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命之子?
    于成龙到了衡阳之后,立刻召集军中大将以及衡阳的主要官员议事。

    说是议事,其实就是老于的一言堂,他来说,其他人听,这是老于的风格。

    该商量该思考的早都想好了,议事也只是宣布一下而已。

    这一点跟沈墨倒是一致,开会都不喜欢说废话浪费时间。

    说了些约束部队不得扰民,又让衡阳当地官员们帮忙筹备粮草等事,于成龙很快就将话题转到了永州失陷上面。

    永州失守的太快,快的有点诡异,别说于成龙了,就是衡阳自知府杨成泽以下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沈墨为首的这伙反贼是在是太古怪了。

    于成龙依然一身戎装,右手边放着康熙赐给他的尚方宝剑,神情严肃冷峻,目光扫过众人开口道:“都说说吧,说说对沈墨这伙反贼的看法,还有接下来的仗有什么想法。随便说,不要有什么顾虑。”

    老于破天荒的征询下面人的意见,也是因为他只有过剿灭小股盗贼的经验,对于沈墨这种巨寇的确没有什么经验,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看着这位白发苍苍,神情冷峻的巡抚大人,又摆出一幅一言不合就要用尚方宝剑斩人的架势,下面的官员谁都不敢先开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低着头不说话。

    原来的湖南巡抚龚永望在剿匪平叛这种事上一向都是保守派,下面的官员们知道了这一点也就顺着他的想法来说。

    现在这位新任巡抚新官上任,外界传言这位不是个好相处的,所以都不想当出头鸟,生怕没说到这位新抚台大人的心上而被记到了小本本上。

    于成龙对这些人的心思洞若观火,看得一清二楚。

    官场的风气自来如此,遇到事情先不管最好的办法是什么,而是先揣摩上官的意思。上官释放出信号后,下面的人就顺着他的话来说。

    朝廷也是一样,大臣们说话前都要先揣摩皇帝的意思,而不是直抒胸臆。

    和平年代还好,若是遇到外敌入侵,国势飘摇之时更是如此。皇帝想打,下面的臣子就多是主战派。

    皇帝想求和,那臣子们自然多是求和派。

    所以历史上很多奸臣,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当奸臣的,而是揣摩上意尝到了甜头以后就变本加厉的开始舔皇帝,不干正事,最后就沦为了彻头彻尾的奸臣。

    官员们说白了就是一群依附皇帝存在的政治生物,趋利避害是他们的本能,媚上就成了一种为官的基本技能。

    于成龙当了二十年官,各种官员见得多了,自然明白这些,干脆也不等了,冷哼一声,一指左手边第一个人道:“你来说!”

    被点名的正是衡州知府杨成泽。

    杨成泽被点到也不意外,毕竟他是知府,永州失守的消息还是他派人报给于成龙的。

    这片刻功夫心中已经有了腹稿,闻言出列先行礼道:“抚帅,下官先行请罪。沈贼围城之前,永州知府刘光耀曾派人前来衡阳找下官求援。彼时,衡阳本就兵少,且境内尚有不少吴三桂的余孽乃至其他盗匪滋扰生事,所以当时实在没有多余兵力救援永州。这几天下官招募了数千乡勇,准备输往永州,谁知永州城却已经被反贼所破。下官这几日寝食难安,今日正好得见抚帅,故特向抚帅请罪。”

    这就是杨成泽当官的的智慧了。

    他知道朝廷日后肯定要追究永州失陷的责任的,永州知州刘光耀就算被反贼所杀,那其他相关的人肯定也要担责的。

    最主要的就是刘光耀之前求援周边府县的主官们,尤其是他这个衡阳知府,那可是永州最近的一个府,而且兵力也比永州要多不少。

    他不去救援永州也有他自己的考虑,一个如他刚才所言,衡州境内的确也不太平。

    吴三桂虽然死了,但是衡阳作为他昔日称帝的地方,溃散的吴军士兵相当不少。有些被清军给剿灭了,有些被招降了,但是也有许多躲入了山中落草为寇。

    除了这些人,还有一些百姓因为活不下去了而起来造反或者落草的。

    总之,衡州府本身就乱糟糟的,又正值春耕时节,的确是没有多少兵力去支援永州的。

    另外,还有一点私心,那就是他想借着永州城来看看沈墨这股反贼究竟有多强。

    攻破几个县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攻下永州这种大城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永州城虽然没有衡阳城高大坚固,但是却也没有差距太大。若是反贼能轻易攻下永州城,那他这个衡阳知府就得担心反贼也来攻打衡阳城。

