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空城计?
    祖君昊带着两千清军前锋到达早山岭后,一面下令扎营,一面派人在周围打探是否有反贼伏兵。

    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沈墨这次打定主意就是开门迎客,从祁阳到永州这一路上根本没有派出军队拦截,最多只是派了些哨探打探清军踪迹。

    别说早山岭周围一片平静,就是清军探子再往前数里,已经远远望见了永州城楼,却依然没有遭遇任何反贼士兵。

    情况太过诡异反常,探子不敢继续往前,只好折回禀告祖君昊。

    祖君昊听了蹙眉不解,从祁阳城过来一直到此地太过顺利平静,让他心中反倒更加忐忑不安起来,生怕反贼是不是又设下陷阱等自己一头扎进去。

    最终他还是不放心,亲自带人去探查,可是直到距离永州城北门近两里之外,却依然不见半个反贼踪迹。

    祖君昊更加心神不宁,眺望永州城头,能看见上面飘荡个红色旗帜,城门紧闭,城头上隐隐约约有人影晃动。

    再看周围,都是一片难得的开阔地,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藏匿伏兵的可能。

    如果此时城门大开,城头上再安坐一个抚琴之人,这场景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空城计。

    可是沈墨不是诸葛亮,他更不是司马懿。

    祖君昊本来也不是疑心病重的人,但是之前这股反贼的种种古怪不寻常之处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又盯着城墙城门看了半天,依然不知道反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回头问身后的两名裨将,一人硬着头皮道:“或许是反贼知道自己兵少,知道我军势大,不愿平白损失人手,所以才没有派人巡逻警戒。”

    另一人指着不远处的城墙道:“大人请看,这城墙外面的房屋都被拆除,成了一片白地,显然反贼是为了防范我军拆屋打造攻城器械。如此看来,反贼的确是存了龟缩不出,想要利用坚城来消耗我军的心思。而我军兵力远超反贼,反贼又是一群乌合之众,只要我军渡过护城河,强攻之下,反贼即刻之间就会溃败。我军虽然没有水军,不能完全将城池包围,但是只要北门一破,反贼就会仓皇逃窜,永州城就算是收复了。”

    对于这名裨将的盲目乐观祖君昊不置可否,又盯着城头看了一会,方才转身回营。

    且不说祖君昊回营之后如何让人砍伐树木打造云梯,且说他在城下窥视城头的是时候,沈墨也正好带着人巡视城防。

    北城就是沈墨选定的战场所在,城头上已经堆放了大量的守城物资,既有传统的滚木礌石,也有沙袋泥土等物,甚至还堆放了一溜十几口大水缸,里面放满了水。

    城头上的城楼主体结构是木制的,所以必须要准备这些灭火之物。

    而城楼下面的藏兵洞里已经被临时改造成一个个的急救病房,娄小茹和姜寒酥两人这两日已经组织起来一百名妇人组建起了临时的战场护士团。

    这一百名妇女在两名军医的突击培训下全部结业,发髻都用头巾包起来,系着围裙,袖口也都用皮筋扎起来,都是方便干活的装束。而且每个人的左胳膊上都缠着一条红色布巾,来显示她们的身份。

    姜寒酥则依旧是一身青衣,不过套上了一层皮甲,背弓挎箭,行走之间飒飒生风,英姿飒爽的让人侧目,只是左臂上箍着一个绣着红色十字的布巾。

    而娄小茹则是一身素白,其他的跟那些女护士一样装扮,也是包头围裙,只是她的左臂上同样箍着一个绣着红十字的布巾。

    沈墨随口提了一句红十字作为战地护士团的标志,她就给自己熬夜绣了一个,甚至还给姜寒酥也绣了一个。

    其他女护士因为时间来不及只能用红布临时代替。

    这些妇女大部分来自于城中的各家青楼。虽然得知清军大局来攻之后,许多妓女都跟着人群逃走了,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留了下来。

