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六十五章 鞑子的江山坐的并不安稳
    五百系统农民,除了在后勤各个岗位工作的两百人之外,另外三百人,沈墨将其中两百人编入了警卫小队。

    警卫小队也因此升级成了警卫连,编成了四个警卫排,每排五十人。

    由原来的警卫队队长赵方当连长,钱虎和孙猛给他当副手,用来执行总镇署以及各个村公所的保卫工作。

    两百人的警卫连全员都装备了皮甲长刀以及弓箭,皮甲光是从几个地主家里抄出来的都足够了。

    手里的弓箭也从猎弓升级成了射程更远,杀伤力更强的步弓,可以说是鸟枪换炮,全面升级。

    战斗力虽然比不上正兵,但是应付一般的情况却绰绰有余了。

    沈墨不愿意浪费精锐正兵来给自己当卫兵。

    如果真有战事发生,都到了需要警卫连来顶上来的时候,那说明正兵都已经全部阵亡了,形势到了极其危险的程度了,有没有警卫连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都是农民出身,但是基于系统农民的强壮体格和超级强大的执行力和服从性,稍微训练一下就是一支精兵。

    而且还是一专多能的那种精兵,拿起刀弓能打仗,放下刀功能种田。建筑烹饪打猎都是样样精通。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才是真正的王牌部队。

    剩下的一百系统农民被沈墨编入了荡寇营,成立了一个辎重队,负责荡寇军作战时候的后勤运输补给等事宜。

    虽然是辎重队,但是也都装备皮甲腰刀,遇到敌人也有一定的战斗力。

    正兵扩充到了一千五百人之后,沈墨将原本隶属总镇署的火枪兵和轻骑兵以及新增加的两百掷弹兵都编入了荡寇营中,由铁牛直接指挥。

    荡寇军的规格提升为一个团。

    之所以采用近代军队编制,主要是因为沈墨手下的士兵无论是从武器还是纪律服从性等方面来说都算是近代军队了,甚至单从纪律性以及服从性来看的话都算是更先进的现代军队了。

    这样的情况下,再用古代的军队编制就有点不合时宜,不伦不类了。

    现在正兵各兵种数量如下:

    火枪兵五百人,编为火器营,设营长一人,下设五个连,每连一百人,设连长一人。

    每连下设两个队,设队长一人。

    每队五个什,每什十个人,各设什长一人,伍长两人。

    轻骑兵两百人编为一个骑兵大队,下设两个骑兵队,每队一百骑。

    掷弹兵两百人编为一个突击营,满编为五百人,分为五个突击连,每个连一百人,但是目前只有两个连,另外三个连空缺。

    长枪兵三百人,编为一个长枪营,编制为五百人,设五个长枪连,每连一百人。

    目前缺编两个连。

    弓箭兵三百人,编为一个弓弩营,满编为五百人,分成四个弓兵连和一个弩兵连,目前缺编一个弓兵连和一个弩兵连。

    军官方面,铁牛担任团长,程凯担任团参谋长,孙翔担任火器营营长,常远担任突击营营长。

    其他营长连长都是由之前召唤的民兵担任。

    加上辎重队,整个荡寇军的兵力达到了一千六百人。

    另外,根据李志远的建议,沈墨将现在手头的占领的四个村子合并成了一个镇,起名为新乡镇。

    设立镇公所,所在地就在杨村,由李志远担任镇长。

    四个村的村公所只设一个主事和两个助手,另外还有一名治安官,手下管理十名转职为治安队员的警卫队队员。

    镇公所下设民政科、治安科以及宣教科三个科室,李志远这个镇长兼着民政科主事。

    治安科主事由李彪担任,各村的治安官也是直接对他负责。

    另外宣教科的成立,是上次沈墨看到外号“陈大胆”的护村队什长陈寒生在杨村给百姓们宣传荡寇军政策的时候产生的想法。

    以后每次占领一个新地盘后,就由宣教科派出宣教员宣传荡寇军的基本政策和理念,让百姓能够更好的理解和接纳荡寇军的入驻。

    这样会更有效率,否则的话让那些扛着武器的士兵去宣传,百姓们往往就会有所戒备,效果不好。

    宣教司的主事沈墨让娄小茹担任,小红小绿两个丫头都被编入了其中,成为了宣教员。

    包括之前表现出色的陈大胆也被挺拔进入了宣教司。

    宣传口,应该就是人才多样,只要有热情原意做事的人都可以来这里锻炼,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

    至于沈墨的总镇署,下面设了三个处,分别是情报处、军务处以及后勤处。

    情报处的处长是戴文胜,成员则是焦小二、焦小刀以及其他的外围成员。

    军务处的处长由沈墨的秘书柳斌兼任。

    后勤处的处长暂时由娄小茹兼任,刘同谦这个司库也是要归她管的。

    如果后期刘同谦的表现沈墨满意的话,这个处长就会让他来做。毕竟这厮还是很有这方面的天赋的。

    娄小茹对于沈墨让她担任这么多的职务很是不安,表现的很不自信。

    沈墨也不勉强,只是说暂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手,让她先干着,以后有合适的人手了再换。

