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八十四章 下一步打哪里?(第一更)
    这场仗打开始的快,结束的更快,让本来卯足了劲准备好好跟清军鏖战一场的沈墨有种狠狠一拳却打到了棉花上的感觉。

    这一战水师是绝对的主角,陆军完全变成了打酱油的角色。

    郑云龙来汇报的时候,那走路架势感觉都能飘起来了。

    不过虽然在意料之外,但是却又在情理之中。

    己方处于上游,又有炮舰这种水战大杀器,对于乘坐各种民用船只来的清军怎么打都是碾压之势。

    要是败了,才是真的奇怪。

    “这一仗打的不错,给你记首功。回头把有功人员名册交到军务处,论功行赏。你这个水师统领从今天起就跟铁牛平级了,继续保持。”

    沈墨的话让郑云龙开心不已,啪的一声敬了个礼,挺着胸脯出去了。

    正好碰见了刚从焦家庄回来的铁牛。

    看他这个嘚瑟的样子,铁牛本来好了许多的心情一下子又郁闷起来。

    瞧把这小子嘚瑟的,迟早要把场子找回来。

    听说焦家庄的村兵竟然抓到了这次来的清军主将,沈墨是真有点没想到。

    听说是带着十几个败兵跑到焦家庄想弄点吃的,结果被早就红着眼睛等着立功的焦桐鹤给带人一锅端了,沈墨放声大笑起来。

    “也是这伙清兵运气实在太差,去哪个村不好,非要跑到焦家庄,真是耗子跑去给猫送礼,这不是有去无回嘛。”

    又问了一下战损和战果分配,铁牛一一说了。

    看着他有点郁闷的样子,沈墨一想就明白了,安慰道:“这次没捞到仗打,心里不爽?水师这次是出了风头,不过这是有特定条件限制的。等下次鞑子就知道厉害了,就算坐船来,肯定大老远就得靠岸步行。再说了,下一步咱们打其他城池,还不得陆军来主攻吗,难道水师的船还能开到岸上去不成?”

    铁牛挠挠头,道:“主公,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就是白跑一趟有点郁闷。不过咱们下次打哪座城?难道是要去打永州城?什么时候打?我这就去动员部队!”

    看他急吼吼的样子,沈墨都有些无语了。

    这家伙就是一个真正的好战分子。

    “谁说现在要打永州了?你先回去吃饭休息,安顿部队,让各村护村队继续警戒,严防剩下的鞑子溃兵再捣乱。有功的村兵统计一下报上来。孙翔这个参谋长不在,你跟程凯两个就先把这些差事兼着。”

    听说没仗打,铁牛立刻又有些蔫了吧唧的,敬个礼出去了。

    这次虽然大胜清军,但是沈墨并不打算去攻打永州城。

    现在打永州的必要性不是很大。

    城池很多时候战略意义和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沈墨现在兵力并不算多,把警卫队和水师都算上,加起来也就两千正兵。

    各村的村兵统计起来差不多过万了,但是这些村兵训练时间不一,训练程度良莠不齐,让他们保卫家园还能有士气加成,肯定会拼命。

    但是如果拉出去打外战,十有八九是要拉垮的。

    况且永州城的坚固程度可不是一个东安县城能比的,要想强攻并不容易。

    沈墨现在手头并没有可以攻坚的利器,掷弹兵虽然可以用,但是手中的小型炸弹用来对付一般的土寨子可能效果还不错,用来攻打坚固城池的话就明显不够看了。

    就算勉强把永州城打下来,还要分兵驻守。

    更重要的是肯定会成为清廷眼中的焦点,到时候大军围攻,沈墨肯定吃不消。

    所以还是坚决贯彻之前定下的方略,农村包围县城。

    若是再延伸一下,后面还有县城包围府城,府城包围省城。

    等到拿下一省之地后,沈墨相信那时候自己就有足够的兵力来直捣黄龙了。

    想着想着沈墨就拿出一张地图看了起来,尤其是重点查看东安县周边的情况。

    东安县位于湖南和广西交界处,沿着湘江往南就可以直达广西全州府。

    若是清军从广西调兵攻打沈墨,那全州府是必经之地。

    所以全州城是迟早要拿下来的,占了全州城就能遏制清廷从广西攻打自己的腹心。

    清军实在要打,只能翻山越岭走山路来打了。

    广西别的可能不多,但是山却多得是,要想穿越群山打仗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而且好走的山道基本上都是沿着湘江行进的,沈墨只要在山口附近驻扎一支精兵就能将北上的清兵锁死。

    除非清兵不走全州,而是绕道资源县,经新宁县进入东安。

    可是这条路更难走,全程没有水道,全是山。

    山连山,山过去了还是山。原本的时空里政府是依靠现代工程技术打通了无数隧道才修成了一条高速公路,让这两个县之间的道路变成了一条坦途。

    而现在,呵呵,你去走走看。

    清兵统率要是脑子但凡正常点,都不会选择走这条路线的。

    另外一个要拿下的县城就是零陵县。

    零陵县位于湘江边上,处于永州城和东安县之间,地理位置很重要。

    向北顺流而下能直达永州城,向东逆流而上就到了东安县,可以说清廷如果要攻打东安,零陵县是绕不开的一座城池。

    还是那句话,原本时空里许多能走的路,在这里根本走不了。

    如果不沿着湘江走水路,那就只能去翻山了。

    所以为什么古代这么多兵家必争之地,时代所限啊。

    所谓山川形胜,古代打仗占据一个有利的地形,实在太重要了。

    如果占领了零陵县,这里就能成为沈墨攻打永州府的一座桥头堡,同时还能遏制清军东进的步伐。

    整个湖南,大部分的重要城池基本上都在湘江沿岸。

    而东安县正好就处在湘江在湖南省内的最上游位置,地理优势简直不要太好。

    至于先打那个,选择很容易做出。

    沈墨现在招惹的是永州府的清兵,清兵就算再次来攻打,肯定还是要从永州府来出发的。

    所以零陵县是必然要先拿下来的。

    在地图上盯着零陵县的位置看了半天,沈墨直起身子,砰地一声拍了一下桌子,吩咐秘书柳斌道:“老柳,统治所有连长以上军官明天来总镇署议事,水师一样参加。”

    柳斌答应一声,急忙安排人去通知了。

    这个时候沈墨忽然想起了还有一个俘虏没见呢,走出屋子,来到了暂时关押李光地的偏院。

    这厮正在柴房里裹着衣服睡得正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