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百内应
    永州城里面现在根本没有多少正规清军。

    姚国泰和李光地的两次全军覆没,将永州城的绿营兵几乎损失殆尽。虽然这两三个月以来,刘光耀一直以永州总兵的身份要求宝庆府和隔壁的衡州府派兵帮他守城,但是前前后后也只要来了两千不到的清兵,而且还多是老弱。

    刘光耀气的破口大骂,疯狂问候这两府知府和绿营守备的列祖列宗,尤其对衡州知府杨成泽很是不满。

    你老家都被反贼给占了,田地家产都被反贼给分了,你竟然还这么见死不救,真是活该被灭门!

    骂归骂,城还是要守的。

    刘光耀这两三个月经常召集士绅大户,又是威逼又是利诱,这才好不容易让这些人招募凑集了将近一万乡勇壮丁帮他守城。

    当然,免不了要抹黑沈墨,抹黑荡寇军,将沈墨和他的部下说的残暴不堪,用来吓唬那些士绅大户。

    有人不信,也有人信,比如丰润楼的老板娘白映波就“坚信”知府大人说的话,非常担心反贼会攻破城池,所以主动捐献五千两白银,而且还自行招募了两千名乡勇壮丁帮着知府守城。

    刘光耀很是感动,亲自题写了一块“巾帼豪杰”的牌匾敲锣打鼓地送到了丰韵楼表彰白映波的壮举,号召全城士绅百姓学习白映波。

    白映波招募的那两千名乡勇由丰韵楼掌柜戴文胜统领。

    戴文胜对外宣称的身份是自己原来是东安县的一个小地主,结果被反贼杀了全家,占了土地,只剩下他一个人跑了出来。

    他从小习武,胆子也大,人又机警,所以才有机会逃出来。

    这个身份虽然是编的,但是根本没法查证,除非亲自去东安县查证。

    但是东安县是反贼老巢,谁敢去?

    所以他的假身份就无懈可击。

    不过刘光耀也丝毫没有怀疑过戴文胜,每次去丰韵楼觉得这个戴掌柜还挺会来事的,对他甚至还有点欣赏。

    知道戴文胜还习过武之后更是对他高看一眼,再加上他跟反贼“仇深似海”,所以让他统领那两千乡勇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戴文胜手下这两千乡勇虽然大部分都是真的乡勇,但是其中却有三百人身份不一般。

    这三百人都是姜寒酥之前在郴州府的手下。

    姜寒酥回去的时候说了自己要来东安县投奔沈墨,询问手下谁愿意跟自己去。

    结果那几十名她亲自训练出来的女兵都一直同意继续追随她,反倒是后来投效他的那些男兵有些不情愿。

    姜寒酥知道这些人自由惯了,怕他们去了受不了沈墨定下的规矩,反而会引起许多麻烦,所以就推荐他们去永州城立足。

    那里有白映波可以照料,而且这些人还可以作为丰韵楼的外围力量,替白映波扫清一些障碍和麻烦。

    这些人化整为零进入永州城,有人加入帮派,有人在码头做工,还有人摆摊做起来小生意。

    白映波招募乡勇,顺便将这三百人就给拉了进来。

    戴文胜经过一个月的时间了解,已经将这些人的脾气性格都摸透了。

    这些汉子大部分都是瑶族汉子,性子虽然野,有点桀骜不驯,但是却重情重义,一诺千金。

    此时的瑶族既有生瑶,也有熟瑶。

    生瑶就是那些住在山里,由土司控制的瑶民,即是土司的奴隶,又是土兵,没事的时候就下山抢掠村寨。

    这些人不受官府辖制,也不给官府纳税交粮,官府拿土司也没办法。

    而熟瑶就跟普通的汉民百姓一样要编户齐民,要给官府交税,要给地主交租,取了汉姓汉名,说着汉话,跟汉人百姓一样要承受官府和地主的双重剥削。

    这几年清廷连年打仗,所以这些熟瑶被搜刮的太厉害,受不了了起来反抗,杀了瑶族地主,举兵叛乱。

    有一次差点被郴州府的绿营兵给包围,幸亏姜寒酥带人路过,及时示警,他们才避免了被团灭的下场。

    所以后来就誓死追随姜寒酥。

    现在虽然不在姜寒酥麾下了,但是却一直还把她当做领袖。

    戴文胜就从这一点着手,说姜寒酥之所以去投奔沈墨,不光是因为沈墨是她的未婚夫,而且更是因为沈墨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他把沈墨做的那些事情编成一个个小故事,带上一点小渲染小夸张,剧情搞得跌宕起伏一些,一点一点成功在这些汉子心中树立起了一个为贫寒百姓伸张正义,专门对付土豪劣绅,志在驱逐满清鞑子,恢复汉人社稷,让全天下的所有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的伟大英主形象。

    戴文胜说的那些虽然略有夸张,但是这些瑶族汉子们听了都很有代入感,慢慢地对素未蒙面的沈墨开始崇拜了。

    至于戴文胜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从一开始就表明了自己是沈墨派来潜伏保护白映波的。

    因为白映波是姜寒酥的好姐妹,现在又在替沈墨做事,这个理由很站得住脚。

    除了给这些瑶族汉子进行“洗脑”,戴文胜还出手非常大方,对这些瑶族汉子平时也很关心。而且每次都会告诉他们自己花在他们身上的每一两银子都是沈墨交代的。

    说是感谢他们对自己未婚妻的保护照顾,同时敬重他们都是好汉子。

    在戴文胜的一系列操作下,这三百瑶族汉子在心里已经基本上认了沈墨为主,对于自己能够成为沈墨夺城的内应而感到兴奋。

    刘光耀并没有把守住永州城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一万乡勇身上。

    他虽然自大一些,但是却也知道这些乡勇能够拖延一些时间都算不错了。

    他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给湖南巡抚和长沙八旗驻守将军都发去了求援信,信中重点渲染了沈墨这股反贼的种种可怕之处,断言若是朝廷不及时的剿灭,等到日后壮大起来再想剿灭就苦难了。

    一个月前,刘光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本《荡寇集》,翻阅之后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又修书一封,连同《荡寇集》一起派人送到了长沙。

    此时的湖南巡抚龚永望已经被调离去了山东,那里又开始闹白莲教。

    龚永望虽然是搞文字狱出身的,但是对于对付白莲教也有一些经验,所以被调走了。

    而接替他的却是一位康熙年间的名臣于成龙,被康熙称为是“天下第一清官”。

    于成龙今年已经六十四岁了,原本任福建按察使。

    因为湖南的起义暴动很多,形势不稳,本来被康熙已经任命为直隶巡抚的于成龙又被改任为湖南巡抚兼绿营提督,节制全省官员文武。

    而在沈墨率兵进攻永州城的这一天,正好是于成龙到任湖南巡抚的同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