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明明不够普通,却还这么自信
    虽然决定了这一战要以守代攻,利用永州城的坚固城防,利用荡寇军的强大实力将永州城变成一座吞噬生命的血肉磨坊,但是却并不代表荡寇军就要静静待在城里等着清军来攻。

    大战开始之前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的。

    第一件事就是要让于成龙相信自己即将面对的永州城是一座防备空虚的城池。

    他派一支偏师去宝庆府,意图本来就很明显,就是想要抄沈墨的后路,亦或者是说围魏救赵,逼迫沈墨回援老巢。这一点一看就很明白。

    自从对沈墨起了忌惮之心后,于成龙就不断提醒自己要最大程度的重视沈墨,所以他必然清楚沈墨也将很快知道自己的调度,明白自己的意图。

    打仗这种事,双方车马炮摆出来,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那么多的奇谋妙策让你施展。

    战争的常态还是正面对决,谁胜谁负最终还是取决于本身的实力。

    于成龙知道沈墨会明白自己的战术意图,沈墨也知道于成龙知道自己明白了他的战术意图,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于成龙相信他的战术的确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之前攻打永州乃至零陵,于成龙那边肯定知道自己这边拥有的炮舰乃至火枪等利器,甚至有可能他还读过《荡寇集》,否则也不会刚刚到任屁股还没坐热就心急火燎地带着一万多人跑来打自己。

    这说明什么?

    说明于成龙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湖南的第一号“反贼”,准备先把自己掐死以后再去收拾其他的义军和盗贼。

    沈墨对于于成龙的敏感还是有些佩服的,到底是名留青史的能臣。

    不过也仅此而已,论当官理政的本事,于成龙肯定是很优秀的。论个人操守,他也基本上无可指摘,反而值得钦佩。

    虽然出仕满清,但是却并非为了个人的功名利禄,而是为了能够造福百姓。这一点不能成为指责他的理由。毕竟真的说起来,后世所有的人祖上都是当了顺民的,不愿以当顺民的早都死光了。

    但是论起打仗的本事,沈墨却只能呵呵了。

    这已经不是以前那种文臣出将入相的时代了,上马能杀敌,下马能治民,战争的专业性越来越强,战斗形式也在快速发生着变化,非专业人氏很难胜任的。

    曾剃头虽然被人称为名将名帅,但是也是栽了多少跟头,打了多少败仗才练出来的本事。

    甚至有一次被石达开打的差点投湖自尽。

    于成龙显然是个战场初哥。

    既然于成龙的打算就是让沈墨明白自己的打算,那沈墨也就要投桃报李,让于成龙认为自己的阳谋开始奏效了。

    虽然咱们的沈总镇比起老于来也强不到哪里去,绝大多数的战争经验都是来自于高端游戏中的虚拟战争,但是却一直保持着一种年轻人的自信。

    虽然作为开挂的穿越者他不够普通,但是却依然足够自信。

    当然,这种自信更多的底气是来源于他手下士兵们和将领们,先不论他这个主帅的本事如何,单论这些士兵的纪律性服从性以及忠诚度,他认天下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的。

    别说这一仗他是有备无患,以逸待劳,就算真的处于逆势,他也相信自己能够逆势翻盘,最终成功反杀。

    左右都是胜利属于己方,只不过游戏难度会提高一些罢了。

    ……

    于成龙带着大军离了衡阳城,派出一支先头部队三千人乘坐快船先行,任务是增援祁阳县。甚至这三千人当中还有一千名于成龙自己的标兵,其中还有五百名火铳兵。

    自己则带着主力和辎重行在后面。

    祁阳县是衡阳和永州城沿着湘江这条路中间的唯一一座城池,而且从距离上来看,明显离永州城更近。于成龙担心沈墨先占了祁阳,他那此次出兵面临的局势就更加不利了。

    只要祁阳城握在手中,就有了攻打永州城的桥头堡,后续的援军以及粮草辎重等物都能源源不断的送了上来。

    一旦祁阳有失,那对于成龙来说绝对是一个坏消息。

    若是个稍微知兵的人,肯定都会意识到祁阳县的重要性。

    沈墨这种一看都是很有脑子的反贼肯定不会对祁阳视而不见的。

    于成龙只能祈祷沈墨手中兵力不足,又是刚刚占领了永州,并没有多余的兵力再去攻打祁阳。

    沈墨当然不会对祁阳的重要性视而不见,不过他也的确暂时没有攻占祁阳的打算,因为兵力的确不足。

    留下的一千守备军还要帮忙守永州,其他的都要回去协助各自乡里春耕。

    沈墨对于春耕的重视更甚于于成龙的这次来攻,换句话说于成龙这次来攻在沈墨眼里威胁也就一般般。

    而祁阳城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想取的话也随时可以拿下,何必急于一时。

    只是不攻城不代表什么都不做,从拿下永州城开始,荡寇军的水师就在祁阳旁边的江面上来回溜达,虽然并没有做出诸如炮轰城墙或者是拦截过往船只的暴力举动,但是来往祁阳的船只也肉眼可见的减少了不少。

