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六十一章 武装化缘
    在铁牛派人回杨村报信的同时,王文龙也急急忙忙地赶回了杨村。

    今天一大早县衙典史马有禄就乔装打扮来到城西的面馆,告知了王文龙永州绿营出兵的消息。

    昨天晚上绿营守备姚国泰还找他询问过抢掠杨氏悍匪的情形。

    马有禄昨晚其实也有机会出城告知王文龙的,但是他看到绿营兵前来心中又有些犹豫,希望这次永州绿营能够彻底剿灭沈墨这股反贼,自己以后就可以安心当自己的典史。

    可是心中另一个声音又告诉他这伙反贼不是寻常反贼,不可能轻易被剿灭的。

    一旦被他们逃出生天,肯定回来找自己报仇的。

    除非自己现在就辞职不干躲起来。

    马有禄犹豫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才带着两个黑眼圈去找了王文龙。

    他最终还是把宝压在了反贼这边。

    王文龙得到消息后立刻就赶回杨村报信,他很担心沈墨因为猝不及防而遭到清兵的攻击,那就麻烦大了。

    王文龙回到杨村,看到一切平静后心中松了口气,将事情跟沈墨刚说完,就见到了铁牛派回来送信的骑兵以及五花大绑的杨成铎。

    听说了这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实版经过后,沈墨也是直呼真是无巧不成书。

    流寇赛吕布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抢个地主清兵就来的这么快,清兵也没想到自己以为的正确目标却不是真正的目标。

    荡寇营本来以为面对的对手是地主的家丁,却没想到碰上了不想这么早碰上的清兵。

    最后就莫名其妙成了最后的赢家。

    简直就是现实版的万万没想到啊。

    李志远、王文龙等人听说了整个经过之后,都是感慨不已,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李志远道:“原本以为永州绿营就算出兵也不会这么快的,没想到他们不仅来了,而且来的还这么早。”

    王文龙笑道:“还是杨成泽的钞能力用得好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话还真没说错。除了阿尔托拿了大头,那永州知府刘光耀估计从中也赚了不少。不过现在这个意外情况出现,咱们的原定计划就得修改一下了。”

    李志远点点头道:“这次咱们灭了半个永州绿营,永州的鞑子官府必然会做出反应的。所以要尽快相好怎么来应对鞑子的反扑。”

    众人都看向沈墨,等着他的意见。

    沈墨端起一个带把手的大瓷杯,喝了一口热茶,这才笑着道:“虽然跟鞑子兵正面接触的时间比我们预期的要早了一些,不过也不算太过意外。鞑子这次败在我们手下,第一反应肯定是要调查我们的底细。再次,永州绿营这次折损了一半人马,就算想要调兵反扑,也得从其他地方调兵。冬季出兵本就艰难,还要跨府调兵的话更是麻烦,所以我估计半个月之内鞑子能再派兵过来都算是快的了。”

    经沈墨这么一分析,众人都神色轻松了一些。

    李志远问道:“总镇,那我们现在是继续扩张还是说保持现有的地盘不变,加紧练兵,应对鞑子将来的反扑?”

    沈墨道:“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想法。”

    李志远道:“我的意见是暂停扩张,先把现有的四个村经营好。再继续增加地盘的话,咱们的干部就有点不够用了。”

    沈墨点点头,李志远说的这的确是个问题。

    现在每占领一个村子,都要成立村公所以及护村队。村公所的主事和护村队的总队长和各个小队长都要由系统民兵来担任。

    沈墨手中只有三十个民兵,也就是三十个干部。

    铁牛、程凯以及孙翔常军四人都在荡寇营带兵,沈墨的总镇署也得有人,李志远手下也得派人辅助,所以这么算下来三十个民兵都有些捉襟见肘了。

    要是再继续扩大地盘的话,干部肯定就不够用了。

    干掉地主很容易,但是没有足够的干部就没办法更好的经营新占领的村子,如果单纯的只是杀地主,分田,成立护村队,却没有足够的骨干把控方向的话,很容易出现混乱和问题的。

    日后再想纠正就比较麻烦了。

    王文龙也赞同道:“我同意老李的意见,咱们现在的确人才太少。不说别的,除了咱们这些人,手下识字的人根本没有几个。就算有干部派过去,下面办事的人也凑不齐。”

