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八十三章 这个反贼不一般啊!
    铁牛看到烽火台狼烟,带着荡寇军主力赶过去,查明了最早的狼烟是从焦家庄点燃的,回头看了一下程凯。

    两个人都是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焦家庄护村队是所有护村队里训练时间最久,也是战斗经验最丰富的一支护村队,装备也是最好,心气也是最高,求战欲望也是最旺盛的。

    清兵溃兵敢进焦家庄,那真是厕所门口摔跤——找死。

    不过虽然心中放松了些,但是两人还是没有松懈,带着部队继续往焦家庄赶去。

    一路上又遇到好几个村子派出去县城报信的村兵,一问之下都是有小股的清军溃兵窜入村子里想弄吃的,结果就被早有准备的村兵们给包围了。

    除了打死打伤的,另外还俘虏了十几个。

    铁牛让他们回去继续警戒,免得还有清军溃兵再捣乱,另外给这几个村子每个村子派了一小队正兵过去壮胆,自己带着剩下的人继续往焦家庄而去。

    到了焦家庄之后,焦桐鹤带着人出来迎接,一见到铁牛和程凯都很激动。

    “报告总队长,我们一共干掉了十三个鞑子兵,还抓到了一个鞑子大官。是马冬抓到的。”

    焦桐鹤激动的回报着战果,声音里面充满骄傲自豪。

    铁牛是他们的第一任队长,虽然现在卸任了,但是焦家庄的村兵们还都把他叫总队长。

    铁牛也不纠正,大手拍了拍焦桐鹤的肩膀笑道:“干的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有没有兄弟受伤?”

    焦桐鹤摇头道:“没有,就是有一个跑的太快摔了一跤蹭破点皮,其他的都没事。”

    铁牛放下心来,转头看向旁边一脸憨笑明显等着别人夸自己的马冬,蒲扇大的巴掌在马冬肩上使劲一拍。

    马冬身子晃了晃,疼的有些呲牙。

    “好小子,你抓得鞑子大官在哪,带我去看看。”

    马冬嘿嘿一笑,急忙转身带路。

    村兵们有纪律,知道不能虐待俘虏。

    李光地喝了两大碗温水,又吃了两个窝窝头,惊恐的心情舒缓了很多,此时正躺在柴房里的柴堆上闭目养神。

    吱呀一声,柴房的们开了。

    两名村兵进来,拉着他的胳膊将他带了出去。

    李光地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刚刚出来的太阳,然后又感到眼前一暗,一个巨大的身影挡住了自己眼前的阳光。

    只是一个身高九尺的魁梧大汉,身穿皮甲,手中拎着一根又粗又长的狼牙棒,皮肤黝黑,跟一座铁塔似的站在自己面前,眯着眼睛打量着自己。

    抓住自己的那个刁民指着自己说道:“报告总队长,这就是那个鞑子大官。”

    李光地这才知道原来眼前的人是一个反贼将领,于是微微点了点头道:“这位将军,我是永州总兵李光地,我想见见你们大头领。”

    铁牛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文弱消瘦的鞑子大官,也有些失望。

    之前主公说过鞑子之中猛将很多,他就一直很好奇到底有多猛,如今看来完全名不副实嘛。

    铁牛斜眼瞪着李光地:“总兵,你到底是文官还是武官?就你这样子看起来一阵风都能吹跑,还能当总兵?鞑子的武将都是你这个德行?”

    李光地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是以文官身份就任永州总兵的。

    想了想最后还是没说。

    铁牛也很快对李光地失去了兴趣,确认他的确是个鞑子大官之后,又问他其他的溃兵去了哪里。

    李光地自然不知,人都走散了。

    铁牛也不为难他,让人绑了,准备带回县城,结果一转身就看到焦桐鹤和马冬跟两根杆子一样站在自己面前,一个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一个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互相挤眉弄眼的。

    “你俩干啥?眼睛出毛病了?”

    铁牛在两个人脑袋上一人轻轻扇了一下骂道。

    “总队长,我们就是想问问这次缴获的怎么处理?”

    焦桐鹤现在胆子大了很多,急忙说了出来。

    铁牛一听原来是这件事,大手一挥笑道:“按照之前总镇定下的规矩,各村护村队单独作战的时候,缴获的战利品一律自行处置。也就是说,这次所有的战利品都是你们的了,爱怎么处置怎么处置。”

    焦桐鹤立刻高兴起来,连连道谢。

    马冬还是一脸憨厚,哼哧半天就是不好意思说。

    焦桐鹤一直给他使眼色,但是马冬就是开不了口。

    铁牛急的都快打人了,焦桐鹤才急忙替马冬说了出来。

    “总队长,马冬是想问他这次抓了这个鞑子大官也算是立功了,啥时候能当正兵啊?”

    铁牛这才明白过来马冬一直傻笑的原因。

    这小子还挺有上进心的。

    铁牛道:“你们的功劳我给你记下了。总镇那边已经决定了,让你们两个先加入教导队,去各村训练村兵。干得好了,到时候正兵扩编的时候肯定给你们补进去。不过正兵可比当村兵要苦的多,也危险的多。你们自己可要想好了。”

    两人兴奋不已,虽然不能直接当正兵,但是最起码有希望了。

    “我们不怕苦,更不怕累,我不光要当正兵,以后还要跟总队长一样当将军!”

    马冬这句话是吼出来的,吓了众人一跳。

    铁牛越发喜欢这个憨厚的小子了。

    李光地在一旁默默听着,越发觉得这股反贼很不一般了。

    心想原来抓住自己的就是反贼编练的农兵啊。

    自己堂堂总兵竟然被一群农兵给抓住了,李光地心里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又听那反贼大将说什么教导队,正兵,心中越发惊骇。

    这股反贼完全走的是正规路线啊,根部就不是以往的那种流寇之类能够相比的。

    还有他们对待俘虏的态度并非如同其他的反贼那般残暴,听说这是反贼头子沈墨定下的规矩后,更加觉得这个沈墨其志非小。

    他忽然不太担心自己的命运了,反而想见一见反贼沈墨,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一个人,还想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把这东安县经营成铁桶一般的牢固,而且手下竟然能拥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他心中的疑惑实在太多。

    反贼年年有。这个特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