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七十六章 愿人人如龙!
    除了把县衙的架子给撑起来,沈墨还想办学校。

    办学校是因为现在手下人才太少。

    东安县本就是个小县,读书人本就不多,稍微有点本事的都去参加科举给满清当官去了。

    沈墨要用人,从民间招募的话太少了。

    更重要的是如今他只有一个县的地盘,大多数人都不会看好他的,基本都觉得他蹦跶不了多久就会被清军剿灭的。

    县衙的求才令发出去两三天了,只有一个人来应聘,还是一位快七十的老爷爷,崇祯年间的童生。

    看着老爷子走路都有些费劲,沈墨夸赞了一番之后赠送了五两银子让老爷子回家了。

    只不过办学校也不能缓解眼前的人才荒,没个一两年时间都出不了效果。

    尽管沈墨打算只推行最基础的识字算数以及历史家国理念教育,但是同样需要时间。

    所有东安县衙里面识字的文吏乃至衙役捕快,只要品行还算端正,没有太大恶迹的都被留用了。

    当然要用这些人还要对他们重新进行思想教育,去除他们原来的那些胥吏陋习。

    原知县刘同仁被沈墨砍了脑袋,挂在了城墙上。

    跟他一起被处斩的还有几个抗拒武工队进村分田的乡绅地主,其中就有原县衙主簿张子恒。

    斩首那天,在县城两条大街的十字路口搭建起了一个临时法台,之前那些主动投效的乡绅地主们都被邀请前来观礼。

    围观人群里三层外三层。

    士绅们很不情愿。

    夭寿啊,谁喜欢看杀人啊!

    可是没有办法,明知道这是沈墨杀鸡儆猴,可是不来的话可能自己也会成为那些被杀的鸡里面的一员。

    公审大会由李志远主持,宣读了这些死刑犯的条条罪状后,然后就直接下令斩首。

    行刑的刽子手也是之前县衙的刽子手,砍过许多脑袋,大都是反贼的脑袋。

    可是今天的情况却是反过来,反贼让他砍知县的脑袋,可真是刺激啊。

    好像知县的脑袋也没啥特殊的,一刀下去,人头滚落,腔子里的血一下子喷的老远,看台上的乡绅老爷们顿时脸色惨白。

    借着公审大会,新任典史李彪又宣读了几条律令,主要内容就是关于抗拒分田,或者故意违背县衙法令,以及给满清朝廷通风报信,还有私下结党图谋不轨等罪行,一旦发现抄家不说,全家男丁全部斩首。

    乡绅地主们瑟瑟发抖,私下串联搞事情的心思也收敛了许多。

    沈墨知道这些人的屈服都是一时的,心中对自己都是恨之入骨。

    但是他不在乎,只要刀把子在我手中一天,这些人就得老老实实的听话。

    如果真有人脑残的想跳出来试试他的成色,他不介意搞几个灭门惨案。

    另外,县衙还颁布发令,禁止全县一切赌坊妓院。

    妓院的妓女全部造册编入民户,享受跟其他百姓一样的权利。

    沈墨甚至还让娄小茹在这些妓女之中挑选一些人加入宣教司。

    妓女里面识字的不少,而且勉强也算是文艺工作者,沈墨打算让她们以后排练一些譬如《白毛女》之类反应地主对普通佃户压迫惨状的戏剧,激发普通百姓对地主乡绅的仇恨,从而更加坚定跟着沈墨走的决心。

