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八十七章 成立守备军(第四更)
    等待众人安静下来,铁牛又提出了一个问题道:“主公,打下零陵县城之后,我们手里的兵力恐怕就不够了。到时候孙翔他们在零陵乡下分田斗地主,那里毕竟还是鞑子的地盘,恐怕也需要带更多的兵。这样一来,能够用来守城的兵力恐怕就不多了。”

    沈墨道:“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了。之前说的教导队尽快成立,加紧编练各村村兵。村兵待遇可以提高一倍,加强一下他们的训练积极性。”

    “同时,在训练的过程中,将那些表现好的苗子挑出来,成立一支守备军。守备军的主要作用就是用来守城和维持以后咱们打下来的城池治安。咱们目前的正兵主要用来野战以及震慑。护村队还要继续存在。常远,武工队你先一个人带着,孙翔抽出来专门去组建教导队和负责成立守备军。你那边忙完了就跟孙翔一起负责这两件事。”

    “守备军属于脱产军队,也算是正兵的一种,以后每个月可以拿军饷。而且立功了同样可以获得土地赏赐。具体待遇标准和奖励标准就由军务处回头拟定。各村的护村队人数可以适当增加一些,守备军的人手暂时每个县按照三千人来配备。需要什么装备物资打报告给军务处,营房我会让人在正兵营附近单独再建一座军营。”

    沈墨的设想其实就相当于原本时空的正规军和武警部队的区别。

    正兵相当于正规军,守备军相当于武警部队,都是同属军队的战斗序列,但是肩负的职责却不一样。

    而护村队就相当于是民兵,这样三级结合,沈墨的武装力量体系就逐渐成形了。

    铁牛和孙翔常远起身领命:“是,主公!”

    沈墨示意他们坐下,又对水师统领郑云龙道:“你的水师也要继续招兵,兵源可以从各村护村队来招,也可以直接招募熟悉水性的渔民,水师的编制暂时按照一千人来算。这次不是缴获了不少船只吗,你把能用的改造一下当成战船,不适合当战船的弄成运输船。咱们在南方打仗,基本上以后运兵都少不了要用船的,你的水师至关重要。”

    郑云龙起身“是,主公!”

    沈墨摆手示意他坐下,又对李志远道:“老李,东安县的事情基本上步入正规了,你这边要开始汇总全县的户籍人口和土地册子,另外对于明年的春耕也要提前开始准备,任务很重。还有筹办学校的事情,虽然是宣教司主要负责,但是县衙这边也要给到最大的方便。”

    李志远道:“现在全县三十三个村子基本上都被咱们纳入了实际控制范围,只有最后还有两个村子的人口统计和土地丈量工作没有结束。不过应该也很快就能结束了。明年的春耕两个问题要解决,一个是种子问题,还有一个是耕牛的问题。种子好说,如今官仓里粮食和种子都堆满了,明年能够确保每一户农民都有种子可以播种。就是耕牛的缺口比较大,一时半会解决不了。”

    南方多水田,耕牛也都是水牛。

    要是用人力来耕作的话,效率太低,所以牛才能成为农业社会最重要的生产资料。

    沈墨想了想,对于这个问题有了解决办法。

    他虽然弄不到耕牛,但是有系统啊。

    系统的马厩里面可以购买挽马。

    这些挽马比战马便宜很多,而且用来耕地的话比牛力气还要大。

    唯一的缺点就是马比较金贵,伺候不好容易掉膘。

    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沈墨道:“这个我来解决,明年春耕的时候我给你提供至少五百匹挽马来耕地。”

    李志远闻言一喜,道:“有五百匹挽马的话那就没啥大问题了,安排的妥当一点,全县的百姓差不多够用了。”

    说完这个,沈墨又对李彪道:“这次三千清军全军覆没,县里的这些乡绅地主应该能老实不少。不过也不能放松。巡检司一百人有点少,再招一百人吧,凑够两百人。需要啥装备给军务处打报告。不过巡丁都要找那些良家子,待遇可以优厚一些,日常也要多训练。”

    沈墨保留了巡检司的编制,基本职能也没有变。

    不过以前的巡检司里面的巡丁就是一群混混,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

    沈墨要求的巡检司是要能够拥有严明纪律和一定战斗力的一支武装部队,虽然平时主要负责巡逻治安抓贼捕盗这些事情,但是必要的时候还要能够守城作战。

    以前的胥吏属于贱役,被人看不起,所以很多人不愿意干。

    但是现在沈墨废除了奴籍,也废除了贱役,提高了待遇。

    这些衙门里面下层的官吏和衙役捕快以及巡丁等人都算是有了事业编,以后甚至干得好了还有机会当官。

    可以说虽然起点低了一点,但是有了上升的希望,所以愿意干的人还是很多的。

    李彪闻言很是高兴,起身道:“主公请放心,除了正式的巡丁之外,咱们还有许多义务的眼线。那些乡绅地主只要稍微有点不正常的小动作,都会有人立刻报到我这里来的。”

    沈墨点点头,又叮嘱道:“对于那些证据确凿的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但是一定要实事求是,要避免诬告。对于好地主,咱们还是要接纳团结的。咱们的斗争对象是土豪劣绅,那些开明绅士如果能拥护咱们,那也是咱们要保护的对象,不能让别人随意打着咱们的旗号欺凌,要一视同仁。”

    李彪道:“我明白,保证做到有理有据,实事求是。”

    沈墨点点头示意他坐下,又看向了躲在角落里的娄小茹道:“小茹,你们宣教司的任务也很重啊。学校筹办的事情要加快速度,需要什么去找老李,或者直接给我打报告也行。学校要在过年之后正式开学。还有,你们宣教司的《白毛女》排练的怎么样了,回头我去看看。”

    娄小茹第一次跟这么多人一起开会,很是紧张,躲在角落里只想当小透明的,但是没想到还是被沈墨给点了名,站起来后有点脸红局促。

    但是看着沈墨温和的笑容,紧张的心情缓解了许多,组织了一下语言道:“回总镇的话,学校选址已经确定下来,就在原来的县学。不过按照总镇的要求的话,里面还需要做一些改造。至于教师和学生怎么招揽,我还在琢磨,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总镇给的《白毛女》的剧本很好,我们好多姐妹都看哭了。这两天已经开始排练了,应该再过个两三天就成排练好了,到时候还请总镇和诸位将军大人过来观看。”

    沈墨笑道:“我们小茹越来越能干了,以后说不定还能成为我的女宰相呢。那可了不得,到时候就是历史上第一个女宰相了。”

    众人闻言都善意的笑了起来,娄小茹俏脸一下子红了,抬头看了一眼沈墨,看他脸上笑容温和如冬日的阳光,忽然有点心慌意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