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零八章 济公岩伏杀(第二更)
    至于能不能打败反贼,姜淮并没有过多怀疑。

    虽然前任永州总兵李光地失败的事情他也知道,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反贼的水师厉害,李光地猝不及防之下吃的亏。

    而且李光地是文官出任武官,所以姜淮这些武将都有些瞧不上,认为这些文官根本不动打仗,都是一群纸上谈兵的酸丁,不打败仗才怪。

    而现在反贼的水师主力都在零陵县附近,根本开不到夫夷河上来,除非他们会飞。

    就凭反贼留守的那些乡勇村兵根本不堪一击。

    姜淮又不是没杀过反贼,反贼什么德行他可太知道了,看着乌泱泱的一大片,官军只要一个冲锋立刻就崩溃了。

    所以姜淮虽然嘴上叫苦,但是心中还真的没把沈墨这股反贼当一回事。

    姜淮原定的进军路线是沿着夫夷河直接到新宁县,顺便在哪里打个秋风过个年,休整上一两天然后再向东安县攻击。

    这样最省事了,走的路也近很多。

    但是船队过了邵阳县,到了回龙寺的时候,船队突然停了下来。

    姜淮一问,原来是河道被阻了。

    看着河道中间那十几根又粗又长的原木横在水中,姜淮气的大骂:“这些该死的反贼,等老子抓到他们一个个剥皮抽筋。”

    骂完之后吩咐民夫和手下士兵清理阻碍。

    好不容易清理完了,船队又往前走了几里路,结果又遇到了同样的事情。

    姜淮快要气死了,骂了几句后又让人将继续清理河道。

    清理完成,继续前进,结果没走几里又遇到了同样的事情。

    这次别说姜淮了,就是普通清军士兵和民夫们都是一肚子火气。

    而此时,恰好有人发现岸边不远处有一群手持木矛穿着藤甲的反贼在窥视,甚至还对对着他们射箭。

    姜淮大怒,下令停船,亲自提着长枪跳上岸边,带着人追了过去。

    那些反贼一看他追来,吓得急忙转身就跑,甚至有人把手中的木矛都给扔掉了。

    追了一会,眼看那些反贼跑的七零八落,姜淮忽然停了下来,担心会有埋伏。

    可是他刚一停下,就听见远处一阵尖锐的哨音响起,那些跑散了的反贼竟然又重新聚集起来,然后大喊大叫着向自己冲杀过来。

    姜淮大怒,拎着长枪又继续追杀。

    双方刚一接触,姜淮手中长枪还没刺中一人,反贼们就立刻崩溃,掉头狂奔。

    姜淮这时候已经逗出火气了,紧追不放。

    追了一段后,发现周围山势陡峭起来,姜淮心中猛然惊醒,似乎这些反贼在故意激怒引诱自己。

    姜淮这个人虽然有些鲁莽,但是并非全无脑子,感觉不对劲就立刻止步掉头往回跑。

    还好,回去的路上没有发现伏兵,刚才那伙反贼也没有再出现。

    姜淮心中轻松了不少,正跟旁边的亲兵吹嘘道:“反贼就是反贼,根本不堪一击。”

    亲兵正待吹捧两句,结果抬头一看,惊叫起来:“大人,快看!”

    姜淮抬头一看,刚才自己停船的方向正在冒出大股的的黑烟,烟柱扶摇直上,远远看着很是清晰。

    姜淮腿一颤,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终于明白自己中了调虎离之计,狡猾的反贼根本目标不在他的身上,而是那些辎重船队。

    亲兵急忙扶着姜淮道:“大人,咱们现在怎么办?还去东安县吗?”

    姜淮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刚才跟着自己追杀反贼的八百多名正兵都在。

    反贼虽然烧了辎重船队,但是损失的也不过是一些粮食辎重。

    至于那些辅兵民夫,在姜淮眼里都不算人。

    他的根基未损。

    姜淮想了想,一咬牙道:“回宝庆府,这伙反贼有点邪门。”

    姜淮的确有些怂了,东安县的这些反贼比自己之前遇到的反贼都狡猾。

    追了一路,对方几乎没死一个人,自己这边却损失了全部的粮草辎重。

    现在要是继续去东安县,还不知道有什么等着自己呢。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自己主力未损,回去之后再做打算。

