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进退两难的于成龙
    召集众将议事,沈墨主要交代了几件事情:

    第一,派水师船只回东安县和零陵县将李志远以及姜寒酥母女并宣教司以及娄小茹等人等人接来永州。

    如今永州已经攻下,在没有占领其他更大的城池之前,这里必然就是荡寇军的中枢之所在。李志远作为沈墨手下头号文官,必然是继续升官来当这个知府的,其他的一干人等自然也要随之而来。

    置于李志远来了之后,东安知县等空缺出来的职位有何人来担任,沈墨心中属意由现在已经升任为主簿的刘同谦担任。

    刘同谦跟他那位被沈墨砍头的堂兄比起来显然更有做事的才干,这几个月来本职工作做的也是井井有条,让李志远省了不少力气。

    之前李志远私下就跟沈墨提过日后让刘同谦继任知县的事。

    现在正当其时。

    第二件事则是征发工匠民夫在永州城外择地建造一座四座新军营。另外还要扩建永州城外先有的民用码头,使之建成之后兼有民用和军用两种用途,方便将来停靠更多更大型的战船军舰。

    军营的规模每座要求能够容纳五千人,也就是说永州城外至少需要能够同上驻扎两万大军。

    之所以要建造这四座新军营,原因也很简单,沈墨要再次扩军了。

    在沈墨走进知府衙门大门的时候,就收到了系统的升级条件达成的提示,验证了沈墨之前的猜测。

    打下了永州城,系统的升级评分一下子冲到了八十分以上。

    既然满足了升级条件,沈墨也就没有犹豫地选择了升级。

    这次升级系统需要五天。

    升级完成后人口上限必然会再次提升,沈墨基于上一次的升级经验,判断这次的人口上限会提升到两万,是当前人口上限的十倍。

    所以未雨绸缪,先把军营建好。

    水师那边同样的道理,升级完成后,水师的战船建造数量肯定也会有所提升,包括战船的种类和级别也会提升,所以需要一个泊位更多的码头。

    之所以不打算建造一个专用的军用码头,一来是在东安县的何家水师码头暂时够用,二来以后打下更大的城池,譬如衡阳,乃至株洲长沙这样的大城之后再建造的话,也会有更合适的地方可供选择。

    湘江虽大,但是上游水位秋冬两季的时候会下降很多,甚至有些河段还会干涸,船只太大容易搁浅。

    所以大船还是留着以后在洞庭湖乃至长江上游弋作战更加合适。

    这次升级成功之后,再建造上五六艘更大的战舰,配合上现有的十艘轻型炮舰,以及其他的大小船只,足以横行湘江了。

    沈墨说完这件事,戴文胜蹙眉道:“主公,我军刚进驻永州城,百姓还有些人心不稳,我们在永州乡下又暂时没有基础,所以一时半会恐怕很难组织起来太多的百姓,总不能用刀枪押着百姓来干活。”

    沈墨道:“这个简单。四千守备军这次来一箭未发,那就让他们来完成这件事。等到扩军完成,这四千人就跟着派出去分田的人下乡去维持秩序,顺便剿匪清盗。”

    湖南遍地是义军,但是其中也有不少专门劫掠百姓的盗贼。

    沈墨手中的东安、零陵以及双牌三县以前也有不少盗贼,但是随着纳入了沈墨控制地盘,各村建立起护村队和守备军之后,这些贼寇被挤压的没了生存空间,纷纷跑到周边其他地方。

    永州城外还没有开始分田土改工作,所以依然存在着不少盗贼。

    不过这些都是疥廯之疾,等到分田工作不断推进,这些贼寇不想死的话就只能继续跑路了。

    顺便还能让守备军练练兵,锻炼一下李元武等人的带兵能力。

    沈墨说完看向程凯道:“老程,这件事你来负责,回头我把图纸给你,剩下的选址和建造都都由你来负责。从今天开始,我给你七天时间,七天后我去验收。四千守备军交给你全盘支配。常远,孙祥你们两人好好配合,务必要在限期之前完成。”

    三人起身领命。

    第三件事则是让秘书司坤给三县知县行文,让他们一定要搞好春耕事宜,切莫耽误。

    东安县还好,经过了几个月的经营,一切都步入了正规。

    倒是零陵和双牌两个县刚纳入沈墨治下,刚完成分田编户工作,分到田的农民们虽然心里振奋雀跃,但是完成春耕实际上困难却不少。

    最主要的困难就是缺少种子和耕牛。而且因为以前剥削太重,百姓们家中都没用余粮。现在正好又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要保证春耕,既要有种子还要有足够的口粮保证百姓们能坚持到夏收。

    以前给地主种地,地主虽然剥削很重,但是相应的也会提供种子和耕牛,虽然也不是白用的。

    现在大地主都被打到了,以前的惯例肯定不能沿用了。再加上沈墨这次打永州,又带走了四千守备军。这些人放在乡中可都是壮劳力,这么多人被同时编入军中肯定会导致劳动力不足,也会影响到春耕。

