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最好的山地步兵
    荡寇军攀上城头之后,已经可以宣告永州城被攻破了。

    城门被打开,吊桥被放下,城外的大军源源不断地开进城里,在铁牛的指挥下,分别去占领府衙府库官仓武库乃至各处城门等紧要之处。

    城中大街小巷也迅速派出巡逻士兵维持秩序,每个队都带着几名军中宣教官,用铁皮大喇叭喊话百姓,安抚人心。

    城外的秩序由常远孙翔等人带着守备军维持,并且派出了巡逻队搜捕清军溃兵,防止有人浑水摸鱼,趁机作乱。

    大军进城一个时辰后,沈墨在一队亲卫的拱卫下骑着白马进了城,坐进了永州知府衙门之中。

    铁牛来禀报城中情况:“主公,城里现在基本稳定下来,百姓们对我们还有些还害怕,大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偶有几个闹事抢夺的蟊贼也被都料理了。府库和官仓以及武库我都派人占领了。

    程凯带着人去守卫各处城门,不得命令,严禁进出。那道水门外水师也派了船巡逻警戒。唯一可惜的就是永州知府刘光耀那个王八蛋跑了。其他的同知通判等官吏都降了,现在暂时关在府衙的大牢里。”

    沈墨左右看了看屁股下面的知府座椅,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坐起来硬邦邦的还有点咯屁股,转头对铁牛笑道:

    ”百姓们害怕只是一时的,过上两日,他们看到了咱们的军队是真的不扰民就会主动出门了。至于刘光耀,放心吧,他跑不掉的。”

    铁牛眉头一挑,大嗓门震得屋梁上的尘土都簌簌下落:“主公,莫非你早有安排?”

    沈墨正待说话,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身,却是他的新任秘书司坤脸上带着兴奋之色进来道:“主公,牛将军,永州知府刘光耀被抓住了。戴老板派人来报信,请示主公如何处置此人。”

    沈墨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笑容,铁牛一愣,一拍自己的大脑袋叫了起来:“原来是老戴,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啊!”

    沈墨对司坤道:“让老戴把人带过来,先关起来。等老戴过来,咱们几个开个会,安排一下下一步的事。”

    最后一句话是转向铁牛说的。

    司坤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

    刘光耀逃跑时的瓜皮小帽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露出了光溜溜的的脑袋和那细细一根猪尾巴在脑后甩来甩去。

    原本白净的脸上此时却显得很狼狈,带着不少淤青,鼻子好像塌了些,嘴角也带着血。

    身上为了逃跑换上的粗布衣衫也变得破破烂烂,身上还有好几个大脚印,被又粗又长的一根麻绳绑的结结实实的,被一名趾高气昂胸脯挺得老高的瑶族汉子在前面牵着招摇过市,后面则跟着同样一脸自豪的两百多瑶族汉子。

    戴文胜一身戎装挎着刀走在刘光耀旁边,看见刘光耀瞅着自己带着怨毒的眼神,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人家都被自己给摆了一道活捉了,还不许人家有点小情绪了?

    要优待俘虏嘛。

    到了县衙,沈墨出门迎接,大笑着跟戴文胜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

    “老戴,这厮被你抓住,咱们这次打永州就算是竞了全功,我记你一功。”沈墨瞅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刘光耀大笑着道。

    戴文胜笑道:“主公要记功还是给这些好汉子,还有丰韵楼的白姑娘记功好了,他们才是大功臣。”

    说着戴文胜将自己身后的那三百名瑶族汉子介绍给了沈墨。

    那些瑶族汉子们看到沈墨跟其他初次见沈墨的人一样都是一脸惊奇。

    不过沈墨虽然年轻,但是当主公当的现在气场三米八,这些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瑶族汉子们看到他走过来竟然有点紧张起来,竟然齐齐跪了下去。

    沈墨急忙搀扶:”不要跪,以后大家见我腰杆都要挺直。我的腰杆能挺直就是靠着跟你们一样的许许多多的好汉子撑起来的。你们这次又立了大功,是我要感谢你们。”