    姜淮带着剩下的八百清兵往回走,没了船,只能走山路。

    吃了一次大亏,姜淮谨慎多了,一路上都在提防反贼伏击,可是一连走了几十里山路都没有看见一个反贼影子。

    清兵们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歇息起来。

    又累又饿,早都跑不动了。

    姜淮也累的没了力气,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喘着粗气,打量着周围的山势地形,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一个士兵回答道:“这应该已经进了邵阳县地界了。我听人说过,这附近有个济公岩,听说是个很大的山洞,里面能容纳上千人。里面的石头红的黄的白的都有,稀奇古怪的,听说里面还有菩萨像。”

    这个清兵说的济公岩在后世也是邵阳县一处很有名的景点。

    济公岩位于新坪村后石山林中,岩洞宽广,约5000平方米,高10米、15米不等。红黄白三色钟乳石级成墙和屏风,把洞隔成十二个厅堂。

    其实就是一个钟乳石形成的地下溶洞。

    姜淮对于济公岩没有什么兴趣,现在又累又饿,只想好好睡一觉,吃顿饱饭。

    所有人身上只带着一点干粮,这跑了一路早都吃完了,所以现在一个个人困马乏的根本不想动弹。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去,山里更是昏暗。

    姜淮虽然不觉得反贼会追到这里来,但是还是勉强派了几个哨兵出去警戒,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点的地方开始睡觉。

    山里的夜冷的嗖嗖的,更何况还是冬天。清兵们挤在一起瑟瑟发抖,又冷又饿。

    而此时距离此处两三里之外的济公岩洞中,孙翔带着一千五百名守备军士兵躲在洞里。

    洞里燃起了篝火,光线映照的那些红黄白的钟乳石,散发着奇异的各色光线,照在人脸上,看起来颇有些诡异。

    孙翔手里拿着一块烤的金黄酥嫩的野兔腿在啃着,嘴边全是油。

    其他的士兵也都一群群的围着篝火吃着东西,神情惬意又有些无聊。

    一个人影闪进了洞中,来到孙翔身边道:“将军,鞑子兵都睡着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孙翔扭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守备军士兵,道:“先睡觉,明天黎明前干活。你先去吃东西,换个人去盯梢。”

    说话的正是焦桐鹤,现在已经是守备军的哨长,手下管着一百人。

    在勘察了地形之后,孙翔他们拟定了更适合的战术。

    樊鹏飞带着一千名村兵砍伐树木阻截河道,迟滞清军行进速度。

    而常远带着一千名村兵骚扰诱敌,成功将清军主力给调走。

    然后孙翔又趁机带人突袭清军的辎重队,杀了清军一个猝不及防。

    清军带的粮食大部分都被樊鹏飞带人给运了回去,姜淮看见的烟柱其实都是一些杂物燃烧后的效果。

    孙翔利用缴获的船只带着一千五百名守备军士兵顺流而下,来到了济公岩设伏。

    他料定姜淮不敢走水路回去,只能走山路。而走山路,济公岩就是他的必经之地。

    如果姜淮胆子大,不回宝庆府,反而继续跑去祸害东安县。

    那也没关系,常远还带着剩下的一千五百守备军在他去往东安县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呢。

    姜淮睡到半夜又冷又饿,冻醒了,看了看天色还是黑乎乎的一片。

    他起来找了个地方撒了一泡尿,正在提裤子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忽然有一束光芒突然亮了起来。

    然后又有无数的光芒在他们周围陆续快速地亮了起来。

    姜淮大惊,他终于看清了那是一个个的火把。

    他瞬间明白,自己被反贼给包围了。

    “起来!快起来!反贼来了!”

    姜淮厉声大喊,清兵们朦朦胧胧一时搞不清楚状况。

    只听见一个冷漠的声音喝道:“放!”

    然后箭雨便从四面八方向着还在混乱一团搞不清楚状况的清兵们激射而来。

    其中还夹杂着砰砰砰的火铳发射的声音。

    姜淮亡魂皆冒,反贼竟然有火铳!

    也顾不上手下的士兵了,转身就想跑,结果刚跑了两步就一头栽倒在地上,胸前的皮甲都被撕裂,一个大大的血洞出现在他的胸口。

    孙翔看着手中枪口还在冒着白烟的米尼步枪,有些兴奋。

    这段时间的枪法终究没有白练,一发入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