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零五章 剿贼妙计
    刘光耀之前还觉得湖南巡抚龚永望和八旗驻守将军乌梁海等上官都是一群消极剿匪的智障,可是现在康熙给他加了永州总兵这个差事之后,他才发现剿匪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之前虽然也因为剿匪立过不少功劳,但是那都是一般的乱贼暴民,一群乌合之众,官兵随便一冲就立刻崩溃了。

    可是沈墨这一股反贼行事气度都透着一股子大气正规,做事颇有章法,更重要的是还善于蛊惑裹挟小民。

    这些小民表面上是民,可是只要沈墨登高一呼,很快就能变成一呼百应的贼兵。

    这才是让刘光耀最头疼的地方。

    想来想去,一个人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只好找来师爷一起商量。

    师爷道:“府尊,反贼的发迹之地在东安县。如今反贼出兵零陵,那东安肯定空虚。即使有留守的贼兵,也都是老弱以及反贼临时招募的乡勇。若是能够派一支军队偷袭东安,那沈墨一看老巢受袭,一定会带兵回援。那时候府尊就可以趁机收复零陵了。收复零陵之后府尊再调集重兵驻守,反贼就被堵在了东安县。府尊再从容调集大军围剿,反贼指日可破。”

    刘光耀没好气地道:“你这话说的倒是轻巧,可是一来本府从哪里去弄来一支能够奇袭东安的军队,二来反贼既然敢出兵零陵,肯定早就有所防备。我军若是偷袭不成反遭失败,那形势就更加糜烂。”

    师爷只顾出主意,是否采纳那是东家的事情,所以对于刘光耀的不满丝毫不在意,而是继续侃侃而谈道:“府尊,既然朝廷让你统辖三府的所有绿营兵,那你就行文宝庆府和桂阳府,让两府的绿营兵从北面和西面两面夹击东安县反贼老巢。

    而府尊你就守好永州城,搜集船只打造水师,阻挡反贼继续北上,同时动员乡绅大户奉献钱粮,编练乡勇用来守城。”

    刘光耀这次觉得师爷说的还有点道理,点头道:“你继续说。”

    师爷摸着山羊胡子继续道:“若是桂阳府和宝庆府两路官军建功,府尊便可率领招募的乡勇收复零陵,再逆流而上与两军一起夹击东安贼军,则胜利可期。

    到时候就算不能完全剿灭反贼,那也算是完成了皇上的要求。

    若是两府官军进军不顺,那也是他们主将之罪,怪不到府尊头上。

    府尊只要守好永州城,皇上就算不满,也最多申饬几句,也不会重责府尊。如此,进可攻,退可守,不至于左右为难。”

    刘光耀细细思索,脸上露出了笑容道:

    “师爷果然是本府的张子房,此计甚妙,就按照此计行事。你替本府给宝庆府和桂阳府的绿营主将写信,让他们速速出兵东安,不得有误。等到剿灭反贼,本府给你请功。”

    师爷拱手道:“多谢府尊抬举!”

    看过师爷拟好的公文之后,刘光耀用上了自己的永州总兵打印,让人立刻送到宝庆府和桂阳府去。

    有了剿贼之策后,刘光耀原本压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心情一好,又跑到了丰韵楼检查指导工作,顺便跟美丽迷人的老板娘白映波谈谈心。

    白映波亲自出来迎接,把个刘光耀美得不行。

    迎进厅中,让人奉上香茗,白映波道:“听说零陵县已经被反贼所占,永州城里人心惶惶,许多人都想逃走,小女子都有些担心。为何府尊却看起来毫无在意,难道是朝廷大军将至?”

    刘光耀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笑而不语,一副胸有成竹的嘚瑟样子。

    如今戴文胜已经是丰韵楼的新掌柜了。

    白映波收到姜寒酥的亲笔书信后反复看看了好几遍,知道自己的姜姐姐如今找到了自己指腹为婚的沈墨哥哥,并且沈墨的所作所为都让她非常的崇拜和钦佩,两人更是情投意合,如今已经举家搬迁过去了。

    白映波虽然心里有点酸溜溜的,因为这意味着姜姐姐以后不能常来永州城和自己见面了,但是她心里为姜姐姐感到由衷的高兴。

    而且因为姜寒酥在信中把沈墨说的好的简直天上地下,绝无仅有,让见惯了道貌岸然的男人们的白映波心中更加好奇沈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知道自己的姜姐姐不是那种没有见识不知人心险恶的傻白甜,她这么崇拜沈墨,那沈墨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所以她就很想去亲自见见沈墨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她的姜姐姐迷得甘愿不顾一切的奔向他。

    想归想,但是却要将姜姐姐托付的事情给办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姜寒酥在信中让她以后重点关注永州官府关于沈墨的各种情报,所以此时看刘光耀的样子,才会出言试探。

    刘光耀喝了两口茶,慢悠悠地将茶杯放下,这才好整以暇的地道:”白娘子切莫惊慌,区区反贼不足为惧。朝廷虽然没有派遣大军,但是却已经任命本府为永州总兵,统辖三府官军共同剿灭沈墨此贼。本府如今已经有了剿贼之策,若是顺利的话,反贼覆灭就在旬月之间。”

    白映波闻言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惊讶,浅笑道:“那小女子就在此恭喜府尊了,如此一来,府尊文武大权皆在掌中,就能毫无掣肘地施展胸中抱负了。等到剿灭了沈墨这股反贼,府尊高升巡抚乃至入京为官都是顺利成章的事情了。小女子以茶代酒敬府尊一杯!”

    刘光耀被美人吹捧的一下子飘飘然起来,跟白映波喝了一杯茶后很自然地将师爷的剿贼之策变成了自己的吹了出来。

    白映波一听表现出一副果然妙计,府尊文韬武略真的厉害的崇拜表情,看的刘光耀更是心里美的冒泡,连连抚须表示这都是基本操作,不用惊讶。

    白映波见状心中不屑,嘴上却道:“府尊为了永州百姓安宁殚精竭虑,小女子自然不能坐享其成,愿出银钱招募乡勇助府尊守城。”

    刘光耀大喜,由衷赞道:“白娘子果然是女中豪杰,天生丽质多才多艺自不用说,更难得是如此忠君爱国,善解人意,本府实在感动。他日待反贼剿灭,本府一定给白娘子一个安稳归宿。”

    言下之意就是想收白映波当妾室。

    白映波心中狂翻白眼,但是面上却是感激不尽。

    刘光耀又扯了一会闲篇,才飘飘然离去回府衙安排他的剿贼妙计去了。

    白映波立刻找来戴文胜,将刘光耀的话说给他听,担忧道:“沈公子主力在零陵,若是官军两路夹攻,姜姐姐他们就危险了。戴先生还是赶紧把消息派人送出去吧。”

    戴文胜笑道:“多谢白姑娘告知此事,不过我家主公对此早有安排。官军若是不去倒也罢了,若是敢去,那必定碰的头破血流,甚至有去无回。”

    东安县虽然如今只剩下三千守备军和近万村兵,但是却足以保证安全了。

    而且零陵县距离东安县本就不远,主力回援的话半天即可坐船到达,刘光耀要想偷袭根本就在想屁吃。

    白映波不了解情况,但是戴文胜却是清楚的。

    不过看着白映波依然担心的样子,他又道:“消息我会尽快送出去的。白姑娘不用担心,姜姑娘深受我家主公疼爱,肯定不会让她遭遇危险的。”

    白映波知道戴文胜是个沉稳之人,肯定不会虚言骗她,也就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