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九十七章 大战将起
    康熙收到湖南巡抚等人的联名折子后,对于李光地兵败身亡的消息的确有些吃惊。

    他并不太相信李光地的失败单纯是因为他的轻敌,认为这其中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所以召来大学生明珠和索额图前来商议。

    索额图因为之前的阿尔托一事还被康熙给训斥了几句,另外因为其他的一些事情惹得康熙不高兴,最近有点不待见他,所以只说:“湖南反贼众多,奴才以为应该派一能干之臣前去永州坐镇,统一负责剿匪之事。”

    康熙问他该派谁去,索尔图又说一切听从皇上吩咐,气的康熙都想把折子扔到他的脸上。

    索尔图这明哲保身的本事跟他爹索尼如出一辙。

    当初顺治驾崩之前任命的四大辅政大臣,索尼居首,鳌拜最末。

    结果索尼畏惧鳌拜,明哲保身,不愿意跟苏克萨哈联手钳制鳌拜,结果被鳌拜将苏克萨哈除掉,排名第三的遏必隆又是鳌拜的小弟,所以最后鳌拜坐大,权倾朝野,小康熙差点被欺负死。

    后来除掉鳌拜,亲政之后,康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索尼退休。

    这老家伙但凡硬气一点,自己这个皇帝也不会做的这么窝囊了。

    索额图和明珠都是从给康熙当侍卫开始发家的,所以康熙一直以来最信任的都是这两个人。

    虽然这段时间有点不爽索尔图,但是还是将他当成心腹,结果索额图又说出这种毫无建设性的主意,一看他家的遗传病又犯了,康熙岂能不生气。

    还是明珠机灵,看皇帝生气,急忙道:“奴才以为湖南的情况复杂,反贼众多,朝廷派大臣去的话恐怕会有些水土不服,不如从湖南本地提拔一名能干又富有剿贼经验的官员担任永州总兵,统一调度永州,郴州以及邵阳三府的官兵。剿贼期间,三府官员皆受此人节制。如此一来,可对东安县反贼形成围剿之势,反贼灭亡指日可待。”

    康熙想了想道:“这个法子还算不错,明珠,你有合适的人选推荐吗?”

    明珠道:“奴才以为永州知府刘光耀适合,东安县本来就是他的治下,剿贼一事他责无旁贷。如果让刘光耀兼任永州总兵,那更能统筹安排钱粮,调度军队,对于剿贼一事大有裨益。”

    康熙思考了一下后点头道:“那就依你说的办。替朕拟旨,让刘光耀兼任永州总兵,统领永州、郴州以及邵阳三府所有绿营。让他在明年春耕之前务必剿灭东安县反贼,若有延误,从重问罪。”

    明珠急忙答应下来,拟好圣旨,康熙看过之后让人正式用印,派人送往了湖南。

    ……

    东安县,经过半个月紧锣密鼓的筹备,沈墨的三千守备军基本全部到位。

    各种装备虽然一时不能配齐,但是装备率也超过了一半。

    最少每个人手中都有武器了,就算没有铁制武器,也有木矛作为暂时的替代品。

    剩下的装备在紧急制造的同时,守备军就开始了正式训练。

    每天训练四个时辰,吃饭管饱,还经常有肉吃,士兵们训练热情很高,并不觉得这样的训练有多苦。

    而且他们在来守备军之前基本上都是村兵,有着一定的训练基础,所以进入状态很快。

    与此同时,各村的村兵也在持续训练。

    整个东安县到处都是一片喊杀之声。

    自从赛吕步的脑袋被挂在了东安县城墙上之后,再也没有流寇敢到东安县打劫了。

    现在周边的府县都知道东安县被一伙实力极为强横的反贼给占了,东安知县以及永州总兵都被反贼给杀了。

    再听着那遍地的喊杀声,谁敢再去东安县那真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更别说铁牛为了练兵,还下令让各村护村队在本村周围的山里转悠,美其名曰山地拉练,其实也有驱赶躲在山里的贼匪强盗的目的。

    又是半个月后,守备军的军备已经基本上配齐。

    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已经有了三分正规军的样子。

    虽然距离沈墨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更别说能跟荡寇军的嫡系士兵相比了。

    但是如果跟满清的官军相比的话,除了战斗经验缺少之外,训练强度上甚至已经超过了大多数的清军部队。

    这时候的军队,能够做到十日一练的都算是合格。五日一练的都是精锐。三日一练的那就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至于每天都操练的,那基本上没有。

    主要原因是如果操练的太过频繁,养兵的成本就会极大的增加。

    士兵们训练强度大,那就吃得多,战袍盔甲乃至兵器损耗的速度也快。

    而且如果训练太频繁,军饷却不增加的话,士兵们肯定不乐意。

    后勤成本太高就限制了绝大多数的军队训练强度的上限。

    训练强度上不去,战斗力自然上不去。

    打顺风仗的时候还行,但是一旦遇上硬仗恶仗,那就很容易崩溃。

    所以,归根到底打仗打的还是后勤。

    沈墨的守备军是每五天休沐一次,每天都要训练,不计成本的供应。

    这支守备军是沈墨麾下第一支守备军部队,但是以后随着经历的战斗越来越多,以后肯定也要纳入野战部队的战斗序列,甚至其中的大多数人都要成为以后扩军的骨干。

    所以这是一支种子部队,更要从一开始就要严格要求。

    真正的精锐部队可以说都是用钱砸出来的,沈墨现在正好不缺钱。

    之前定下的攻打零陵县城的时间是腊月二十三小年这一天。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一日了。

    算算日子,姜寒酥一行人也快要回来了。

    沈墨找来水师统领郑云龙交代道:“派几艘战船去把零陵县附近的清军关卡给清除掉,顺便接应一下姜姑娘。”

    郑云龙领命而去,亲自带着三艘战舰来到零陵县城附近的湘江水面上,结果正好看见了四散奔逃的清兵。

    郑云龙正在纳闷,我这还离着老远呢,也没开炮,就是怕吓到这些清兵,怎么这些家伙跑的这么快。

    一个部下指着下游开过来的一艘船道:“统领,应该是咱们的战船回来了。”

    郑云龙搭眼望去,只见下游的一艘船正在逆流而上,那熟悉的样式一看就是自家水师的战船。

    甲板上有一群人正在欢呼,顺着风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女子的的声音。

    郑云龙明白了,原来是护送自家主母的那艘战船回来了,而且估计还开炮了。

    清军是被这艘战船给吓跑的。

    郑云龙急忙道:“加速上前,准备护航!”

    三艘战船急忙全速前进,向着对面驶去,并且还打出了欢迎归来的旗语。

    姜寒酥一身青衣站在甲板上,旁边搀扶着一个看起来带着病容,容貌跟她很有几分相似的中年妇人,一脸欢喜地指着对面驶来的三艘战舰道:“娘,你看,那是沈墨哥哥派来接咱们的战船。”

    中年妇人就是姜寒酥的娘陈氏。

    陈氏看着对面飞快靠近的三艘战舰,惊讶道:“墨哥儿这基业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