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八十一章 点背的李光地
    水师在湘江上摧枯拉朽屠杀清军的时候,铁牛这边也在带着荡寇军步兵主力向着湘江边行进。

    沈墨则带着警卫队和留守的三百正兵亲自守城。

    荡寇军骑兵发现了李光地率领的五百清兵后立刻回报,沈墨判断清军是打算水陆并进一起进攻。

    他不担心水师的那边的战斗结果,毕竟己方拥有的可是十艘炮舰。

    要是清廷也能随便就派来一直拥有炮舰船队,那他干脆也不要造反了,直接在海外找个小岛当岛主去了。

    他担心的是这支上岸的清兵四处祸害村庄,所以急忙派铁牛去对付这支清兵。

    不过如今各个纳入沈墨势力范围的村庄都建立了烽火台,一旦发现有外地入侵,村兵们除了主动防守之外,还会点燃烽火台示警。

    附近的村子看到警报,也要出兵相助。

    若是见死不救,该村村公所的主事和护村队队长都要受到严惩,最严重的甚至可能砍头。

    话说铁牛带着荡寇军主力急吼吼的向着发现清兵的地方行去,紧赶慢赶走了十几里路后却被在前面探路的一名骑兵给挡了下来。

    “报告牛将军,鞑子已经被水师击败,鞑子溃兵正在四散奔逃。”

    铁牛有点懵,这是啥情况?

    我这急吼吼地跑了十几里路,跑出了一身汗,鞑子影子都没见你一个,结果你给我说鞑子都败了?

    合着大冬天的让我带着部队出来拉练啊?

    而且不是说鞑子上岸了吗,水师怎么击败的,难不成把船开到了岸上?

    铁牛一脸纳闷,急忙追问。

    原来那骑兵在路上遇到了水师的船只经过,急忙上去呼喊,穿戴沈墨的命令让水师随时汇报战况。

    结果水师的人大笑着告诉他鞑子已经败了,现在剩下的只有抓溃兵了。

    总而言之,水师把活都干完了,剩下收尾的工作都有陆军来干了。

    之前郑云龙带着六艘炮舰对着在江岸上列队的五百清兵一轮炮击后,清军立刻就被打蒙了。

    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了,六艘炮舰就掉个头将另一面对着他们,进行了新的一轮轰击。

    这下子清军直接崩溃,饶是李光地大叫着用刀砍了几个也不顶事,四散奔逃,根本不听招呼。

    郑云龙一看急忙下令各舰抵近射击,火炮火枪弓箭对着江岸上的清兵招呼起来。

    李光地回天无力,只能带着十几名亲兵匆匆逃窜,尽量远离荡寇军的射程。

    郑云龙一看清兵溃兵,立刻下令停止射击,然后靠岸下船,派人打扫战场,给没死的清兵补刀,还顺便抓了十几个轻伤的清兵俘虏。

    看着实在没有啥油水可以捞了,这才重新返航,结果路上就遇到了荡寇军的这名斥候骑兵。

    铁牛听到目瞪口呆的,什么时候水师都成了主力了?

    合着以后打仗都是水师吃肉,我们陆军喝汤了?

    回头见面一定要狠狠踢一下郑云龙那小子的屁股,想到郑云龙以后肯定要在自己面前嘚瑟,铁牛就很郁闷。

    不过他全然忘了,自己之前在水师组建的时候对郑云龙的说过的风凉话了。

    “这小子肯定得意坏了,要不是从老子这里抽调人给他,他水师连兵都没有,还打个屁的胜仗。”

    铁牛嘴上骂骂咧咧的,心中其实却是很自豪的,毕竟无论怎样,都是自家赢了。

    他一面派人给沈墨报捷,一边带着人继续往前行进。

    鞑子溃兵肯定会钻到村子去祸害百姓的,虽然各村都有护村队,但是他还是要亲自去一趟,若是遇到告警的正好可以帮忙。

    李光地走了半天本来又累又饿,携带食物的亲兵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跑了,他身边这十几个亲兵身上都没有多少吃的。

    所有人都一脸疲累的,又打了败仗,都垂头丧气的。

    李光地心想若是再不找地方弄点吃的,休息一下,这些亲兵很可能就跑完了。

    “找个村子弄点吃的,然后休息一下,设法找一些船只回永州城。”

    李光地找了一块大石头坐着,心中又沮丧又纳闷。

    百思不得其解,一股小小的反贼哪里来的炮舰,而且竟然还不止一艘。

    简直太奇怪了!

    而且那些炮舰的款式跟他之前见过的船只款式完全不一样,看起来更像是西夷那边的船只样式。

    可是这是湖南啊,又不是沿海,为什么西夷的战舰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那些反贼表现出来的战斗欲望和战斗意志,以及他们拥有的火力强度,完全就不像是一支普通的反贼能够拥有的。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装备精良,进退有度,号令森严,比朝廷的官军还要像官军,哪里有一点反贼的样子?

    李光地很沮丧,自己被皇帝夺情,兴致冲冲地跑来永州上任,想着能依靠剿灭反贼立功,然后好让皇帝给自己外放一个地方长官。

    不用巡抚,就算是知府也好。

    虽然当翰林学士很清贵,但是他的志向还在安民剿贼方面,以后积功还能升到巡抚总督这样的封疆大吏的位置上。

    有了这些履历,以后进入中枢拜相才更有可能。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本以为这次剿贼自己准备充分,又率领三千之众,而且自己又很谨慎,该做的安排都做了,可是为什么却败得如此的快速,如此的莫名其妙。

    现在的反贼都这么猛吗?

    他真是想不明白。

    一想到自己都被反贼的炮舰给击败了,那担任前锋的弟弟李光卓肯定也是凶多吉少。

    想到自己带着弟弟是来建功立业的,没想到却害的他丢了性命。

    李光地一时悲从心来,再看看灰蒙蒙的天,更觉得自己实在有点点背。

    一名亲兵赶过来道:“大人,那边有个村子,有炊烟升起,咱们过去弄点吃的吧。”

    李光地无力地点点头,被两名亲兵搀扶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亲兵所说的那个村子赶了过去。

    那村里远远看着炊烟袅袅,不时地还有狗叫声响起,李光地腹中肠鸣,不由地咽了一下口水,叮嘱身边的亲兵道:“进村之后不可滥杀百姓。”

    亲兵们随口答应了,但是心中却都盘算着要好好快活放松一下。

    这里的百姓肯定都从了贼,杀他们也就等于杀贼了。

    一行人刚进村子,就看到几个小孩子在村口的一个打谷场上玩耍。

    李光地挤出一个笑容,刚要说话,却见其中一个小孩看见他们忽然大叫一声:“鞑子来了,鞑子来了!”

    一边喊一边跑,其他的几个小孩也跟着后面一边跑一边喊。

    李光地怔在原地,鞑子?是说本官吗?

    忽然,从村子里涌出来一群手持长矛,身穿灰色棉袄的汉子,为首几人竟然还穿着皮甲,腰间挂着长刀,一见他们一行人,眼前一亮,激动地立刻大叫道:“真是鞑子来了,马冬,你去点燃烽火台,其余人跟我杀鞑子!”

    李光地进入的正是沈墨的第一个根据地焦家庄。

    革命老区,群众基础最坚实的地方啊!

    这里的村兵好久没有得到立功的机会了,之前听说鞑子要来了,都在摩拳擦掌等着。

    没想到还真的被他们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