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六十二章 互相甩锅
    典史马有禄得知永州来的绿营兵竟然全军覆没之后,既惊愕又庆幸。

    惊愕的是官军竟然败了,而且还是全军覆没,那支反贼的实力竟然已经这么强大了吗?

    庆幸的自然是自己幸好做了正确的选择,否则反贼肯定回头回来找自己算账的。

    张主簿被这段时间找各村地主募集钱粮家丁一事弄得焦头烂额,此时听说贼人竟然如此悍勇,吓得连胡子都揪断了好几根。

    看到两位属官都不说话,知县刘同仁急的腹中冒烟,急声道:“你们有什么办法快快说来,若是县城有失,本县就算被朝廷治罪,你们两个也逃不脱干系!”

    两人能有什么好办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马有禄开口道:“县尊,如今之计只有募集百姓乡勇日夜守城,同时打探贼人踪迹。并且立刻向府衙上报,请求府衙再次派兵剿匪。”

    张主簿也连连点头,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贼人把自己家也给抢了。

    他家也是地主啊。

    刘同仁自己也没啥好主意,闻言道:“既然如此,那招募百姓乡勇守城的事情就交给马典史,张主簿,你继续筹集钱粮,不得有误,若是出了差池,本县先治你们二人罪。本县这就去给知府大人修书禀告此事。”

    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剩下两人面面相觑。

    都听出来,他们这些县尊是开始提前甩锅了。

    马典史抬腿要走,却被张主簿给叫住了。

    张主簿一向看不起马典史,但是此时却愁眉苦脸道:“马老弟,这贼人这般猖狂,那些地主乡绅又不愿意掏钱献粮,县尊让我筹集钱粮,我去哪里筹集啊?”

    马典史心中一动,故作沉思后道:“既然县城出不动,那就在县城中筹集钱粮。既然县尊让你负责,就算有什么后果也有县尊顶着。”

    说完就抬腿离开了。

    张主簿回过神来,马典史这是让自己去找县城那些商贾富户要钱要粮啊。

    找地主,会得罪地主。找这些富户商贾同年会得罪他们。

    县尊吩咐的任务不能不完成,两害相权取其轻,看来只能得罪那些富户商贾了。

    狗日的,没有一个好人,都欺负咱老头子!

    张主簿愤愤不平暗骂道,揪着胡子开始安排去了。

    ……

    永州绿营残余的十几名溃兵在山里钻了几天,跑到了潇水岸边,好不容易抢到了一艘小船,费劲艰辛终于回到了永州府城。

    一路上为了活命和泄愤,自然造了不少孽。

    回到永州府城之后,向永州绿营镇守官阿尔托哭诉说是那杨成铎故意勾结贼人,故意设下埋伏。守备姚国泰力战阵亡,其他同袍也都阵亡了,只有他们这十几人突围而出,回来报信。

    此时的清兵军法严厉,尤其对于这些汉人投降过来的绿营兵更是严苛。

    如果让阿尔托知道他们是当了逃兵,一定会严惩的,极有可能就是掉脑袋。

    所以他们路上早都商量好了措辞,统一了口径。

    阿尔托大惊,急忙追问具体经过。

    那伙溃兵拼命夸大,说是那杨成铎一直催促姚国泰出兵,结果官兵刚离城三十多里,就在一处山坳附近遇到了数千名兵甲齐备,彪悍凶猛的贼军忽然杀出。

    而且贼兵还手中持有数百支火铳,进退有度,号令森严,姚国泰虽然拼死抵抗,但是却被一只火铳给击杀云云。

    反正就是把敌人吹得越厉害,他们的罪过就会显得越轻微。

    不是我们无能,实在是因为敌人太强大了。

    阿尔托很是心疼,并不是心疼姚国泰等人的性命,而是觉得自己这次的生意亏大了。

    只收了八千两银子就把一半的本钱给折了。

    他掌管永州绿营,根本就不是为了立军功,而是把这一千人的绿营兵当成自己捞钱的筹码。

    谁要让他出兵就得掏钱,否则免谈。

    本来以为这次出兵东安县,跟以前一样大军所至,贼人望风而逃。

    可是没想到却阴沟里翻了船,一半的人马都没有了。

    阿尔托心中一边大骂姚国泰愚蠢该死,另一边又在快速琢磨着该如何甩锅。

    很快他就有了主意,立刻写信给湖南绿营提督以及长沙八旗驻防将军告状,把衡州知府杨成泽以及永州知府刘光耀,还有永州绿营守备姚国泰全部给告了。

    杨成泽的罪名是纵容家人勾结贼人。

    刘光耀的罪名是收了杨成泽的银子故意怂恿姚国泰出兵。

    姚国泰的罪名更大,是背着自己这镇守官私自出兵,以致全军覆没,更是罪大恶极。

    把锅全部甩出去后,自己这个镇守官最多落一个失察的罪名,最多申饬一番。

    信写好之后,急忙派心腹去长沙,带着银票上下打点。

    他知道永州知府刘光耀肯定也会很快得到姚国泰战败身亡的消息,所以他要赶在刘光耀之下把锅甩出去。

    至于那十几个溃兵,也在他的威胁之下全部统一了口径,而且全部被他关了起来,等着上面派人调查的时候用来作证。

    阿尔托的心腹出发一天后,永州知府刘光耀才收到了姚国泰兵败身亡的消息,大吃一惊。

    他很难相信训练有素,装备齐全的五百绿营兵在悍将姚国泰的带领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葬送了,踱着步子在屋子里走了半天,看着师爷问道:“你说真有这么实力强横的贼人吗?如果有,他们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师爷苦着脸劝道:“府尊,此时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我想那阿尔托肯定早都得到消息了,此时说不定告状的信已经去往长沙的路上了。”

    刘光耀悚然一惊。

    他太了解阿尔托这种人了,有好处我拿,有黑锅别人背。

    姚国泰战败,他肯定会为了摘除自己这个镇守官的罪责,把锅甩给别人的。

    这个别人肯定包括他这个永州知府,毕竟杨成铎是找到了自己联络阿尔托的。

    哼,你会甩锅,本府也会。

    谁还没点后台呢。

    刘光耀回过神来立刻就给湖南巡抚写信,内容自然是阿尔托贪婪,姚国泰轻敌,所以导致永州绿营损失了一半。

    无论如何,自己先要摘出去。

    这是官场的基本操作。

    永州府一文一武两个主官都忙着甩锅,反倒是把造成这次永州绿营败亡的罪魁祸首沈墨给忘了。

    估计沈墨自己也没料到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