    相比较简单枯燥的口号宣传,这种用戏剧宣传的形式肯定效果好得多。

    甚至沈墨考虑以后可以搞一个专门的剧团来下乡巡回演出。

    如玉楼,是东安县最大的一家青楼,位于县城最繁华的东大街上。

    原本后面的东家是杨村杨氏,现在杨氏被沈墨给灭了,这家青楼自然也就被查封了。

    作为宣教司主事,娄小茹带着小红小绿以及一些被从地主家里解救出来的可怜女子,在一队警卫队士兵的护送下进入了如玉楼。

    如玉楼东家死了,老鸨子也被丢进了县衙大牢内。

    县衙户房派人来给这里的妓女们上户口,娄小茹则是来这里开解这些对前途茫然的可怜人,顺便挑选一些能够加入宣教司的人。

    作为一个女人,她平生第一次踏入青楼,那种感觉很是古怪。

    本来心里是有一些抵触的,但是却也明白沈墨让直接做的是正事,所以也就克服了心理障碍来了。

    那些妓女们听说这位年轻温婉的小娘子竟然还是个女官,都很稀奇,叽叽喳喳的围了过来,问东问西,搞得娄小茹红着脸有些局促。

    小红小绿急忙将这些人挡在外面,小绿双手插腰挺着小胸脯喊道:“都别挤,有话一个一个说。”

    一个样貌姣好,气质出众的妓女站出来制止了其他人,走上前来对着娄小茹矮身福了一礼,坐在她对面轻笑道:“这位女大人请了,奴家颜如玉,有些不明之处请教。”

    这位颜如玉就是这如玉楼的头牌红姑娘,名字都是因她而取,可见人气之高。

    不过颜如玉自然不是真名。

    娄小茹对颜如玉第一印象不错,没有她想象中那种风尘气,反而看着像个知书达理的官家小姐。

    微微一笑道:“颜家妹子客气了,我不是什么大人,只是帮着是沈先生做一些事情而已。妹子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就是了。”

    颜如玉对于娄小茹印象也更好了,轻笑道:“那我就厚颜叫你一声娄姐姐。敢问姐姐,那位沈先生手下真的可以让女子做事,而且还要我们这种流落风尘之人?自古以来可没有女子初来做事的,更别说我们这种卑贱之人了。”

    旁边的妓女们也都安静下来,竖起耳朵等待娄小茹的回答。

    娄小茹还没说话,旁边的小绿就不乐意了:

    “你说的那是别人,我们沈先生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沈先生说过,人人生而平等,不分卑贱,所谓的卑贱之人都是命运坎坷的可怜人。

    沈先生还说过,他起事的目的就是让天下所有的可怜人不光有衣穿,有饭吃,有屋子住,还能活的有尊严,人人都有出来做事的权力,人人都有读书识字的权利,人人都有和自己心仪的人结成眷属的权利。

    简单的说,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由自在,只要不违背律令,没有人能干涉你的自由。”

    沈墨平时跟娄小茹她们接触的多,经常说的一些话都被小绿记得清清楚楚。

    屋中的气氛一时间竟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妓女眼睛都亮了起来,嘴巴微微张着,胸口起伏,互相对视,都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那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神采。

    旁边一直安安静静的小红忽然开口道:

    “我来到此间世,只为生民而立,不因高贵容忍、不因贫困剥夺,无强加之罪,遵法如仗剑,破魍魉迷崇。

    我希望天下百姓,有真理可循,知礼仪、守仁心,不以钱财论成败,不以权势而屈从。

    同情弱小、痛恨不平,危难时坚心智,无人处常自省。

    我希望这世间,再无压迫束缚,凡生于世,都能有活着的权利,有自由的权利,愿终有一日,人人无贵贱之分。

    此为我心所愿,虽万千曲折,不畏前行,生而平等,人人如龙。“

    这段话是沈墨曾经有一次兴致高昂的时候吟诵过的话,却被平日里不声不响的小红给一字不差的记录了下来。

    等小红背完,许多人的眼中都有泪水涌出,互相搀扶着,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种明亮的向往之光。

    “愿人人如龙?人人如龙!人人如龙!!”

    嘴里念叨了这一句好几遍后,颜如玉忽然脸色绯红,胸口起伏,一双美眸明亮的吓人,一把抓住娄小茹的双手:“这,这也是沈先生说的?”

    娄小茹微笑着点点头,就见颜如玉一下子站了起来,冲着娄小茹重重鞠了一躬,然后大步向着楼上而去。

    身后有人唤她:“姐姐何往?”

    “收拾东西,去追随沈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