    所以就需要官府和农会发挥作用了。

    按照东安县的惯例,官府要借粮借种子给农民,而且还是要免息的。同时,要筹备足够的耕牛和挽马来帮助农民们耕地。

    这都是官府的职责所在,农业社会,春耕可是一年当中的头等大事。以前皇帝皇后甚至都要亲自下地扶犁劝耕的,虽然是做个样子,但是也说明了春耕的重要性。

    等到夏收之后,农民们再把借的种子和粮食还回来就是,各村村公所负责发放粮食种子,而且坚决杜绝收获火耗等坑害农民的行为。

    至于劳动力不足的问题,那就到了农会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沈墨甚至要求三县的知县必须亲自去乡下调研巡查,而不是只坐在县衙里发号施令。

    安排完春耕的事情,沈墨又说起了第四件事,那就是如何应对于成龙带来的这一支清兵。

    众将这时候都表现的兴奋起来,之前的三件事虽然重要,但是却不是他们的本职。现在听到清兵大举来攻,自然来了精神。

    这次打永州,众人其实都想卯足了劲好好干一仗,结果也没怎么费力就打了下来,全军伤亡也不超过十个,让众将都有一种狠狠一拳却打到了棉花上的感觉。

    沈墨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又道:“我估计于成龙现在应该刚过株洲,再有个两三日就能到达衡阳了。那时候应该也就知道了咱们打下永州的消息了。”

    铁牛摩拳擦掌道:“主公,不如咱们一鼓作气把衡阳城也给打下来,把那于老头给活捉了。听主公说这老头还是个有名的清官,我老牛到时候就当面问问这老头明明是汉人,为啥一把年纪了还要当鞑子的官。”

    戴文胜道:“主公,那衡州知府杨成泽就是那杨鸿轩之子,咱们杀了他爹娘,抄没了他家,如今把主公当做生死仇人。于成龙若是带兵到了衡阳,两人合兵一处,那杨成泽胆气更壮,肯定会鼓动于成龙早日来攻打咱们的。不如咱们先下手为强,将衡阳一举拿下,顺便送杨成泽去下面继续孝敬他老子。”

    其他诸将也都出声赞同,众人语气轻松,显然都没觉得打下衡阳城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这也不怪他们骄狂,实在是自起事以来,荡寇军跟清军的几次作战都基本上是一路狂虐,根本没有感受到多少战争的残酷,自然而然心中就会看轻了清军的战斗力。

    这也难怪,湖南的清军大部分都是绿营兵,而且这些绿营兵大多数还都是降兵。

    士气低落,装备不全,还被满人猜忌防备,不时的还要充当炮灰,战斗力能强才是怪了。

    精锐的八旗军不是在京城护卫主子,就是在各省的八旗驻防将军衙手下。

    满洲鞑子全族当初不过两百万人,男丁也就四五十万。这些年打仗虽然胜多败少,但是也损失了不少。

    如今满打满算,真正的八旗兵估计也就二十万左右。

    况且满清入关三十多年,满洲兵早都被中原的花花世界给迷了眼睛,虽然战斗力没有晚晴那些溜鸟斗蛐蛐的八旗大爷兵那么拉垮,但是也没法跟当初刚入关的时候相比了。

    这些八旗兵死一个少一个,就算生了儿子,也再养不出当初如野兽一般凶悍生猛的八旗精锐了。

    环境变了,长白山的老林子里磨砺出的凶兽跟如今暖房里养大的狼犬肯定不一样。

    铁牛要想找个满洲兵试试成色,估计只有等打到了北京城的时候才有机会了。

    沈墨将这些说给众将听,众人听了不仅都有些失望。

    汉奸虽然可恨,但是杀再多也没意思,还是要打那些真鞑子才带劲。

    沈墨摆摆手,场面重新安静下来,继续道:“于成龙的这一路要我说来,其实不用过于担心。咱们定下的调子是步步推进,每占一城,都要先巩固基础,赢取民心。推进的太快,就会出乱子。于成龙虽然看着气势汹汹而来,但是依我看,他的本意是想帮着刘光耀守城,想利用永州城来磨碎咱们的血肉,一点一点的将咱们消耗在永州城下,然后再趁机反扑。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咱们攻城的速度太快。”

    铁牛恍然,接过来笑道:“所以于老头知道了咱们破城的消息后肯定就懵了,进退两难了。他要继续打来,就成了他来攻城,咱们来守城了。这老头肯定也没有攻城的准备。可是退的话又很没面子,毕竟是堂堂巡抚,浩浩荡荡带着一万大军走到半路一仗没打就撤,下面的官们也会不服他,甚至那鞑子皇帝也还要降罪给他。这老头现在估计头疼的在骂娘呢!”

    众人都开怀大笑起来。

    沈墨也笑,自己这边速度太快,搞得于成龙这位天下第一清官肯定很难受。

    ……

    于成龙现在的确很难受,他刚带着大军风尘仆仆刚过株洲,就收到了衡阳知府杨成泽送来的战报,说是永州失守,知府兼总兵刘光耀生死不知。

    于老头看着战报发了半天呆,死活不相信永州那么大一座城池怎么就能在短短不到半日的时间就被反贼给攻破。

    他甚至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觉得自己是不是年纪太大,老花眼又变严重了?

    可是再看,终于确认自己没看错。

    拿着战报的手抖了半天,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刘光耀无能之辈,该杀!”

    又想了半天,最后下令继续向衡阳进发。

    永州一失,衡阳危矣。衡阳是湘南重镇,衡阳若是有失,那整个湘南就彻底糜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