    虽然杨成泽之前已经对沈墨的实力尽量高估,认为沈墨大概会在开始攻城三五日之内拿下永州城,可是却万万没想到永州城竟然在一个时辰之内就丢了,甚至永州知府刘光耀都没跑出来。

    这可把杨成泽吓坏了,这几天一直在担心沈墨会乘胜前来攻打衡阳城。

    虽然他自认为自己比起刘光耀来要强上不少,衡州的兵也比永州的兵要多,城墙也更高大坚固,但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沈墨是他的大仇人没错,他恨不得能将沈墨这个杀他全家的反贼给一口一口咬死。但是反过来,沈墨肯定也早都知道他的存在,说不定也打算一鼓作气拿下衡阳城,顺便抓住自己来个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杨成泽以己度人,觉得沈墨很有理由这么做。

    他说的招募了数千乡勇一事当然是真的,只不过却不是为了救援永州,而是为了守卫衡阳。

    现在于成龙带着大军来了,他心里一下子踏实了许多,灵机一动先来个以退为进,真真假假,就算时候朝廷追究责任,自己身上的责任也会轻上许多。

    当然,也有顺便试探一下这位新任巡抚态度性情的心思在里面。

    于成龙闻言,对杨成泽倒是生出了一些好感,摆摆手道:“永州失陷,皆刘光耀一人之责。若定要追责,那之前三千兵马全军覆没的李光地更是罪魁祸首。朝廷那边,自有本官为你担保。我听说过你,虽是文官,但是也知兵事。那沈墨于你又有灭门之仇,想必这几个月来你肯定念念不忘报仇之事,必然对此人做了许多了解。既如此,你且说说你对如何应对当前的局势的看法。”

    杨成泽闻言一喜,有了这位巡抚大人担保,永州失陷的责任应该不会追究到之间头上了。

    谢过之后,又起身道:“抚帅,沈墨这支反贼跟其余反贼比起来的确有诸多古怪之处。其手下不仅有多艘炮舰,而且还有相当数量的火器兵。另外,其手下贼兵都是装备精良,军容严整,作战悍勇,俨然精兵模样,绝非一般反贼能比。若要剿灭此贼,必须先重视此贼,否则定然会重蹈永州覆辙。”

    这些情报于成龙也知道了,闻言点点头示意杨成泽继续说。

    杨成泽于是将自己打听到的关于沈墨的一切消息全都说了出来,听得于成龙眉头紧皱,半晌无语。

    诚如杨成泽所言,沈墨这个反贼身上的古怪之处太多了。

    分田分地成立所谓的农会来笼络小民之心也就罢了,关键是他手中那些炮舰乃至火铳以及那些万人敌都是从何处而来?

    要知道朝廷对于火器可是控制的想当的严格,若说十几支乃至数十只被人暗中转卖出去还有可能,可是反贼手中竟然有上千支火铳之多,简直骇人听闻。

    更别说那横行湘江上游的炮舰了,简直就跟天上掉下来似得。

    于成龙是万万不信反贼手中有火铳作坊的,要知道那沈墨半年之前还被朝廷追捕的上天无门,下地无路。要是真有什么火铳作坊,也绝不会被清军逼得家破人亡。

    再说反贼短短数月间竟然就能编练出数千名甲胄齐全,悍勇严整的精兵来,更是匪夷所思。

    于成龙虽然没有正儿八经带过兵,但是也是看过兵书的人,也大概了解练出一支精兵来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总之,对沈墨了解的越多,于成龙的心里就越发没底。

    他有一种感觉,沈墨这个反贼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不为人知的底牌打出来。虽然现在只有炮舰,甚至在攻打永州城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反贼用火炮来攻城。

    但是直觉告诉于成龙,下一次跟反贼作战的如果反贼手中出现火炮,他大概也不会太过惊讶的。

    总而言之,当了二十年官的于成龙以他剿匪的经验来审视沈墨这个反贼头子的时候,竟然有种完全不知所措的感觉。

    以往所有的剿匪经验在沈墨这里都失灵了。

    甚至仔细想想,闹到如今这种地步,并非李光地和刘光耀等人无能,而是这股反贼太强横了。

    强横的就跟那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一样,一时间天上地下无人能治。

    于成龙甚至想到了汉光武帝刘秀的事迹,心中忽然迸出一个荒唐的念头来:难不成这位跟光武一样,真是什么天命之子?

    不过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被老于自己先掐死了。

    一个占据了一府三县的反贼而已,怎么可能是什么天命之子?我简直是疯了!

    在心中做了一番自我反省之后,于成龙继续问起了杨成泽的剿贼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