    留下的原因很简单,一个是沈墨进城之后立刻宣布取缔查封所有的妓院,允许妓女从良,并且给她们编入民户。

    虽然反贼给妓女编户听起来很荒谬,但是在宣教司颜如玉等人的现身说法下,许多妓女都动了心思,想要跟着颜如玉她们一样在沈墨手中做事。

    而且荡寇军入城之后军纪森严,没有任何的扰民举动。沈墨为首的荡寇军首领们也都洁身自好,不仅讲规矩,而且还很讲道理,做事很有分寸。

    再就是看过沈墨亲自编写的《荡寇集》之后,许多人心中激荡,不把沈墨当成一个普通的反贼头子,而是把他视为了救助自己脱离苦海的救星,所以也毅然而然的加入了宣教司。

    一部分人加入了战地护士团,另一部分则加入了白映波带领的后勤组,丰韵楼这个高档酒楼也变成了做大锅饭的大食堂。

    白映波除下了她的各种纱裙绣衣,素面朝天,同样换上了包头围裙的农妇装束,一会催促厨子们做菜快一点,一会催促送饭菜的快点走别让饭菜凉了。

    丰韵楼的前门处停了一溜的板车,都是用来给城楼上守军送饭用的。

    沈墨只是来转了一圈,点点头就离开了。

    自己这个小姨子虽然年纪小,但是做事却是雷厉风行,有条不紊,伙食这块显然不用操心了。

    各种事情安排下去,众人都各自忙了起来。沈墨去巡视了一圈,发现大家都做得很好,甚至做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

    内政有李志远主持,军事上有铁牛程凯等人,情报反谍有戴文胜把着,后勤上姜寒酥带着一群姑娘弄得妥妥贴贴的。

    至于其他三个县,现在都在忙着春耕。

    就算清兵来攻的消息会让许多人心中犹疑,生出反复之心,不过沈墨也并不怎么担心。

    一切都在自己能不能击退清兵,守住永州城。赢了,那些有异心的人立刻就会老实下来。

    若是输了?

    输是不可能输的,一个有系统这样金大腿的人要是输了,那干脆直接跳入湘江自我了断。

    大家都很忙,反倒是沈墨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闲人,这两天就是带着秘书司坤以及几个卫兵四处转悠,看看有什么可以查漏补缺的地方。

    只不过大家的主观能动性都发挥的很好,让沈墨想找个能刷存在感的机会都很难。

    这可把他郁闷的,现在就盼着于成龙赶紧来攻城,好让自己活动一下筋骨。

    话说他很久都没有亲自上阵动手了,想想都有点浪费自己这具人类高质量男性的身体。

    在祖君昊扎好营寨的第二天,于成龙终于带着清军主力来到了永州城外。

    祖君昊汇报了自己之前前去探查的情况后,于成龙也是心中生疑,又带着人亲自去探查了一番,发现果然如同祖君昊所言。

    于成龙看着城头上的荡寇军旗帜,沉吟了良久后道:“明天一早开始攻城。不管反贼有什么算计,攻城开始之后就会明了了。”

    回到早山岭大寨之后,于成龙继续派人砍伐树木打造云梯和护盾等攻城器械,且等第二日攻城。

    第二日城中刚吃过早饭,就听见城外战鼓声响起,号角声不绝于耳,沈墨登上城墙一看,却是清军在城下开始列阵。

    俗话说人一过万,无边无际。近万名清兵在城下列阵,旌旗招展,人喊马嘶,刀枪如林,的确还是有些威势的。

    不过这时候就看出荡寇军正兵和守备军士兵的素质差异来了。虽然城下的清军看起来兵强马壮,军威赫赫,但是所有的正兵依然面不改色,情绪完全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而那些守备军士兵许多人的脸色都产生了变化,有人苍白,有人潮红,还有人小腿肚子都开始了抽筋。

    不过有荡寇军正兵压阵,守备军士兵们除了一些本能的紧张外,倒是没有出现什么转身就跑的情况。

    “来了这么多清兵啊?这次俺又要立大功了!”

    沈墨耳朵非常好使,听到旁边一个士兵竟然看着城下兴奋不已,不仅不紧张,反而看起来就跟单身了几十年的老光棍忽然看到一大堆漂亮姑娘出现在自己眼前一样激动。

    而且这个声音听着还有点耳熟,沈墨好奇之下走过去一看,原来果真是熟人。

    “马冬,是你啊?现在都当上哨长了?表现不错啊。”

    原来这就是焦家庄村兵出身的马冬,之前活捉了清廷永州总兵李光地的那位。也就是因为那次立功,他被抽调编入了教导队练兵,后来又升成了哨长(相当于百夫长)。

    这次沈墨留下一千名守备军士兵帮助守城,他就在其中。

    马冬回头一看是沈墨,立刻紧张起来,摸着后脑勺憨憨的笑了起来,叫了一声“沈先生”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沈墨笑了笑,拍着他的肩膀道:“好好杀敌,这次如果你继续立功,你就有机会在永州城里安家了,到时候可以把你娘和你妹都接过来住在城里了。”

    一听这话,马冬立刻挺起胸脯大声道:“沈先生,我一定努力杀敌,再活捉一个鞑子大官!”

    沈墨闻言差点笑出声来,这小子心中的立功是不是只抓大官,小兵都看不上眼么?

    正想再说两句,突然城下的鼓声猛然急促起来,紧接着就传来了铺天盖地的呐喊声。

    清兵开始攻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