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二十章 围魏救赵
    却说于成龙跟众部下商量了半天,最后得出了一个看似稳妥的方针出来:

    以杨成泽守衡阳,保护大军的后路,供应粮草,并招募更多乡勇充实祁阳以及祁东县两县。

    祁阳和祁东县处于永州和衡阳之间,正是衡阳的门户。这两县若是有失,衡阳面前就无险可守了。

    而于成龙则亲率本部主力前往攻打永州,企图趁着荡寇军刚刚攻下永州,立足未稳之际,一举夺回永州城。

    同时又派了一名唤作金鑫的参将带领一支三千人的偏师从衡阳直往宝庆府而去,携宝庆府清兵沿着夫夷河南下,迂回到东安县,去抄沈墨的后路,想要玩一招围魏救赵。

    于成龙虽然心中对于沈墨的古怪之处非常忌惮,但是因此就畏惧不前的话那他也不是于成龙了。

    况且万余大军若是裹足不前的话,不仅士气军心会日渐低迷,而且每日消耗的粮草都会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时日若久,这些兵将们无所事事,肯定会外出扰民的。

    在这种情况下,于成龙再忌惮沈墨也得硬着头皮出兵。

    沈墨这几日忙的腰都有些微微发酸,倒并非是什么荒唐之事,实在是每天批阅各种公文坐得时间太久。

    李志远尚未到来,府衙中的胥吏虽然堪用的都暂时留用,但是军政各种事情都需要他一人而决。

    虽然他该放权的都充分放权了,但是毕竟麾下人才太少,各种制度还很是粗糙简单,李志远又不在,需要他亲自审阅决定的事情还是相当不少。

    在最后一张给守备军请拨粮草和本月饷银的公文上签字盖印后,沈墨一把推开面前的公文,起身伸了个懒腰,张嘴打了一个哈欠。

    感觉腹中有些饥饿,沈墨向着门外唤了一声,吩咐厨房做饭。

    然后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件什么事情,但是想了想又想不起来,索性不再去想。

    想不起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大事。

    沈墨如今暂时在知府衙门里办公,这几天也住在后衙的小院里,前后两进,也就住着他和秘书司坤以及一个厨娘一个马夫和一个侍女一个粗使婆子照顾他的起居。

    这四个人都是后勤处给他安排的。

    话说今天早上刚起来,沈墨忽然想到自己遗忘了这次攻破永州,活捉刘光耀的一个功臣。

    这个功臣自然就是自家未婚妻那位跟亲姐妹似得好闺蜜白映波白姑娘了。

    当时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沈墨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还下意识地畅想了一下这个名字是不是名如其人。

    当时听姜寒酥提过一嘴,说自己这位好闺蜜也是一位难得的美人,还说什么平生最欣赏少年英雄之类的话。

    沈墨只当没听见,一脸正经。

    女人的话听听就行,当真的话就算了。

    但是无论怎样,人家是帮了自己忙的,那三百瑶族汉子都酬谢了,没道理双标对待。

    所以早上刚一想起来,就吩咐秘书司坤去请白映波过来府衙一趟,打算当面感谢一下人家。

    置于为什么沈墨不亲自去丰韵楼当面感谢,表面理由是他太忙了,须臾离不得衙门半步。

    但是另一个真正的理由是却不足为人道,大概是觉得自己单独去女朋友的家里见她的单身女闺蜜,而且这位女闺蜜貌似还颜值挺高,身材挺好。所以作为一个守男德的正经男人,这种瓜田李下的事情自然是要避免的。

    可如果让白映波来府衙的话,那就正常多了,毕竟这里是政府大院,人来人往的,都能证明沈总镇的清白。

    白映波自从那日在城头上看见沈墨一面后,就隐隐期待着能见沈墨一面。

    表面的理由是自己要给姜姐姐再把把关,但是实际上的理由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从荡寇军入城之后,又听戴文胜在沈墨面前表举了她和那三百瑶族汉子的功劳,沈墨还拉着那三百瑶族汉子说了半天话,做了一些很得人心的许诺。

    这些瑶族汉子都被他这般看重,那么自己这个姜姐姐的娘家人没道理会被忽视。

    她这几天让人关闭了酒楼,每天坐在镜子前面精心装扮,还不时的对着镜子练习各种奇怪的表情,衣服也是换了一套又一套的,看的旁边侍候她的丫鬟烟烟第一时间怀疑自家小姐思念春天了。

    可是左等右等,想等的人却一直没来,白映波有些失望,有些恼火,也有些隐隐的难过。

    莫不是他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对自己有所轻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心情低落的时候,沈墨派人来请她去府衙做客。

    这让白映波又重新欢喜起来,只是请人去府衙做客又是几个意思?

    谁请客会在政府大院里请?

    不过也没有多想,好歹那位大英雄还能想起自己已经很不容易了。

    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带着期待,白映波来到府衙,却被告知沈总镇正在处理公文,请她稍待片刻。

    结果这一等又是一个多时辰,为了维持自己的优雅姿态,白映波的脖子都快僵硬了,腰都坐的开始发酸了。

    送上来的茶也没敢多喝,浅浅喝了一口,怕喝多了要上厕所。

    在心里不知道骂了沈墨多少句后,终于听到了沈墨吩咐人准备饭菜的声音,小白娘子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提着裙子出了自己等了一个时辰的偏厅,站在沈墨的小院门口张望了起来。

    片刻后,便看到一个厨娘和一个侍女提着食盒往这边过来,白映波笑盈盈的迎上去,很自然地接过了那厨娘手中的食盒,笑盈盈道:“这位姐姐,我是沈先生的小姨子,今天刚到。饭菜我跟这位妹妹一起送进去就好了。”

    厨娘一脸茫然,然后就看着这个妆容精致,活泼美丽的少女拿走了自己手中的食盒跟着那侍女说说笑笑进了沈墨的小院。

    那个侍女自然是见过白映波的,只是对她自称是沈墨的小姨子有些意外,但是也没有拒绝她一起送饭进去的请求。

    沈墨在院子里打了一趟拳脚,感觉腰不酸了后重新坐回了桌子前,提起笔想整理一下刚才想到的一些事情。

    听见脚步声,知道是侍女送饭来了,头也没抬,随口道:”先放着吧,我马上就好。”

    说完提笔要想蘸一下墨,却发现砚台里的墨汁都没了,正准备放笔研墨的时候,却早有一只纤细素白的手拿过砚台往里加水,开始娴熟地研磨起来。

    而伴随着研磨的动作,飘过来一丝若无若无的玫瑰馨香。

    沈墨抬头一看,却是一位身着白裙,姿容妍丽,良心饱满,眉眼之间带着促狭幽怨之意的陌生少女正在一边研磨,一边皱着鼻子看着自己。

    沈墨一愣,问道:“你是谁?”

    少女眨眨眼道:“我是你小姨子啊!”

    沈墨又是一愣,心想我什么时候多了半拉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