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零七章 图上谈兵(第一更)
    虽然刘光耀定下的剿贼妙计是两路夹攻,但其实只有一路能稍微对东安县形成一点威胁,也就是从宝庆府出发的这一路清兵。

    桂阳府的清兵要想攻打东安县,必须经过零陵县。

    但是现在零陵县已经牢牢控制在沈墨手中,荡寇军的水师每天在湘江上游弋,百无聊赖。

    永州城的清军不敢出来,郑云龙这段日子都成了运输大队长了,不是运载人员渡江,就是运送各种物资钱粮,正经的水战是一点都没捞着。

    要是桂阳府的清军头铁敢顺着潇水顺流而下,郑云龙肯定会高兴的热烈欢迎的。

    要是清军不敢走水路,那就只能翻山越岭,跋山涉水经过广西全州府然后再翻山进入东安县。

    要是他们敢这么做,估计没等进入东安县,队伍就先崩溃的差不多了。

    大过年的出兵士兵们本就怨声载道了,还要翻山越岭,走几百里山路,士兵们不哗变砍了主将都算是很厚道了。

    所以这一路清兵基本不足畏惧。

    宝庆府也就是后世的邵阳市,位于东安县的正北方,中间只隔着一个邵阳县。

    虽然听起来不远,但是中间却隔着重重山岭,要想过来必须得翻山越岭。虽然南方的山都不算高,但是山地就是山地,走起来并不轻松。

    不过也有另一条路,就是清兵可以沿着夫夷河坐船逆流而上进入新宁县境内,然后再向东攻打东安县。

    新宁县在东安县的西边,紧挨着广西,著名的丹霞地貌就在这附近。

    要想从新宁县进入东安县,就得翻越舜皇山。

    而舜皇山这里荡寇军早就建立了哨站,无论是从广西全州府翻山过来的敌人,还是新宁县过来的敌人,只要翻越舜皇山就会被荡寇军哨兵发现。

    当然,宝庆府的清兵也可以在回龙寺一带上岸步行,但是依然要翻山越岭。

    虽然这一路上的山势没有经过舜皇山那位险峻,但是路程却长了不少。

    在接到沈墨派人送回的情报后,李志远就召集孙翔、常远以及樊鹏飞等人商议如何应对。

    孙翔常远的职务还都在荡寇军正兵团里,一个是副团长,一个是参谋长。

    但是两人都被借调到守备军里帮助樊鹏飞练兵,所以也是实际上的守备军主官。

    李志远虽然不擅长军事,但是却是正儿八经的留守主官,所以招来三人商议。

    沈墨临去零陵县之前就召开过一次军事会议,分析了宝庆府清军若是来犯会走哪条路线。

    但是却无法确定清军到底会走哪一条。

    常远道:“不如把清军放进来,然后利用我们的烽火台系统及时传讯,一旦发现清军踪迹,周围的守备军和村兵立刻出动包围,打一场包围战。而且这样是我们本土作战,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们这边,打起了把握会更大。”

    李志远想了想道:“可是这样可能会造成许多百姓被清军祸害,破坏我们好不容易营造的大好局面。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放在外面打。”

    樊鹏飞道:“既然无法确定清军会走哪一条路线,那我们就把守备军主力驻扎在清军的两个登陆点中间,譬如这里。”

    说着山前在地图上一个叫做江口的地方点了点,这里从地图看正好处于新宁县和回龙寺两者之间。

    “然后我们在两个清军的两个可能登陆点都布置哨探,无论清军选择哪一个,我们都能立刻出兵赶过去阻击。”

    众人闻言都沉思了起来。

    最年轻的孙翔一直没有说话,看起来一直在思考。

    李志远看见了点名道:“翔子,说说你的意见。”

    孙翔道:“虽然我们无法判断清兵的登陆点,但是我们却可以让他们跟着咱们走,变被动为主动,将他们引入我们预设的战场之中,这样我们就拥有了主动权。老樊的建议虽然不错,但是忽略了地形的问题。毕竟这只是地图上看起来两边居中,但是实际走起来可能差距会很大。所以有点理想化了。”

    樊鹏飞一想的确是这样,地图上只能看个大概,实际上可能差的十万八千里。

    李志远眼前一亮道:“翔子,你继续说。”

    孙翔继续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派一支人马在回龙寺附近提前阻击清兵,当然只是诱敌。清军知道我们主力不在,而且又没有跟我们主力打过仗,只知道我们水师厉害,对我们陆军的战斗力并没有什么概念。现在水师在零陵县,所以清军才敢来攻,心中必然存了轻敌之意。只要我们派一支村兵过去诱敌,清军必然上当,到时候只要进了我们的口袋里,那就插翅难飞了。”

    众人闻言一想都觉得可行。

    李志远问道:“那具体伏击地点设在哪里?”

    樊鹏飞接口道:“这个肯定还要实地考察的,我刚才差点犯了图上谈兵的错误啊。”

    众人都笑了起来。

    会很快开完,樊鹏飞回去调动守备军,发布动员令。

    孙翔和常军两个带着一队兵前去勘察地形。

    ……

    准备了三天之后,在大年三十这天,宝庆府绿营守备姜淮带着三千人马出发了。

    说是三千,其实也就是正兵一千,辅兵一千,剩下的都是民夫。

    姜淮搜集了大量船只,运输部队和辎重,这些民夫就是用来拉纤的,因为他们是沿着夫夷河逆流而上的,而且夫夷河的水位比较浅,所以需要纤夫来拉纤。

    姜淮原来也是吴三桂手下大将林兴珠手下的一个将领,林兴珠在湖南战死之后,手下许多人都投靠了清廷。

    姜淮就是其中一个,靠着卖力剿杀昔日的同袍,所以混了一个宝庆府守备的差事。

    还好宝庆府比较穷,所以他头上也没有八旗镇守,整个宝庆府绿营就是他说了算。

    不过他也明白,经过了三藩之乱后,清廷对于他们这种降将更不会信任了。

    他这辈子如果没有意外,估计不太可能会升官了,甚至过两年搞不好还会被朝廷秋后算账。

    所以姜淮现在就是打定主意能捞就捞,多攒一点钱去乡下当个富家翁。

    这次出兵东安县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听说反贼的库房里堆满了从那些士绅地主家里搜刮抄没的财物,只要击败了反贼,这些东西就都是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