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六十三章 废物利用
    且不说清廷永州府的两位文物主官互相甩锅,暂时顾不上沈墨这个罪魁祸首。

    沈墨这边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应对着清军可能到来的反扑。

    铁牛带着荡寇营很快将照庄的形势稳定下来,从村里以及后山搜出了数十名的赛吕布的喽啰以及永州绿营溃兵。

    尤其是赛吕布的溃兵,村里许多人家都被他们祸害过。

    经过村里百姓的指认,凡是祸害过百姓的,无论是杀人抢劫还是侮辱妇女的全部被判了死刑,而且还是斩首。

    永州绿营溃兵虽然没有祸害百姓,但是并不是说他们军纪有多好,而是没有时间祸害,一进村就遇上了赛吕布等人。

    刚杀散赛吕布,猝不及防之下菊花又不荡寇军给捅了,主帅被人家一枪干掉,根本就没时间去祸害。

    否则的话,他们祸害起百姓来绝对不会比流寇仁慈的,甚至更加酷烈。

    所以这些绿营溃兵也被判处了死刑,罪名则是汉奸罪。

    并不是说所有给鞑子效力过的人都要被沈墨处死,如果那样的话,整个天下大多数人都是沈墨的敌人了。

    另一个时空中,伟大的PLA为什么能够迅速壮大,从几十万军队迅速壮大到几百万军队,就是吸收了大量的解放战士(原果军士兵)。

    这些解放战士原来在反动派的阵营中表现拉垮,可是加入了人民军队之后表现却犹如脱胎换骨一般。

    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人民军队对于这些解放战士的成功改造。

    降兵能不能用,要看实际,也要看他们的是什么样的降兵。

    永州绿营兵许多人真的算得上是三姓家奴了,堪比吕奉先。

    最早的时候他们可能是前明隆武帝或者永历帝的手下,吴三桂来了后他们有投降成了吴三桂的兵。

    后来吴三桂败亡之后,他们又投降了满清,成了鞑子的走狗。

    虽然大多数人都是随波逐流,跟着主将走,但是这也无法构成他们脱罪的理由。

    除了汉奸罪,这些人几乎手里都占着抗清义军以及普通百姓的血,这样的豺狼之辈自然更不能留。

    具体什么样的人可用,什么样的人限制使用,什么样的人坚决不用,什么样的人坚决该杀,还是要看具体情况的。

    伟人说过,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我们所用。

    伟人还说,什么是政治,就是要把我们的朋友弄得多多的,我们的敌人弄得少少的,那我们就赢了。

    沈墨明白这一点,所以也要践行这一点。

    只是如何践行,具体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对待。

    公审大会的时候,当这些流寇余孽和清军溃兵被五花大绑排着队推出来之后,还没等李彪宣读判决书,围观的照庄百姓许多人直接红眼了。

    尤其是一个面容娇好的年轻女人,直接对着一个排在最前面流寇冲了过去,一边哭一边骂,死命地往那流寇的脸上招呼,又踢又打,状若疯虎。

    那流寇虽然尽力躲闪,但是很快脸上就被抓的血肉模糊。

    李彪拿着判决书愣住了,押着流寇的士兵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了,只好控制着那流寇让那女人继续撕打,回头看着李彪等待他的命令。

    旁边一个人凑过来道:“这是任秀齐的三儿媳许小娘子,读过书,对人也好。之前被那赛吕布给糟蹋了。”

    李彪明白过来,那被许氏踢打的流寇虽然不是赛吕布,但是却是赛吕布的一个心腹跟班。

    许氏受辱的时候这厮肯定也有份,所以许氏才会对他这般愤恨。

    围观的百姓看着李彪没有制止许氏的意思,有人发一声喊,一大群人冲着那些溃兵冲了过去,拳脚齐上。

    有人是报仇,有人是趁机起哄。

    一开始主要是那些流寇遭殃,再然后因为涌进来的村民太多,流寇不够分。

    所以后面的绿营溃兵也跟着遭了秧,被村民们扑倒在地一顿暴打。

    维持秩序的荡寇营的士兵得到李彪的命令站在一旁,不让这些愤怒的村民冲击到主席台。

    那些俘虏被打的惨嚎连连,此起彼伏。

    外面挤不进去的村民也都伸长脖子跃跃欲试,实在挤不进去了就在外面呐喊助威。

    听到传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小,李彪这才下令让士兵们将那些村民推开。

    人群散开,露出里一地横七竖八的俘虏。

    基本上没几个能看的。

    李彪让人检查了一下,当场被村民们打死的就有十七八个,剩下的也基本上奄奄一息了。

    这种情况,虽然说起来不合规矩,但是这些人本来就是要死的,能用他们多争取一点民心也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

    宣读完判决书后,甭管是已经被打死的还是还有一口气的,被被全部砍了脑袋。

    看着那滚了一地的狰狞人头,村民们刚才狂热的情绪冷静了许多。

    李彪趁机宣布:“以后再有杀人,抢劫侮辱妇女者,皆同罪!”

    原本时空里八九十年代的时候,社会治安一度很差,各种刑事案件频发。

    后来国家组织了好几次严打,才让治安逐渐好转起来。

    那时候,公审大会在各地普遍举办,甚至给犯人执行死刑的时候都允许百姓围观。

    目的就在于震慑那些潜在的犯罪分子,不要犯罪,犯罪了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沈墨每次占领一个新村子,举办公审大会就两个目的。

    一个是争取民心,第二个就是震慑犯罪,趁机定下规矩。

    血淋淋的榜样在这里,谁要是不遵守规矩,那下场就很清楚了。

    一堂生动的普法课就完美的产生了。

    比啥道理都好使。

    公审大会结束之前,负责民政的李志远又上台宣布清查人口,要重新丈量土地,然后给大家分田发粮。

    刚才被滚滚人口吓得有的失声的百姓在惊愕过后一下子欢呼起来。

    甚至有人对着主席台磕头,被旁边维持秩序的士兵急忙制止。

    有人趁机问道:“这位官老爷,是不是朝廷又要变天了?你们都是新朝廷的官老爷?现在不知道又是哪位皇爷做了龙庭?鞑子是不是都被赶出了中原?”

    在这些百姓眼里,只有官府才有资格干这些事情,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

    李志远和李彪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