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零四章 轰轰烈烈和忧心忡忡
    邓氏被反贼攻破,邓氏族长邓念祖上吊自杀的消息传开以后,零陵县的乡绅们顿时噤若寒蝉。

    而邓氏十二岁以上的嫡系子弟都被处死,年轻女眷都被勒令改嫁,家产全部被抄没,一系列的消息一桩桩一件件都让这些乡绅地主们心惊肉跳。

    他们终于明白了反贼是会杀人的这个最朴素的道理。

    原本有些观望犹豫的乡绅们立刻行动起来,主动跑到县衙表示自己愿意配合分田。

    有些更积极的,甚至还带来了好几个子弟来县衙登记要当预备吏员。

    这些积极的多是以经商为主要致富手段的,家中的田地最多几千亩,甚至几百亩,分了田地对他们来说损失不算太大。

    最少分了了田之后他们的商铺这些都能保住,而且沈墨表现出来的态度是鼓励和保护工商业发展的,而不是如同其他反贼那样一抢二杀,这也是促使这些乡绅富户们迅速投效的一个重要原因。

    若是沈墨真是那种只会烧杀抢掠的反贼,他那么肯定会反抗到底的。

    邓氏有个外号叫做“邓半县”,意思就是他家的田地差不多快占到了整个零陵县的一半。

    邓氏一倒,整个零陵县就更没有能够抗衡沈墨的地主了。

    知县刘尧和主簿柳斌两人在荡寇军正式接管了邓氏庄园之后,立刻带着农会和宣教司的人行动起来。

    首先是成立村公所,发布安民告示,赦免所有跟着邓氏一起抗衡荡寇军的乡勇,保证不追究他们的罪责,并且承诺只要他们回来造册入户,就给他们人人分田。

    同时,又号召百姓举报,邓氏之中凡有罪大恶极者只要查证确凿之后都会及时处理。

    再者,废除所有欠下邓氏的高利贷,欠条全部销毁。

    第三,又宣布邓氏的所有家奴全部被废除奴籍,而且编入民户,都可以跟其他百姓一样活得分田资格。

    这三条一出,湘江东岸都沸腾了,有人激动,有人质疑,有人大骂这是蛊惑民心。

    不过一时半会却没有人前来主动登记,都在持观望态度,想要看一看这些反贼是不是真的跟其他反贼不一样,能不能说到做到。

    其实很多人心里已经相信了一大半,因为荡寇军只是占领了邓氏庄园之后,就没有任何的扰民举动,甚至还处决了一批专门趁火打劫的家伙。

    这样军纪严明的反贼他们是没有见过的。

    在加上之前就有各种从东安县传过来的消息,所以大部分人心里都是跃跃欲试的。

    对于这种情况,柳斌早有准备,让宣教司的人和东安县农会抽调过来的人一起深入百姓之中宣传。

    东安挨着零陵,语言相通,很多人甚至说起来可能还有亲戚关系。

    尤其是农会的人都是实实在在分到了田地和粮食的人,此时他们现身说法显然更具有可信度。

    很快,湘江东安就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改分田运动,每天排着队去村公所登记的人络绎不绝,从早上日出排到晚上太阳落山。

    县衙里几乎所有的文吏都被抽调过去帮忙,虽然有轮换,但是一天下来手腕都感觉快断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得人心的反贼,短短几日就能让几乎所有的百姓都拥戴支持。

    消息传到了零陵县其他地方,那些农民家奴们羡慕的眼珠子都快红了,一个个巴巴地盼着反贼大军过去给他们分田。

    甚至还有一个叫做陈家坳的村子里的百姓被村中一个贫寒秀才串联起来杀了本村的地主陈氏,然后派人来县城请求县衙派人过去给他们主持分田。

    知县刘尧这几日忙的脚不沾地,但是心里又充实又爽快。

    几天时间下来,对于沈墨的手段更是佩服不已。

    这样的反贼古往今来都少见的的很,只要能够坚持这样做下去,何愁不能闯出一番基业来。

    其实,沈墨对于康熙朝的认知有点偏差,有点过于高估康麻子了。

    康麻子之所以后世被很多人吹为千古一帝,主要就是那几件事:

    智擒鳌拜;平定三藩之乱;收复琉球;以及平定蒙古的葛二蛋叛乱。

    最后勉强加上一个击败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

    这几件事都是武功,但若是拿出来细说的话其中运气的成分也很大。

    杀个鳌拜埋伏几十个侍卫都足够了收拾了,偏偏搞得那么麻烦。

    鳌拜再厉害,也是个人,又不是玄幻小说一举手就能毁灭星球。

    平定三藩之乱,若非吴三桂突然病死,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收复琉球,也是郑经自己废物搞内讧,才让施琅投入了康麻子的怀抱,最后反过来收拾自己这个旧主。

    葛二蛋就不说了,也是个二愣子。

    而《尼布楚条约》就更是个笑话,明明打赢了却签了这么一个不平等条约。而沙俄割让中国土地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综上所述,康麻子虽然看着武功赫赫,但是细细分析的话也就那样了。

    而且晚年的时候还因为九个儿子夺嫡的事情搞得一团糟糕,大清的江山都差点崩溃了。

    要不是雍正即位后力挽狂澜,说不定满清那时候就早早嗝屁了。

    就跟网上曾经流行的一句话,表面是一袭华丽的袍子,但是翻开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虱子。

    表面光鲜,背后恶心。

    而且经过这连年征战,天下百姓苦不堪言,人口锐减,田地荒芜。

    活下来的百姓身上更是因为连年战争朝廷增加的各种苛捐杂税而痛苦不堪,勉强度日。

    湖南作为吴三桂曾经跟清廷对峙的前沿阵地,百姓们的日子过得更惨。

    被吴军抢了一波,后来又被清军抢了一波。死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所以湖南的百姓对于清廷真没多少忠诚度。

    谁让他们日子过得好一点,他们就拥护谁。实在过不下去了,就揭竿而起开始造反。

    历史上,湖南的农民起义次数和规模在全国各省也都是排在前列的。

    排第一的应该是隔壁的江西老表,那里的人们更喜欢造反。

    零陵县的分田土改运动搞得轰轰烈烈的,消息传到永州城,刚刚收到圣旨知道自己升官的知府刘光耀却一点都不开心,反而忧心忡忡的。

    他没想到东安县的反贼竟然大过年的突然攻占了零陵,这等于直接卡住了他的脖子。

    而反贼在零陵县搞得一系列动作更是让他浑身冰冷。

    反贼用地主乡绅们的田地来分给小民,就等于将他们彻底绑到了自己的战车上。来日朝廷大军剿贼,这些小民不仅不会帮官军,反而还会视他们为仇寇,跟着反贼一起打官军。

    刘光耀可太知道土地对于百姓的诱惑了。

    这样的反贼根本难以彻底剿灭,就算剿灭,那也得好几年的时间。

    可是康熙圣旨上给他的时间去明年春耕前剿灭反贼,两三个月的时间根本就难以做到。

    况且马上就要过年了,官兵们根本不愿意这时候去打仗。

    况且,永州的绿营兵已经损失殆尽,他要剿贼也只能抽调隔壁宝庆府和桂阳府的官兵。

    那就更加不愿意跨府打仗了。

    刘光耀看着摆在面前的圣旨,忽然觉得皇帝是不是想找个借口弄死自己。

    不然为何要给自己出这样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