    这些汉子多么淳朴啊,听得这叫一个感动,一个个都当即表示以后要跟着沈墨好好干。

    沈墨摆摆手让众人在府衙大院里随意坐成了一圈,自己则站在中间跟这些瑶族汉子们拉起了家常。

    问问这个的名字,问问那个的家人,还有他们过去经历过的实情,认真聆听,不时点头,偶尔插句话,这幅平易近人的做派让这些瑶族汉子们心里实在熨帖的很,对于这个年轻的反贼头子不知不觉亲近了许多,说话越来越放松,越来越随意。

    一开始只有几个头领跟跟沈墨说话,说到后来所有人都加入进来。

    说着说着就有人怒骂起了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那些黑心地主和当地官府,最后又引起了周围一圈人的共鸣。

    幸福的人的幸福基本都相同,这个时代这些底层的穷苦人的不幸也基本是相同的。

    沈墨听了半天,又让人去后厨给这些好汉子们准备吃食。

    忽然有那一瞬间,场面就变得安静下来。

    沈墨站了起来,走到场地中央真诚地道:“我听明白了,诸位好汉子都是被狗日的鞑子官府和那些黑心地主给害到如今这种地步的。其实我跟你们一样,也是被鞑子给逼的走上造反这条路的。

    我爷爷被鞑子逼的跳了山崖,我现在连他人家的尸骨在哪里都不知道。我爹被鞑子官府抓了,宁死不愿投降,又被鞑子给杀了。我要不是运气好,也早死在了荒山野岭。

    从我走出山里的那一天起,我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将这些害人的狗鞑子赶出中原,将天下所有欺压百姓的狗官和黑心地主统统杀光,让咱们的所有的受苦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你们是好汉子,我沈墨也是好汉子,咱们好汉子就要在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将所有的鞑子和狗官黑心地主统统杀光,建立一个让我们这些可怜人能过上好日子的太平天下,大家说好不好?”

    对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沈墨最擅长这个。

    对于这些瑶族汉子来说什么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他们没有什么代入感的,因为他们是瑶族,不是汉族。

    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中华民族的概念,一般底层百姓的家国民族概念其实很模糊。

    汉族的百姓都是如此,更别说这些汉化的瑶族百姓了。

    所以要跟他们达成思想上的共鸣,就要寻找自己跟他们共同点,让他们感觉原来这位沈先生跟我们一样都是可怜人,也遭遇过家破人亡,都有共同的仇人,这样心理上一下子就有了认同感。

    三百瑶族汉子都被沈墨的话给感染了,脸色涨红地鼓掌大叫道:“好,我们跟着沈先生一起杀鞑子,杀狗官,杀黑心地主!”

    到了这个时候,沈墨在这些人心中才有了一个具体的真实的形象了,此时才算是对沈墨归了心。

    沈墨之所以卖力的拉拢这些瑶族汉子,除了这些人的确有功,还重情重义之外,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人都是很好的山地步兵。

    这些瑶族汉子虽然已经汉化,但是许多山中民族的基本技能依然保存着,几乎人人都能开弓射箭,大部分人水性都还不错。

    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实在是很好的山地步兵的兵源。

    南方多山,要想在南方大战,拥有一支善于山地作战的轻步兵部队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这些瑶族汉子就是沈墨相中的最好兵源。

    虽然目前只有三百人,但是只要善待他们,日后源源不断的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加入,三千,三万都有可能。

    因为湖南的瑶人和壮人甚至苗人数量都是相当不少的,这些人都是很好的山地步兵的兵源。

    安顿好了这三百瑶族汉子,沈墨又立刻召集铁牛、程凯、郑云龙、戴文胜等所有军中主要将领开会议事。

    沈墨从知府衙门里搜出来的公文已经得知了新任湖南巡抚于成龙带着大军来救援永州的消息了。

    那道公函是于成龙到达长沙后第一天就派人送给刘光耀的。

    虽然他在送出公函四天后才率军出发,送出这份公函只是希望刘光耀不要丧失希望,希望他能坚持到援军到来。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在反贼正式开始攻城之后,刘光耀连一个时辰都没坚持住,甚至可能都没有半个时辰。

    所以,这就给了沈墨从容应对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