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谢于大人赠粮!
    祖君昊带着两千多残兵仓惶逃进了祁阳城,祁阳知县卞和平看到这么狼狈的援军,心中暗暗吃惊,但是也不敢多问,生怕惹怒了这些正气不顺的丘八又惹出了什么祸事,只好赶紧派人安顿他们,提供饭菜,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长沙总兵祖君昊虽然断尾求生,成功将大部分士兵都带人了祁阳城,可是心中却着实窝着一团火,同时更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

    他好歹也算是打老了仗的人,什么惨烈的场场面没见过,就是死人堆里都睡过觉,自然不会因为今日湘江边上那一幕留下心理阴影。

    他的不安来源于反贼水军今天的表现。

    在其他人看来,反贼水师是被己方的战船给缠住了,给后面的运兵船争取了靠岸的时间。

    可是祖君昊眼中,对方明明有机会来阻拦自己带兵登陆的,可是却偏偏无动于衷。最后的那艘炮舰过来一轮炮击更像是提醒和驱赶,并不是来阻拦他们登岸,毕竟那个时候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登岸了。

    看起来更像是对方故意放他们进入祁阳城,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实在太古怪了,明明有机会有实力拦住敌人,可是偏偏没有做,反而只是一味的跟他们的战船纠缠,阴谋的味道显得十分浓厚。

    可是偏偏祖君昊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这伙反贼到底想干什么?

    而且让他更担心的是这伙反贼竟然真的有炮舰,而且样式古怪,跟那些在东南沿海的红毛鬼的战船样式倒是接近。

    难不成这伙反贼背后还有西洋人的影子?

    如果沈墨知道祖君昊这个猜测的话,大概也会表示一定程度上的赞同。

    毕竟帝国这个系列游戏就是那些西夷制作出来的,所以也不能说人家猜的错。

    此时,站在祁阳城头,正好可以看到那些反贼水军拖着缴获的清军战船扬帆向着上游的永州城方向驶去,耀武扬威,好不嚣张,祖君昊的右手抓着城墙,面色更加阴郁。

    虽然能猜到反贼肯定有什么阴谋,但是到底是什么却无法得知。他开始担心后面的巡抚于成龙率领的六千多主力了。

    如果反贼依然不予拦截,那就更加证明了自己的猜测。

    要不要提醒一下巡抚大人,可是这个念头一起来,祖君昊就犹豫了。

    这一段的湘江基本上都被反贼水军完全控制,要想送信出去风险会很大。

    还有一层顾虑,他更担心那位巡抚大人知道这个消息后掉头返回衡阳,那他手下这两千多人就和祁阳城就要独自面对反贼了。

    这么一想,祖君昊又放弃了给于成龙报信的的念头。

    ……

    “主公,城外的四座军营已经全部完工,除了留下的一千名守备军,其余三千都已经安排返回各县了。按照你的吩咐,其中一座用来驻扎咱们剩下的一千五百正兵和这一千名守备军。剩下的的三座完全可以容纳扩军后的士兵。”

    “按照你的吩咐,凡是想出城人一律放行,而且都明确告知了他们,若是出城那留在城中的宅子商铺以及其中的物品全部充公。虽然有一部分人犹豫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坚持出城。”

    “各支巡逻队全天巡逻,暂时没有出现趁机滋事抢夺制造混乱的人。”

    “城中店铺大部分都关门歇业了,尤其是城中的几家粮铺今天开始都陆续关门了。全城最大的刘氏米铺听说可以出城之后,装了十几车的粮食想要运出城去,都被我们给拦了下来。”

    永州知府衙门,沈墨站在地图上静静地看着,戴文胜在后面拿着个小本本在汇报。

    从昨日开始,沈墨就让人在城中散布清军大举来攻的消息。

    消息传出去后,果然引起了城中人心动荡。

    虽然这几日荡寇军表现的很是军纪森严,除了必要的维持秩序,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扰民举动,而且沈墨这个之前被刘光耀污蔑的凶暴残忍的反贼头子也没有做出任何凶暴残忍的事情,这一度让城中的人心安定下来,市面上也恢复了一些往日的热闹繁华。

