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零九章 不是要借我人头一用吧?(第三更)
    济公岩一战,清廷宝庆府绿营自守备姜淮以下被杀者三百余人,被俘者近四百人,只有不足百人逃出生天。

    要是守备军的士兵弓箭能射的准一些,包围圈能够再严密一些,全歼这股清军也完全有可能。

    只不过东安县守备军训练时间太短,若非主将指挥得力,又借助地形以逸待劳,突然袭击,否则要想能达成这样的作战效果都是不太可能的。

    打扫完战场之后,孙翔让俘虏们掩埋了他们的同袍尸体之后,便押着俘虏和战利品出了山来到了之前登陆的地方坐船回东安县。

    期间遇到一艘邵阳县巡检司外出巡逻的船只,看见孙祥他们船上还插着宝庆府绿营的旗帜,以为是自己人过来打招呼,结果一个守备军士兵不小心手中火铳走火,将一名巡丁给击伤,吓得这艘船掉头就跑。

    那士兵懊恼不已。

    守备军之中的拥有五百名火枪兵,其中两百支火铳是来自杨村杨氏私藏的燧发枪,另外三百支都是沈墨从系统的枪炮铸造厂购买的。

    孙翔这次出来就带了两百名火枪兵,剩下的三百名分别在常远和樊鹏飞手中。

    这也是他们这次伏击清兵的一个重要依仗。

    弓箭虽然练习困难,但是火枪却相对容易许多。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守备军的五百名火枪兵已经能够娴熟的装填弹药,并且最高速度可以达到每分钟射击三发,而且分段式射击也演练的非常娴熟。

    所以即使跟这支清军正面作战的话,守备军大概率还是会最终取胜的。

    只是孙翔常远他们考虑到守备军刚刚成军,若是第一战就伤亡太大的话会对军心产生很不利的影响,所以最终选择了打巧仗。

    一支精锐强军的士气勇气都是靠着一次次的胜利积累起来的,守备军刚刚成军,军心士气还不够坚定,所以需要用一场干净漂亮的大胜来积累信心。

    等到以后取得的胜利越来越多的时候在,这支军队的战斗意志就会越来越坚韧顽强,再遇到正面对决的硬仗的时候就会表现的更加自信和从容。

    一名神枪手是用子弹喂出来的,一支精锐强军也是用不断的胜利给喂出来的。

    孙翔带队坐船沿着夫夷河逆流而上,直接大摇大摆在地新宁县县城外靠岸登陆。

    新宁知县吓的急忙让人关闭城门,害怕这伙反贼趁机夺城。

    孙翔当然没有夺城的打算,新宁县比东安县还小还穷,只要想打,随时都能打下来,只是现在没啥必要。

    焦桐鹤看着那些船只问道:“将军,这些船怎么办?”

    这些船只虽然不是什么大船,但是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几十艘,如果直接丢弃不管实在可惜。

    但是船又不能拖到岸上,也更不可能派人在这里看管。

    孙翔一时也犯了难,抬头看着不远处人头晃动的新宁县城,忽然有了主意。

    留下一队士兵看守俘虏,孙翔带着人大大方方地向着县城方向走去。

    新宁知县本来正在城头默默祈祷,祈祷这伙反贼不要过来。

    本来眼瞅着反贼们好像没有过来攻城的意思,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

    可是刚一抬头就看见反贼大队人马大摇大摆向着县城而来,知县吓得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城头上。

    城头上被临时叫上来的衙役捕快以及乡绅大户们的家奴们也一个个紧张起来,抱着手中的各式武器瑟瑟发抖。

    隔壁东安县出了一股十分强横的反贼的消息,作为邻居的新宁县自然早都知道了。

    这几个月以来,新宁知县每天都在担心反贼打过来,吃饭不香,睡觉不安,就连好不容易睡着了做梦都是反贼打过来了。

    短短两个月,新宁知县感觉自己老了十岁。

    他有时候反倒开始盼着反贼早点打过来,早点结束这场噩梦。

    可是反贼就是不来,他慢慢的也就放心了。

    可谁知道今天一觉醒来,就有人告诉他反贼来了,差点没给他心脏病吓出来。

    盼着你来,你不来。以为你不来了,结果你又突然来了,你这是要折磨死我啊!

    新宁知县内心悲愤狂呼,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苦苦等待负心汉的怨妇,心里实在苦不堪言。

    孙翔可不知道新宁知县内心戏这么多,他来到城下,拿过一个铁皮大喇叭对着城头大喊道:“我是隔壁东安县沈先生麾下大将孙翔,请贵县知县出来答话。”

    新宁知县看城下这位反贼将领说话还挺客气,长得也白净斯文,心头淡定了一些,战战兢兢上前道:“我就是知县,这位将军有话请讲。”

    孙翔喊道:“贵县请安心,我不是来攻城的。不过有一事相求,还请贵县务必答应。”

    一听反贼说不是来攻城的,新宁知县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但是听到反贼有事相求,刚放下的心又猛地提了起来。

    他可是看过三国的,最怕的就是别人跟他说有一事相求或者是借一物用用。

    好家伙,动不动就借别人人头用用,这是能随便借的吗?

    新宁知县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贼将也要借自己的人头一用,吓得都差点哭出来。

    不过好歹没有哭出来,强忍着害怕,颤声道:“将军请讲。”

    孙翔道:“两件事,第一请贵县帮忙看管那些靠岸的船只,不能损坏丢失,否则他日一定找你讨要。第二,烦请贵县帮忙找一些骡马毛驴等大牲口,我要运输物资。”

    新宁知县一听原来是这两件事,彻底放松下来,拍着胸脯大声道:“将军请放心,本县一定照办。”

    一个时辰后,看着赶着一群大牲口远去的反贼队伍,新宁知县喃喃道:“要是天下的反贼都这般文明有礼,那该多好啊。”

    典史在一旁问道:“县尊,您说什么?”

    知县扭头一看,脸一黑叱道:“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赶紧派人去把那些船只给绑好,每天派人看管。若是少了一只,我就拿你的人头给反贼赔罪。”

    典史气的心中大骂,但是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只好拱拱手在心里骂骂咧咧地走了。

    他还真怕知县到时候拿自己脑袋给反贼赔罪。

    他觉得这伙反贼脑子不正常,敢明目张胆地找官府借东西,更离谱的是还让官府给他们看守船只。

    反贼不正常也就罢了,知县更不正常。不仅全盘答应,而且还欢天喜地的将反贼送走。

    这到底什么世道啊?怎么有点看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