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沈墨才是威胁最大的!
    于成龙在后世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沈墨小时候还看过他的同名电视剧《于成龙》。

    这位老兄大器晚成,四十四岁才出仕清廷,担任刚刚归附清廷治下的广西罗城知县。

    按照他的话说就是“此行绝不以温饱为志,誓勿昧天理良心”,带着五六个仆人就去了罗城上任。

    当时的罗城是一个真正的烂摊子,跟蛮荒之地没有多少区别。

    在于成龙之前,盗贼横行,两任知县一死一逃,局势相当混乱。于成龙到罗城时,这里遍地荒草,城内只有居民六家,茅屋数间,县衙也只是三间破茅房。

    他只得寄居于关帝庙中。没过多久,跟着他一起上任的五名仆从或死或逃,就剩下他一个光杆知县。

    面对这种困境,搁一般人身上可能直接打道回府了。

    但是这位老兄却一点都不带怕的,撸起袖子开始收拾烂摊子,采用“治乱世,用重典”的方法,在罗城为官三年之间,就使罗城摆脱混乱,得到治理,恢复了秩序,当地百姓的生活也变得安居乐业起来。

    后来每到一地任职,都是政绩斐然,清廉如水,从知县、知州一路升到了福建按察使这种省一级的三司大员。

    今年刚过年去了京城,在康熙面前奏对。康熙对他的表现很满意,本来让他担任直隶巡抚,却正好收到了湖南来的折子,知道湖南现在局势混乱,湖南巡抚龚永望又是个保守无能之辈,所以就又让于成龙接替龚永望任湖南巡抚兼绿营提督,节制全省文武。

    于成龙带着康熙最近刚编练出来的一千名汉军火铳兵马不停蹄地来到长沙,刚一到任,就立刻召集官员议事,主要商量剿匪平叛之事。

    他看完永州知府刘光耀送来的那本《荡寇集》,跟刘光耀一样吓出一身冷汗,同时也对沈墨这个反贼头子生出一种由衷的敬佩来。

    于成龙跟刘光耀这种出身地主阶层的官吏不同,他是穷苦出身,最了解下面的百姓过的什么日子。

    也知道百姓的苦日子全部源于地主和官府的双重剥削,所以更能明白这本小册子里的的政策,以及所描绘的理想国度对于一般人会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就连他自己看完之后都有些心神激荡,忍不住的心神向往。

    只是他很快警醒过来。

    于成龙认为天下如今已经大定,无论是朝廷还是百姓,都不愿意再继续打仗,不愿意再继续混乱下去。如今造反,都只能让天下重新陷入动荡之中,黎民百姓又要遭受新一轮的荼毒苦难。

    他是在万历年间出生的,满清入主中原时,他已经二十二岁了。

    虽然他也痛恨满清八旗的残暴不仁,但是随着大势所趋,满清统治日益牢固,于成龙的想法慢慢产生了变化。

    百姓们过得苦,满清统治中原已经大局已定,没有人能改变这个事实。与其愤懑痛恨,不如出去做官,还能为一方百姓谋些福祉,也算是为天下做些事情。

    于成龙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在四十四岁的时候,终于接受了清廷的委任,去了偏远蛮荒的广西罗城县当知县。

    他是六十八岁的时候去世的,当了二十四年官,死的时候箱子里只有一套官服,再无他物,时人感叹不已。

    这个人有操守,有能力,还有家国情怀,能够从出仕到离世,二十四年的官途中能够始终如一恪守初心,在满清近三百年的历史上也是极其少见又非常可敬的。

    比起后世知名度更高的所谓“日御六女”的纪昀之流,甚至包括曾剃头李鸿章等晚清名臣更值得佩服。

    长沙城中的官员们闻令急忙赶到了巡抚衙门,却见新任巡抚兼提督于成龙一身戎装,面容冷峻高踞上座,旁边还摆着一把尚方宝剑。

    身后站着两名顶盔掼甲全副武装的武士,众人战战兢兢不敢多言。

    于成龙没有废话,开门见山道:“陛下让我老于来湖南就是为了剿匪。湖南这两年反贼盗匪越剿越多,到底是什么原因,你们心知肚明。以前的事情我不管,但是今后的却要按照我说的去办,若有人不服气,那就可以上来试试这把尚方宝剑利不利。”

    众官都听说过于成龙大名,知道这位老兄清廉如水,手段又很强硬,做事只问是非曲直,根本不考虑什么官场情分,人情世故,若是惹恼了他绝对有可能会被祭出尚方宝剑直接砍了。

    因此闻言都是噤若寒蝉,唯唯诺诺。

    于成龙懒得跟这些人废话,直接宣布了五条规定:

    第一,废除所有地方官府制定的苛捐杂税,只收朝廷应该收的那部分。若有人敢阳奉阴违,直接尚方宝剑伺候。

    第二、收拢流民,开垦荒地,各地官府提供种子耕牛帮助农民春耕,恢复生产,不得趁机勒索搜刮。

    第三、说服地主减租减息,不得因为收租逼债使得佃户农民暴动造反,若是发现一例,当地知县直接下狱查办,知府等上官也要追究连带责任。

    第四、恢复保甲制度,百姓自己互相监视,互相告发,连坐问罪。

    第五、招募编练乡勇,加固城池,清除盗贼,凡是抓到盗贼一律斩首。

    于成龙五条都是对症下药,既要消除反贼产生的原因,又要用强力手段镇压,让百姓们把精力都放在过日子上,不敢随便造反,给官员们头上也套上了一层紧箍咒。

    这些都是对于地方官的。于成龙自己则将主要的目标对准了沈墨这一支反贼。

    在于成龙看来,什么王氏兄弟,什么“承平天王”都不足为惧,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整个湖南威胁最大的反而是目前只占据三县之地的沈墨。

    如果轻视此贼,不早早将其扼杀在弱小之时,凭此人的手段和蛊惑裹挟民心的本事,将来祸害天下的必将是此人。

    《荡寇集》虽然让许多有志之士心头火热,愿意跟随沈墨一起践行理想之国,但是也成功的引起了诸如于成龙这等能臣干吏的重视。

    三月十六日,于成龙到任湖南巡抚之后第二天,亲率巡抚标兵两千人,火铳兵一千人,以及普通绿营兵六千人,还有民夫等合计一万余人,坐船从长沙出发,沿着湘江逆流而上,向着永州城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