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九十一章 与有荣焉
    姜寒酥带着两名心腹女兵一路驾船来到东安县境内,找了个地方将小船系在岸边,然后上岸步行。

    三人腹中饥饿,打算找个村子讨口热饭吃。

    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两名身穿皮甲,腰悬长刀,肩上还扛着长矛的汉子走了过来。

    三女急忙躲在一旁,抽出腰间短剑警惕起来。

    这两人正是被抽调编入教导队的焦桐鹤和马冬两人。

    调令前两天就下了,他们两人原本在护村队的职务自然要有新人接替,

    这两天做好交接,然后跟家人告别之后,今天是去县城外的荡寇军大营集训的。

    在那里,他们要集训五天,然后会被分配到各个新解放的村子里去训练新兵,为期一个月。

    结束后如果表现合格,就会被编入守备军,成为正规军士兵,每个月领军饷。

    焦家村护村队只有他们两个被选中了,两人这两天兴奋晚上睡觉都在炕上打滚,憧憬着自己当了正兵的场景。

    “小仙鹤,你说沈先生这次组建守备军,是不是要打大仗了?”

    马冬虽然看着憨憨的,但是却是个喜欢动脑子的人。

    从听说自己将来要被分到守备军之后就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焦桐鹤当了一段时间的村兵队长,比过去沉稳大方了许多,点点头道:“是有这个可能。上次被你抓住那个鞑子大官好像就是什么永州总兵,他带来的三千人马都被咱们的水师给灭了。没了这三千人,永州城也就没剩下几个人了。我估计沈先生有可能是要去打永州城。”

    马冬却摇头道:“俺觉得不太可能,鞑子这次虽然损失了三千人,但是也知道了沈先生的厉害,以后肯定会派来更多的兵来打咱们。俺是觉得沈先生组建守备军主要是为了防着鞑子派更多的兵马来打咱们。”

    两人一辈子都没出过东安县,甚至连县城都没去过。

    这次去县城,还多亏了县衙最近让人在各村之间栽上的各种路标指示才不至于迷路。

    所以能知道个永州城已经算是有见识了,更别说东安县周围的城池地理了,所以肯定猜不到沈墨的用意。

    “冬哥,你这次抓了鞑子大官,总镇署给你奖励两亩地,还给你赏了一匹布和五两银子,你这两天是不是高兴的天天在炕上打滚呢?”

    焦桐鹤换了一个话题。

    马冬憨憨一笑道:“小仙鹤,你的奖励也不比俺少啊。俺虽然抓了鞑子大官,但是你这个队长指挥有功,才是功劳最大的。你家里现在总共就有十亩地了,你娘是不是打算给你娶媳妇了?”

    说到这个,焦桐鹤脸一红,摇头大声道:“我才不娶媳妇呢。沈先生那么大的本事,都没娶老婆,我着什么急?等以后我成了将军再娶媳妇。”

    马冬也点点头道:“对,我们要当将军。咱们以后要立更多的功劳,到时候攒钱盖个大宅子,然后再娶个漂亮媳妇。俺还想要给俺娘找个好郎中好好瞧瞧病,她咳嗽了十几年了,天天咳的俺心慌。俺还要让俺妹以后去县学读书,让她读书写字,跟那些官家小姐一样过好日子。等她出嫁的时候俺给她攒上一大笔嫁妆。”

    焦桐鹤也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忽然有些出神。

    马冬看他不接自己的话,忽然开玩笑道:“小仙鹤,你好好干,等你以后当了将军,我把我妹嫁给你,让你当我妹夫,我就是你的大舅子,咱们亲上加亲。”

    焦桐鹤回过神来,脸又红了,笑骂道:“你想的美,你妹子现在还挂着鼻涕呢,我才不要娶她。我以后要娶个跟宣教司娄主事那样的老婆,好看温柔还会疼人。”

    马冬拉长声音“哦”了一声道:“就你?娄主事那样的人能看上你?人娄主事要嫁人也要嫁给沈先生,你是没看见娄主事看沈先生的眼神,绝对是看上沈先生了。”

    焦桐鹤面红耳赤道:“我没说我喜欢娄主事,我说的是像娄主事那样的女人。还有啊,你别胡说八道,沈先生那是天上星宿下凡,以后肯定是要当皇帝的人,娄主事虽然也很好,但是,但是她不适合。”

    马冬也只是瞎起哄,脑子还是有的,叹口气道:“确实不太适合。沈先生虽然对每个人都很好,但是好像也没有特别亲近哪一个。算了,以后不说这些了,要是让沈先生和娄主事知道了,咱俩吃不了兜着走。”

    两人略过这个话题,又开始憧憬当了正兵以后的生活了。

    随着两人渐渐走远,姜寒酥三人从藏身处才出来。

    青竹看着笑容灿烂的姜寒酥,疑惑道:“小姐,你想什么呢?这么开心的?”

    紫竹笑嘻嘻道:“你真笨啊,小姐刚才是听到姑爷的消息了,所以开心。”

    青竹一脸茫然:“姑爷?刚才那两个傻小子也没提到姑爷啊?”

    紫竹捂住额头,无语道:“你呀,真的快笨死了。”

    青竹更茫然了,揪着紫竹让她给自己解释。

    姜寒酥此时心情的确很好。

    这是她离开永州城之后第一次听到沈墨的消息。

    刚才那两个汉子貌似是沈墨手下的兵,他们嘴里的沈先生十有八九就是沈墨。

    青竹脑子笨,听得迷糊。

    紫竹聪明些,只听见了八卦。

    而她,却听到了好多消息。

    第一、沈墨的确在东安县。

    第二、沈墨的确在这里搞出了很大的动静,而且好像还很得人心。

    第三、沈墨正在准备什么大动作。

    第四,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沈墨现在没有娶亲。

    虽然身边貌似有个女人,但是却不是什么男女关系,听起来倒像是上下级的关系。

    姜寒酥有点疑惑,难道沈墨手下竟然还有女子做事吗?

    不过她的心里却是踏实了许多。

    虽然她都不确定沈墨是不是还记得自己,但是听着刚才那两个人说起沈墨的时候,她竟然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姜寒酥现在只想早点见到沈墨,亲眼看看那个当年指腹为婚,小时候只见过一面的男人具体是个什么样子。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她还要对沈墨进行进一步的考察。

    青竹拉着紫竹让她解释自己到底哪里笨了。

    紫竹没有办法,凑在她耳边说了半天,青竹终于恍然大明白,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哦”声。

    等回头要找自家小姐恭喜的时候,却看见姜寒酥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两人急忙跟上,青竹一边跑一边喊:“小姐,咱们不先去找吃的吗?”

    姜寒酥的声音远远传来:“我忽然又不饿了,咱们直接去县城。”

    “啊?!!”

    青竹一声惨呼,摸了摸肚子急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