    他的态度很和气,完全是一副请求帮忙的样子,这让娄小茹不好再拒绝,只能硬着头皮走马上任。

    在她心里,沈墨对她不仅是救命之恩,更是有再造之恩。

    她早都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命来偿还沈墨的恩情。

    现在沈墨摆出请求帮忙的姿态来,她要是再不答应良心上都过不去了。

    也难怪她不敢答应,毕竟自古以来女人当官的太少了,更别说在她看来沈墨给她委任的这两个职务都很重要,用通俗的话来说都是油水很大的差事,所以就更加有顾虑了。

    生怕别人因为自己而对沈墨有什么看法。

    沈墨跟她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知道这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女人,强行逼迫只会适得其反。

    但是如果放低姿态,她一定会愿意帮忙的。

    毕竟沈老板可是从高中时期就在女孩堆里打滚,太知道怎么应对女人了。

    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法子,对症下药才是王道。

    ……

    如果加上四个村的护村队的话,沈墨现在手中的所有兵力加起来将近三千人。

    等到新扩编的士兵全部到位之后,沈墨召集所有骨干在总镇署开会。

    众人进了会议室之后,看见沈墨正对着一副挂在木板上的很大的一副地图出神。

    大家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不敢出声,生怕打扰到了主公的思路。

    片刻后沈墨回过神来,看着众人笑道:“都来了,今天召集大家就是商议一下下一步的安排。”

    众人一听,耳朵都竖了起来,凝神看着沈墨,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沈墨却没有直接说,而是拿着一根细长的竹竿走到那副巨大的地图前,指着地图道:“大家先看看这幅地图。”

    众人看去,只见那地图画的很简单,但是也很明了。

    地图的最中央是一座城池,上面写着“东安”二字。

    城池南北两侧各有一座大山。

    城池周围则画着简单的山水地形图,上面点缀着几个地面。

    其中就有“焦家庄”、“谷村”、“杨村”以及“照庄”四个村子的名字,这些村子名字后面都画了一个对勾。

    另外还有其他五个村子的名字分布其中,不过后面都打着一个叉。

    沈墨介绍道:“大家想必都看出来了,这些地方都是咱们目前已经占领地方,而这五个村子是咱们之前化缘的村子。”

    最后一句话指的是那些后面打着叉的村子。

    这些地方都是去化缘了一次,但是并没有真正的占领。

    众人看明白了图的意思,就听沈墨又问道:“大家看着这幅图,看出什么来了吗?”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有点茫然。

    反倒是坐在角落里的娄小茹忽然小声开口道:“好像,好像这九个村子是把县城围在中间了。”

    众人闻言都看向她,娄小茹急忙低着头红着脸不敢再说。

    沈墨却啪啪啪地鼓掌笑道:“娄姑娘说的很对,观察的很仔细。你们这些大老爷们,的确没有女孩子细心啊。”

    众人再看那地图,可不正是嘛。

    东安县城被沈墨占领的和化缘过的九个村子正好包围包围在了中间。

    众人都赞赏的看了一眼娄小茹,然后目光投向沈墨。

    沈墨笑着看向众人道:“现在你们看出什么来了?”

    孙翔脱口而出道:“主公是打算要打东安县城了?”

    众人闻言神情都是神情一振,看向沈墨。

    沈墨将众人的目光尽收眼底,点了点头笑道:“没错,我是有这个想法。之前咱们兵少,我有顾虑,生怕动静太大,引起了鞑子的注意导致咱们的事业夭折。

    但是现在看来,是我有些过于谨慎了。当今这天下,鞑子的江山坐的并不安稳。根据我了解的情况,目前各省都有义军不断起来反清暴动,福建那边不时有琉球郑经派来的人攻打福建沿海城池。”

    “吴三桂虽然死了,他儿子吴应熊早年也被康熙处斩。但是他的孙子吴世璠却在吴三桂的部将拥立下即位,当了所谓的‘大周皇帝’。

    此时,云南、贵州乃至四川和广东依然还在吴军的势力范围内。康熙正在调集大军进攻四川。

    跟这些人比起来,咱们现在就是一个小蚂蚱,康麻子估计还顾不上咱们。所以,我认为咱们可以趁着他们顾不上咱们的时候迅速打开局面,等到康麻子正眼看咱们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沈墨这么一说,众人一下子都神情振奋,低声议论起来。

    天天斗地主虽然能捞到不少钱,但是却没啥意思。

    要造反,攻城略地才是正经道路,众人早都想大干一场了。

    沈墨之前不了解天下局势,只是上学的时候看了教科书上几行字,以为吴三桂挂了,吴军就完犊子了。

    康麻子的江山也就坐稳了。

    可是这段日子一来,从戴文胜收集的各种情报,以及跟刘同谦和马有禄等人的聊天中收集到的种种信息来看,这鞑子的江山并不安稳。

    所以他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之前是太过稳健了。

    稳健是好事,但是太过稳健反而容易错失良机。

    而现在趁着外有郑经,内有吴氏集团帮自己吸引清廷火力,正是趁机大干一番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