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资本超人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珠宝店的枪声
    进来的黎有木随即拿出一张报纸铺在地上,把食物分类摆好。

    然后讨好似的“砰”的拉开一瓶啤酒。

    “老大,饿了吧,先喝一口液体面包。”

    那个老大这时走到报纸这里,招手示意大家都坐下来吃东西。然后接过递过来的啤酒猛地酎了一口。

    而那几个陆续从角落里走出来的人,则是分别把手里的枪都插到后腰。

    然后分别的或蹲或坐了下来。

    整个过程可以说没有一丝嘈杂,训练有素让人感觉一阵萧杀之气扑面而来。

    “大熊,这是你最喜欢的烈性酒,不过这次买没买伏特加,而是二锅头,妥妥的六十度。”

    身材魁梧体壮如熊的大熊看到这瓶六十度的红星二锅头,顿时眼睛放光,一把抢过来。

    贪婪的看着瓶子里的液体,突然拧开瓶盖,咕咚咕咚的就这样对瓶吹了起来。

    一口气就喝了小半瓶。

    这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瓶子,抓起一瓶马口铁盒子的午餐肉,用手一撕,罐头就分成两半。

    自顾拿起一半大快朵颐起来。

    其他众人仿佛是早已经习惯了他这个做派,也都不以为意。只有那个老大阮倾镐提醒道:

    “大熊,要少喝点,喝多了误事我特么的崩了你。”

    “知道了,老大。不会误事的。”

    大熊尽管一脸桀骜之色,不过在抬头看到阮倾镐那张刀疤脸上阴冷至极的目光时。

    顿时温驯的如同一只小猫咪。

    而其他的那四个人则是一声不响的或者喝啤酒,或者吃面包香肠。

    不过可以看的出,每个人的身上都充满了杀气。那是在尸山血海中爬出来见惯生死的冷冽。让人不寒而栗。

    “黎有木,今天踩点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再次出手的新目标?”

    刚回来的黎有木一听老大问话,赶紧停下手里摆弄枪的动作,恭敬的回答道:

    “老大,自从前几天我们抢劫了珠宝店以后,街上的警力明显增多了。

    几家银行都增加了武装看守人员。

    每个门前都停了两辆警察巡逻车。根本就没有机会呀?”

    黎有木看到老大没有做声,只是若有所思的喝着啤酒,于是接着道:

    “我们前几天抢劫的那些个珠宝首饰,我倒是也侧面了解一下,那个首饰店是郑家的产业。

    每个首饰都有他门出厂的标记。在港岛想要出手怕是难度很大,搞不好会暴露我们啊?”

    阮倾镐面沉似水,一边听着黎有木汇报着一天搜集来的信息,另外脑袋也在飞速的运转。

    他们都是安南人,由于安南这些年持续发生战乱,百姓深受其苦。

    他们这些军人后来在一场战役中被打散。

    如果这时候回去,就要接受永无休止的审讯和盘查,于是干脆就直接到外面闯天下了。

    这些人先是到了金三角。正赶上金三角的几个枭雄争夺地盘,打得不可开交。

    结果在投错了老板之后。

    新老板的武装被另一伙势力给消灭了。

    他们再次居无定所,然后就去了暹罗。

    可是在暹罗也没有混出什么名堂。

    正好有一艘偷渡的渔船要到港岛,他们剩下的七个人就决定到这个花花世界来捞金。

    都说这个世界金融中心富得流油,到处都是机会。

    可是在港岛转来转去,机会没有找到,却是看到满大街的警察经常要查验身份。

    尽管他们都花钱买了假的护照,可是毕竟是偷渡来的。

    如果巡逻警察真的较起真来的话,一查根本就没有入境记录,那岂不就露馅了?

    于是经过再三考虑,决定还是干自己的老本行,那就是抢劫。

    人总要发挥长处嘛。

    这也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

    毕竟从安南决定走上一条不归路以后,他们一直就是这么一路抢过来的。

    当然银行和金店都是他们的首选。

    不过钱来的快,自然是花的也快,说他们醉生梦死夜夜笙歌也不为过。

    等到了港岛以后除了付给偷渡船的费用以外,基本上是囊空如洗了。

    宾馆是住不起了。

    就算有钱,那身份呢?

    一查就会露馅呀。

    于是干脆就住在码头算了,反正那么多集装箱呢,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人来清理这里。

    即环保又经济,关键是还可以随时看看风景。

    可是没钱呢?

    总不能不吃饭吧?

    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了?

    没钱就抢呗,反正也这样了。

    于是经过缜密的的策划,终于看中了港岛最大的珠宝行。

    在包了两个出租车在港岛进行了半日游后,两个出租车司机本来还挺高兴的。

    一看阮倾镐等人就是外地人,还是人傻钱多那伙的,这样的肥羊岂不是不宰白不宰。

    白宰谁不宰呀?

    于是就故意给他们绕路东拐西拐的,不过这也正中阮倾镐等人的下怀。

    不过坐车也不需要先给钱呢?

    自然是下车看计价器是多少就给多少钱。

    那就不用着急了,就算是他们要喝水,烟抽烟都是让司机下去买的。

    钱自然是司机先垫付着呗。

    反正到时候一起结账不就完了吗?

    司机倒也不怕他们不给钱。

    大不了就叫警察蜀黍解决呗。

    怎么说他们也是纳税人呢?

    就算是小纳税人那也是纳税人呢。

    警察总不能不管吧?

    于是对于车上的乘客,不,应该是叫肥羊。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于是乎。

    于是乎。

    黎有木他们就是要熟悉港岛的大街小巷,然后随时记录下来哪里有警察?哪里是死胡同。

    然后哪里可以作为逃跑方向,最后遇到警察追击过来怎么摆脱他们。

    当方案已经逐渐的熟悉了以后,他们来到了早就踩好点的最大的那家珠宝店。

    然后每个车上留下了一个人看着司机不要把车开跑了。

    那你说他要是真开跑了怎么办呢?

    抢劫珠宝店,然后警察来了。

    这时出租车司机一看,艾玛呀,原来拉了几个抢劫犯逛了半天街。岂不成了同案犯。

    动动心思我干脆跑吧?

    不过这两个司机还是很有点职业道德的。

    他们竟然真的就一直等着抢劫完。

    等到这些客人都上了车。

    可是他们两个司机也没有办法呀?

    因为车上留守的两个人每个人一把枪顶着他们的后腰呢。

    他们又没有练金钟罩铁布衫。

    那就只能遵守职业操守吧。

    于是乎。

    他们也就顺利的成为了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