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七十九章 反贼竟然有炮舰?!
    郑云龙一边派人驰报沈墨,一边派出两艘战舰往下游驶去,自己则带着主力舰队在后随行。

    沈墨接到通报之后,立刻下令轻骑兵大队前往湘江沿岸的村落去传令,吩咐各村村公所带领村并做好警戒工作,一旦发现有清兵入村劫掠就地防守,但是不可随意出战。

    沿岸各村收到命令之后,立刻做出了响应,派出村兵在进村的各处路口巡逻警戒,一旦发现敌情立刻鸣锣示警。

    还好此时是冬闲时节,村民们不用下地干活,都在家中待着,听说清兵来犯,虽然有些惊恐,但是却并没有太慌乱,在村公所和农会的组织下都安静地躲在了家中。

    同时,沈墨还派出一支骑兵小队沿着湘江往永州城的方向沿岸侦查,一旦发现清兵踪迹就会随时来报。

    虽然清兵从永州来东安可以沿着湘江直达东安县附近,但是沈墨却要提防清兵主将提前下船步行。

    铁牛那边也收到了沈墨的命令,除了保留部分兵力用来守城之外,其余主力全部集结起来待命。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清兵这边,李光地之地李光卓亲自担任先锋,带领十几艘大小船只率先进入东安县境内。

    向导道:“将军,这里就进入了东安县境内了,再沿江而上行驶上大概二十多里就可以下船了。下船之后步行二十多里就能到达东安县城。”

    李光地左右张望了下,也没觉得反贼的地盘有什么特殊之处,吩咐道:“加速行驶,派人报告总兵大人,一切正常,未见反贼踪迹。”

    一名部将有些担心道:“李游击,我军处在下游,反贼处在上游,若是反贼水师顺流而下趁机偷袭,我等就被动了。”

    李光地瞅了这人一眼,发现是愿永州绿营中一名把总,原本据说是吴三桂手下的一名水师将领。

    “哼,东安县反贼起事才多久,能占领一座县城已经是走了狗屎运了,哪里来的水师?朝廷在永州都没有水师,反贼就能有?我看尔等就是胆小畏怯,才使得反贼猖狂做大的。”

    李光地冷哼一声,毫不留情地骂道。

    周围新招募的军官士兵都是一片哄笑,原绿营的官兵都脸色微变,默然不语。

    那把总更是面红耳赤,拱了拱手退在一边不再说话。

    倒也不是李光卓狂妄不懂谨慎,按照常理来想,反贼真是不太可能会有水师的。

    水师可不是说凑上一些船就能叫水师的,水战跟陆战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战斗。

    没有长期的训练,别说打仗了,就是能够按照号令行船列阵都是问题。

    李光卓这般想,倒也合情合理。

    清兵前锋张满帆,加速前行。

    后面的李光地接到其弟的报信,观察了两岸地形,发现湘江两岸岸滩狭窄,山势连绵,并不合适大队人马展开,放弃了让军队下船步行的打算。

    若是下船步行,反贼正好在两侧的山上伏击,那官军就吃大亏了。

    此时,李光地手下也有人提出要提防反贼水军偷袭。

    李光地想了想,也觉得不太有这个可能。

    但是他处于谨慎,还是下令让船队靠岸,放下五百人马登岸,沿着岸边步行。

    其中就有那两百名康熙专门派来给李光地调派的火铳兵,其余人马也都是精选出来的精锐。

    剩下的没有下船的都是那种新招募的或是一些老弱之兵。

    这五百名清兵李光地亲自带队沿着江岸前行,其余人马由一名千总带队继续逆流而上。

    荡寇军水师的两艘战舰顺流而下,速度很快,在一个叫做白马回的地方发现了正在逆流而上的清军前锋船队。

    清军大吃一惊,李光卓看着对面两艘挂着鲜红气质的高大战舰也是吃了一惊,立刻下令船队分散开来,准备迎敌作战。

    虽然吃惊,但是李光卓并不担心。

    在他看来,反贼船只虽然高大一些,但是数量却很少,只有两艘。

    自己这边几十艘大小船只,此处江面又比较宽阔,分散开来围攻对方,对方肯定招架不住。

    一旦被靠近,用勾枪等将对方船只逼停,然后顺势爬上反贼船只,近身搏杀,反贼肯定立刻溃不成军。

    这也是内河水战的基本操作。

    距离远一点用弓箭射,用火枪轰,靠近了就跳帮厮杀。

    李光卓在福建的时候虽然也见过郑经麾下的水师装备火炮,但是他打死也不相信一个县的反贼手里会有火炮,而是还是装载在船上的火炮。

    要知道朝廷的内河水师都没有几艘装备火炮的战舰,只有沿海的几支水师有一些炮舰。

    清兵船只按照李光卓的命令乱哄哄的散开,上面的清兵都大呼小叫地拿出弓箭准备作战,其余人也都拿出各自武器,准备跳帮作战。

    荡寇军的两艘战舰舰长看见清军的反应,冷笑一声,立刻下令打出旗语。

    两只战舰同时打横,将侧面对准了正在分散开来的清军船只。

    “开炮!”

    两名舰长几乎同时下令,四门早已经做好了发射准备的三磅炮立刻发出轰鸣之声。

    三磅炮虽然口径不大,但是里面的弹药却都是散碎的铁珠,很快就将对面距离很近的清军船只给轰的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船上的清兵哀嚎惨叫,瞬间混乱一片。

    同时,荡寇军战舰上的火枪兵和掷弹兵也对清兵船只发动了进攻。

    不断有清兵中弹落入冰冷刺骨的湘江之中,掷弹兵扔到对方船上的炸弹除了对周围人员造成严重杀伤外,甚至还引起了火焰。

    清兵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击,就陷入了混乱之中。

    这些清兵大部分都是步兵,不习水战,此时遭遇猛烈打击后惊慌失措,许多人纷纷跳水逃生。

    荡寇军的两艘战舰一轮齐射后,又同时调转船头,将另一面对准了清军船只,又是一轮火炮齐射。

    清军前锋至此被彻底打掉了胆气,别说听指挥了,能不跳水的都算是镇定了。

    纷纷掉头向着下游溃败。

    李光卓的旗舰距离较远,所以在两轮炮击中没有遭到攻击。

    但是他此刻面如死灰,看着正汹汹追来的反贼战舰,嘴里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实在想不通,一个只占据了一个县的反贼为何会有炮舰。

    一名心腹急忙抱着他大叫道:“二公子别想了,快逃命吧。”

    李光卓这次回过神来,急忙下令船只掉头向下游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