    被临时叫过来参会的孙祥常军两人也表达了相同的意见。

    沈墨听完,沉思了一会后道:“大家说的都在理。这样吧,包括照庄在内,咱们就先把这四个村子经营好。短期内就不再扩大地盘了。不过为了应对鞑子随时可能到来的反扑,军队的人数还要继续增加。我准备把正兵的人数增加到一千五百人,火枪兵增加到五百人,骑兵也增加到两百人,以及新增一百五十人的掷弹兵。”

    众人都不说话,等着沈墨继续。

    沈墨喝了口茶继续道:“要扩军,就得有更多的银子。银子从哪里来,自然还是发挥咱们的传统手艺嘛。”

    众人都闻言大笑起来。

    沈墨说的传统手艺,自然是指的武装化缘了。

    沈墨继续道:“我打算成立一个化缘小队,常军和孙翔你们两个担任带队,从警卫队和荡寇营总共抽出一百人组建。任务也很简单,就是去找那些地主们化缘。哪些地主名声坏,就先找他们化缘。好好配合的,就留他们一条命。不好好配合的,你们就临机决断。”

    虽然沈墨他们的队伍不会滥杀,但是对于那些敢与负隅顽抗的也绝对不会手软。

    常军和孙翔都啪的一声站起来领命:“是,总镇!”

    沈墨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看向李志远道:“老李,你是主管民政的,回头组织一直运输队。常军和孙翔他们负责叫门打头,你们就负责运输。咱们流水线作业。这件事会后就开始张罗,两天之内就要完成,有没有问题?”

    李志远站起来道:“没有问题。”

    沈墨示意他坐下,又笑道:“等到明年咱们要继续扩大地盘的时候,许多事情就好办了。”

    众人都明白他的意思,都哈哈大笑起来。

    找地主化缘,把地主的家底掏空。

    地主们自然要从那些佃户村民手里补回来。

    这么一来地主和佃户村民之间的矛盾就会更加激烈。

    等到矛盾越来越激烈的时候,沈墨再派人过去撒个火星子,熊熊大火直接就烧起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成章了。

    这一套大家都已经熟悉了,之前收拾谷村李孝德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流程都很清楚,效果也很明显。

    这个事情说完,沈墨又继续道:“正兵扩编是一回事,各村的村兵训练也不能松懈。同时,要在各村的各个出口设置哨卡以及基本的防御工事,最好能在村子里建造瞭望塔以及烽火台。每个村保留两名五名骑兵作为通讯兵,一旦有事就可以通过烽火台和通讯兵双重示警。”

    这次灭了永州绿营,缴获了大量的兵器。还有赛吕布那些流寇遗落的兵器,正好可以用来给村兵们更换装备,提高他们的战斗力。

    沈墨不指望这些村兵能打硬仗,只是希望他们能在遇到外地入侵的时候能够拖延敌军,等待主力救援。

    众人点头记下,沈墨的秘书柳斌则在一旁快速做着会议纪要,回头要将会议纪要发给没有参会的铁牛等人,还要留底备份。

    说完正事,王文龙又从账上支取了一些情报经费,下午的时候又返回了县城。

    现在一间面馆已经从当初的一个小门面变成了前店后院上下两层楼的大店了,伙计也招了七八个,都是那种魁梧有力,忠厚听话的人。

    而且沈墨又给他派了几个农民过来以杂役的身份当做助手。

    焦小二现在是店里的大掌柜,焦小刀则成了后厨的主厨。日子过得舒服,两个人原本一脸菜色的模样早都消失不见,都变得红光满面起来。

    左右两边的门面都被收购了,每天来吃面的人络绎不绝。

    县城周围那些帮派的头目们隔三差五的过来坐坐,拜见一下这位天地会出来的大人物。

    而且见这位大佬只是让他们帮忙收集一些消息,也没其他的异常举动,很多原本担心这位大佬会搞事情而牵连到自己的人物也都开始主动过来接触。

    王文龙继续保持自己的高冷人设,不主动,不积极,云淡风轻,倒是让这些人更加的趋之若鹜。

    但是私下却让人将东安县城的所有帮派资料都收集起来,分门别类的整理好。

    以后等到荡寇军占了东安县城,哪些帮派能用,哪些不能用,哪些劣迹斑斑必须坚决铲除,小本本都给记上了。

    ……

    这边厢,姚国泰手下的绿营兵溃散之后,有人逃进了大山里,想法设法回永州府城。

    有人却跑回了东安县城。

    知县刘同仁听说五百绿营兵出去剿匪竟然短短半天就全军覆没后吓得面色苍白,急忙下令关闭城门,喝令所有衙役捕快和各村征募来的乡勇们上城防守。

    自己则赶紧叫来主簿和典史商量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