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零二章 老子打的就是精锐
    零陵县城被荡寇军占领之后,沈墨立刻让知县刘尧和典史柳斌带着从东安县带过来的一些宣教干事以及农会人员,还有五百正兵下乡分田。

    虽然有一些乡绅地主主动愿意投效,但是还有大部分的士绅逃回了乡下。

    对于这些人,沈墨给出的对策是先礼后兵,先宣传一遍政策,若是还不配合的话,就强行分田。

    分田过程中若是反抗,反抗者当场格杀,全部田产粮食财务都统统收归公有,家中成年男丁被发配去挖矿劳改,年轻女眷被勒令改建。

    幼童和老弱则被送入济养院。

    若是乖乖配合的,就按照既定政策来,给其保留足够的田地粮食和财物,城里的商铺也都予以保留。

    分田是以零陵县城为忠心向四周逐步辐射,先分靠近县城的,再逐步向更远处推进。

    每到一处,先调查当地罪大恶极的那些乡绅,将其全家造过恶的全部拉出来公审,当场判决,当场执行。

    天下有没有不盘剥欺压农民的地主,可以说绝对没有。

    否则地主是怎么发家的。

    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要是沈墨真的较真的话,那天下的地主都改杀了。

    可是那显然不现实,但是抓几个典型用来争取民心,杀鸡儆猴还是可以的。

    零陵县城一箭未发兵不血刃就拿下来,未免让许多人对于荡寇军的实力以及沈墨的决心有点看不清,所以那五百正兵就是用来展示沈墨的刀到底利不利的。

    零陵县城本就在湘江边上,所以全县最肥沃的土地几乎都在湘江两岸。

    对于选择哪一个地主先下手,知县刘尧给出的建议是邓氏。

    刘尧介绍道:“邓氏是顺治年间从广西迁过来的。当年鞑子进入湖南的时候,湖南人反抗的很激烈,所以死在鞑子屠刀下的人也很多,有些地方几乎是十室九空。如今湖南有一半左右的人都是从江西和广东以及广西等地迁居过来的。邓氏就是其中之一。”

    “邓氏本就是广西贺州府大族,来了零陵之后占了很多土地,又招募乡勇帮着清廷镇压各地义军,因此家族势力越来越大,光是其家族子弟在清廷为官的就有十几人,职位最高的就是当今赣州巡抚邓弘济。其他的知府知县还有好几个。”

    “吴三桂起兵叛乱,占领了湖南之后,邓氏不愿意投降吴三桂,被杀了不少人,剩下的逃到了湖北等地。吴三桂死了之后,邓氏剩下的人又回来了,康熙还亲自下旨表彰邓氏的忠勇,赐了一块“忠勇之族”的匾额给他们。

    邓氏回来以后,对之前跟着吴军对付他们的当地百姓和佃户大肆报复,杀了不少人,当地官府明知此事却都当做不知。邓氏如今民愤极大,光是田地就由近十万亩,零陵县最好的田地几乎一半都在他们手中。光是邓氏手下的家奴和佃户加起来都快过万了。所以,要想在零陵分田顺利,邓氏必须先拿下。一旦拿下邓氏,其余乡绅就丧了胆气,只能乖乖配合。”

    看沈墨等人听得认真,刘尧又补充了一句:“总镇,下官认为邓氏与我们绝对没有妥协合作的可能。”

    零陵邓氏的名字沈墨从戴文胜之前送回来的情报中也知道了一些,但是没有刘尧说的这么相信。

    刘尧这个知县肯定也是认真做过功课的,甚至可能还被邓氏给刁难轻视过。

    这样首屈一指的大族若是不配合,他这个知县当的肯定难受。

    沈墨知道刘尧说的是实情,邓氏这种情况肯定不会主动配合分田的,他们的利益跟清廷已经绑定的太深了。

    没有犹豫,沈墨就拍板道:“好,就拿邓氏开刀。我把水师也配给你们,该怎么做你们心里有数。邓氏已经尾大不掉,必须一举清理干净。咱们的政策在零陵才能推行下去。”

    刘尧和柳斌齐声道:“下官领命,绝对不辱使命!”

    邓氏果然早有准备,除了招募两千乡勇准备武力抵抗之外,还弄来了不少船只挡在了湘江上,意图阻止沈墨的人渡江分田。

    只不过那都是些普通民用船只,荡寇军水师派来两艘战舰一轮齐射后,全都一哄而散,许多船夫甚至直接跳江逃生。

    看到水师竟然真的有炮舰,刘尧又惊又喜,心中底气更是足了不少,对于自己投降沈墨一事也多了不少信心。

    水师驱散了邓氏的船队,又将刘尧柳斌等人以及五百荡寇军正兵运到湘江对面。

    邓氏虽然对于反贼真的拥有炮舰这件事很吃惊,但是却并不愿意就此认输。

    邓氏族长派自己的四儿子邓弘业带着两千乡勇在通往邓氏大宅的路上设置了各种障碍,还有模有样的扎下营寨,似乎想跟荡寇军进行长期对峙。

    两千乡勇其中还有三百弓箭手,都是邓氏这几年练出来的精锐之中的精锐。

    其实已经有了团练的性质了,只不过康熙默认了,毕竟邓氏现在对大清还是忠心耿耿的。

    在邓氏看来,他们人数比反贼多,而且这几年杀的反贼也不少了,许多乡勇都见过血,堪称精锐,

    就算东安县的这伙反贼有点本事,但是也不会太厉害到哪里去。

    反贼就是反贼,只要自己这边坚守上几天,朝廷援军就会到来,到时候自己这边跟官军两面夹击,这些反贼就完蛋了。

    只可惜,邓氏并不知道反贼跟反贼是不一样的。

    置于邓氏所谓的精锐?

    哼,沈墨表示老子打的就是精锐!

    荡寇军带队的铁牛。本来这种事情派个营长或者让副手程凯去就行,可是铁牛却抢着要亲自带队。

    他这次带去的五百正兵,其中有一百长枪兵,两百弓箭手还有两百火枪兵。

    上次李光地带来三千人,被水师给一锅端了。

    这次打东安县,本以为能够好好的过过瘾,谁知道却又是兵不血刃的拿下了,铁牛都快被憋死了。

    一直捞不到仗打,对于铁牛这个好战分子来说实在过于痛苦。

    铁牛看到了邓氏的阵势之后,看了两眼,不仅没有紧张,反而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下令部队继续列队前进,到了距离邓氏乡勇约莫一箭之地外停下列阵。

    长枪兵在前,弓箭手其次,火枪兵最后,就是一个简单的远近兵种结合方阵,侧翼都不用管。

    邓氏乡勇们看到荡寇军不慌不忙地列阵,在邓弘业的指挥下弓箭手准备射箭,其余乡勇举着手中各式各样的武器大声鼓噪起来,似乎想用音波攻击来扰乱荡寇军军心。

    他们要是知道,眼前这支军队就是面对天塌地陷都不可能崩溃,估计早都转身撒丫子跑了。

    看对面反贼军阵丝毫不乱,邓弘业很是失望,于是下令弓箭手射箭。

    邓氏乡勇用的都是软弓,力度小,射程近,大部分都掉落在了双方阵前的空地上。

    寥寥几支落在荡寇军阵中,对于全部着甲的荡寇军士兵根本形不成丝毫伤害。

    看到这一幕,邓弘业开始有点慌了。

    他觉得必须要立刻下令冲锋,不能等待对方发动反击。

    可是还没等他下令,就听见对面反贼阵中一阵尖利的哨音响起,抬头看的时候便见一蓬箭雨呼啸着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