    但是沈墨毕竟刚刚攻下城池没几天,城中大部分人都不认为他能抗住清军的这次反扑,而且这次领军的还是堂堂的一生巡抚,可见朝廷已经开始重视沈墨这股反贼。

    一旦被朝廷重视,那么就距离覆亡不远了。

    吴三桂带甲之士几十万都依然兵败身亡,何况沈墨这样才占据了一城三县的小小反贼。

    沈墨对于城中人心的反应也在预料之中,所以下令想逃出城的都可以走,随身财物可以带走,但是诸如粮食盐巴等大宗货物却是严禁带出去的。

    而且若是出城,之前的宅子商铺都会被抄没充公,也就是你人可以走,但是你的不动产以及其中的家具货物就别想要了。

    对于这一条,虽然很多人也有所犹豫,但是一想官军肯定会击败反贼的,到时候拿着房契这些再找官府要回来就是了,大不了打点一些银钱罢了。

    根本没有多少人相信反贼这次能赢。

    沈墨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这些人留在城中起不到啥用,反而还会添乱。二来也正好利用这次清军来攻的机会给这永州城换一批居民。

    那些被遗弃的宅子商铺被抄没以后的用途沈墨都想好了,除了拿出一部分用来自住以及分给手下大将以及各个衙门办公之外,其余的可以当房东出租,也可以售卖。

    能赚钱的事情沈墨当然不会错过。

    虽然逃走的大部分都是城中的中产和富商豪绅这些有钱人,穷人逃走的很少。

    并不是说穷人不怕死,主要是逃出去也没地方去,还不如躲在自己的破房子里听天由命。

    万一反贼赢了呢?

    虽然绝大多数人认为这个概率几乎没有,但是这伙反贼看起来就跟其他的反贼不太一样,兴许结果也会不一样的。

    整个永州城其实人也不多,城中不过三万多人,现在跑了剩下不到一半。

    如果加上荡寇军的所有士兵,也还不超过两万。

    “既然城里空出了这么多的房子,那就将城外的百姓全部撤进城中,集中安置。城外的房子全部拆掉,能用的木料砖石都清理掉,我倒要看看老于头来了后拿什么攻城。这件事老李你来负责。”

    沈墨看了一会地图,转身对一个是时辰前刚刚到达永州城的李志远交代道。

    李志远点头记下。

    “老戴,你要留意城里可能会出现的间谍细作,虽然以我们目前的控制能力不太可能出现,但是还是要以防万一。反谍也是你们情报处一个主要任务。”

    戴文胜起身领命。

    沈墨又转向铁牛道:“你这边要注意那些守备军士兵的情绪心态,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第一次上战场,很容易出现各种问题的。”

    铁牛道:“主公且放心,我抽调了两百正兵跟这些人混编在一起,有这些正兵带领,他们出不了乱子的。”

    沈墨点点头,看了一眼一个空着的位子道:”老郑还没回来,司坤你派人给他传话,告诉老郑于成龙带的人可以过,但是粮草辎重却不能放过。”

    秘书司坤急忙点头记下。

    沈墨最后又将目光投向坐在会议桌最后面的两个倩影,那是姜寒酥和娄小茹。

    两个人坐在一起,看起来关系不错,一直在静静听着沈墨的各种安排。

    看到沈墨目光投过来,姜寒酥起身一本正经道:“需要我们做什么的,沈总镇尽管吩咐,保证不辱使命。”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沈墨也笑了,摆摆手道:“不用搞得这么正式的。不过真有事要让你们两个负责忙活。”

    两人都神情认真的听着,对于能在这场大战中帮忙,两人都很期待,尤其是姜寒酥,觉得自己初来乍到,一定要当好沈墨的贤内助。

    沈墨交给她们的任务两个:“一个是组织城中的妇女以及老弱在后勤处的组织下给全军将士做饭送饭,搞好后勤工作。另一个是挑选一些年轻手巧胆子大的妇女,跟着两名军医学习一些基本的战场救治技能,临时充任战地护士团。”

    同时姜寒酥还有一项附带任务,就是带着她手下的几十名女兵维持后勤处和伤病营的纪律。

    两人一听都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都保证一定不辱使命。

    ……

    于成龙带着的清军主力在两天后终于也赶到了祁阳城。

    只是上岸的时候跟他们的前锋部队一样狼狈。郑云龙带着的荡寇军水师按照沈墨的吩咐放过了他们,但是却烧毁缴获了他们携带的几十船的粮草辎重,顺便还让于成龙损失了几百人。

    于成龙是山西人,不同水性,又是个六十四岁的老头子,之前根本没有经历过水战,在荡寇军水师犹如饿虎扑食一般围上来的时候,差点没站稳一头栽倒水里,幸好被旁边的一名亲兵给拉住了。

    等到上了岸,老于头上二品大员的顶戴都不见了,脚上的一只靴子也没了,就连下巴上的白胡子也都被被江水打湿变成了一绺一绺的。

    不过这次郑云龙没再向岸上开炮,只是走的时候让人对着岸上大喊:“谢于大人赠粮!”,气的于成龙差点心脏病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