时候,担心鳌拜会暴露行踪,所以把它留在了村外交给樊鹏飞,没想到还立了一功。

    看着跟在樊鹏飞身后对着自己摇尾巴的鳌拜,铁牛乐呵呵地摸了摸它的后头,笑道:“好狗子,干得不错,今天给你喂个大骨头。”

    鳌拜兴奋的在铁牛腿上蹭来蹭去,扬起狗头呜呜直叫。

    铁牛对樊鹏飞道:“樊胖子,你跟老程赶紧带人挨家挨户的搜查那些漏网之鱼,同时要安抚村民让他们知道我们是来救他们的。一定要严格约束村兵不许伤害百姓,不许破坏百姓家里的财物,更不许随意打骂,如果有人违抗军令,你知道该怎么做。”

    荡寇营的正兵自然不用多说,都是绝对的严格执行命令。

    只有杨村这些村兵训练了才一个月时间,很多规矩还没有真正刻入骨子里。万一因为他们鲁莽不受规矩而让照庄的百姓对荡寇军产生了不好的印象,后面很多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樊鹏飞点头道:“放心吧,牛哥,所有什长伍长们我都提前开会交代过了,谁的兵敢犯事,他们要负连带责任。”

    铁牛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行动了。

    待程凯和樊鹏飞两人开始行动之后,铁牛开始审问杨成铎。

    杨成铎跟着姚国泰他们进了照庄之后,正好碰上了赛吕布那群流寇。

    他也不知道劫掠了自家的贼人是不是眼前这伙,但是总觉得这些看起来就是乌合之众的流寇没有那么大本事能够攻占自家的大宅。

    而且昨天他还听知县刘同仁说县衙典史马有禄亲自去杨村侦查匪情,得知那伙悍匪兵强马壮,号令森严,可是这些词语跟眼前这些浑身上下大包小包又一脸睡眼惺忪的家伙完全对不上号。

    等到姚国泰带人对贼寇发起冲击之后,这些贼寇狼狈失措的样子更让他觉得不可能是抢了自家的那伙悍匪。

    可是如果不是的话,那么那些悍匪又去了哪里?难道还在自家宅子盘踞?

    看着姚国泰带着手下的人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斩杀眼前的贼人,杨成铎躲在一旁,心中暗喜。

    如果官兵有这样的战斗力,占了自家宅子的那些悍匪还没走的话,那正好就可以给自己报仇,夺回老宅了。

    看着清兵拼命捡拾流寇扔下的满地财物,杨成铎虽然有些不屑,但是却盼着此时这些官兵能多捡一些财货,回头帮忙收复自家的时候就不会那么贪婪了。

    可是没等他高兴多久,就看见另外一支队伍又冲进了村子。

    这支队伍军容严整,装备精良,旗帜鲜明,一看就很符合刘知县嘴里的那些形容词。

    杨成铎大吃一惊,立刻认定这支队伍才是抢了自家的那伙悍匪。

    看着悍匪们向着官兵射箭冲杀,而且对地上的财物根本不屑一顾的时候,躲在一旁的杨成铎心中暗暗叫苦。

    现在这年头的悍匪都这么厉害吗,军纪严明的比官兵还像官兵。

    杨成铎虽然不懂军事,但是却本能地觉得自己带来的这支官军要凉,所以趁着双方都没注意他,跌跌撞撞地跑出了照庄,准备去县城报信。

    结果刚出村口,又看见外面有大队人马巡逻警戒,杨成铎叫苦不迭,只能找了一处草木茂盛的地方躲了起来,想等到这支队伍离开后再现身。

    结果刚躲好没多久,就被一只凶恶的大狗给发现了,呲牙咧嘴地对着他狂叫不止。

    杨成铎想跑,却被恶犬死死咬住胳膊不放。

    再然后他就被五花大绑了起来。

    铁牛一审,杨成铎二话不说就竹筒倒豆子一般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听说被自己一枪干掉的那个清兵主将就是沈墨嘴里提过的永州绿营守备时,铁牛也有点意外。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小官,没想到这个姚国泰亲自来了,还被自己给亲手杀了。

    知道了清兵这次来了五百人,铁牛立刻派人唤来十名轻骑兵,让他们押着杨成铎回杨村给沈墨报信。

    本来不想跟清兵太早发生冲突的,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必须尽早让沈墨知道情况,早作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