    永州城都被反贼占据了,还摸不清沈墨这股反贼底细的商人们自然得小心谨慎起来,先观望一下情况再说。

    这样一来,本就因为沈墨占据永州城而带来的物资日益紧缺的情况愈加严重,城中粮价飞涨,许多人纷纷想要逃到下游的衡阳去。

    祁阳知县卞和平倒是个有能力敢担当的官员,一方面强行下令平抑飞涨的物价,发现囤积居奇者一律关进大牢。同时又做主打开官仓,平价售粮稳定民心。

    其次,派出县衙捕快衙役以及巡检司兵丁在城中维持秩序,凡是有趁乱滋事者一律严惩。

    再次,说服那些地主乡绅,尤其是拥有大量田产的大地主们招募乡勇来守城。

    这些大地主们对于沈墨采取的政策也都有所耳闻,都在担心沈墨一旦拿下祁阳,自家的田产也就保不住了。

    所以卞和平稍微一开口,这些大地主们就很快响应,短短数日便招募了五千多名乡勇帮助知县守城,还自愿捐献了许多钱粮。

    这些大地主们之所以这么积极,一来是希望卞和平能够守住城池,击退反贼,从而保全自己的家产。

    二来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卞和平告诉它们,新任巡抚正带着大军前来剿贼,只要坚持几日,巡抚大军一来,现在猖狂的反贼肯定就会灰飞烟灭。

    基于此两点,这些乡绅们才会如此举动。

    直到现在,乡绅们依然不觉得沈墨这股反贼能有跟朝廷上万大军抗衡的实力。

    康熙平定三藩的确让清廷以及他本人的威信声望在天下士绅之中上涨了不少,换句话说,此时天下绝大多数的士绅都觉得清廷这江山再一次坐稳了。

    从逻辑上来讲的确是这样的,毕竟带甲数十万的吴三桂和分别拥兵十万的耿精忠、尚之信一度占领了整个南方,甚至湖北、浙江乃至陕西甘肃等地也都被叛军占领。

    彼时,许多人都觉得叛军势大,大清要完。

    可是康熙采用政治上分化瓦解,军事上剪除两翼的策略,先后招降耿精忠和尚之信,原本跟随吴三桂一起起兵的陕西提督王辅臣也主动投降,最后就剩下吴三桂孤军面对清廷大军围剿,最终匆匆称帝五个月后病死衡阳,吴军也从此土崩瓦解,一败涂地。

    三藩之乱让康熙在政治上获得了巨大的威望,让天下人心更加的顺服,这也是康熙平生最得意的一桩功绩。

    原本的历史上也的确如此,三藩之后,康熙朝再也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叛乱或者说起义。

    平定三藩的意义深远,在施琅灭了琉球的郑氏集团之后,清廷终于能腾出手来去发展国力了。

    沈墨现在只是占据了一府三县四座城池而已,跟三藩之乱那种大半个天下都失陷的局势比起来的确算不了什么,最多是疥廯之疾。

    这也是这些士绅们如此积极响应知县号召的根本原因。

    经过这一系列的操作,卞和平算是初步稳住了祁阳县的人心局面,但是他心里却远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淡定。

    虽然城中已经招募了将近上万名乡勇,还有乡绅们捐献的钱粮也想当可观,但是卞和平对于守住祁阳城却没有多少信心。

    原因也很简单,永州知府刘光耀不算是个无能之辈,而且当时招募用来守城的乡勇比自己只多不少,更重要的是永州城比起祁阳城来说城防要坚固的多。

    可饶是如此,城池还是被反贼给破了,而且根据逃出来的人所言,从反贼正式开始攻城到破城连一个时辰都不到。

    这种情况下,卞和平还能镇定的做出这一系列的操作,没有弃城逃跑已经算是很有胆气很敬业了。

    若还要求他一定能守住城池那的确有点强人所难了,他现在最期盼的就是巡抚的大军赶紧到来,就不用自己单独来面对反贼随时可能到来的攻击了。

    沈墨对于祁阳城中的动静丝毫没有在意,卞和平就是张巡再世也不好使。

    这一仗的关键就在自己能否击败于成龙身上,于成龙一旦败北,祁阳县不攻自破。

    在郑云龙快要望穿湘水之时,于成龙的先锋大将长沙总兵祖君昊终于姗姗来迟,带着三千先锋出现在了祁阳城外的江面上。

    得到消息的郑云龙激动不已,走到甲板上眺望了一番后,大笑着下令道:“传令各舰升帆,咱们去迎接客人!”

    随着旗语打出,水师八艘炮舰以及大大小小的几十艘船只都陆续起帆,在郑云龙的旗舰带领下如同狼群一样向着清军先锋船队包围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