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32章晚宴(三)
    长孙晟今晚带着高不凡父子参加晚宴,本意是要解决飞鹰马场的问题,都是混官场的,很多事情都不必直接出面去怼,只需旁敲侧击地表明态度就行,这样子的好处就是留有回旋的余地,不至于撕破脸。

    高不凡父子出现在晚宴上,就等于告诉在场所有人,飞鹰马场是长孙晟罩着的,所以马行空一开始就认怂了,而宇文化及一进门也表明了态度,他找回场子,长孙晟不干涉他找场子,他自然也不会继续在飞鹰马场这件事上作文章。

    于是乎,事情便等于无声地解决了,大家客客气气地饮酒欣赏歌舞,该干嘛干嘛。

    酒过三巡,菜上五昧,又闲听了几支小曲作为开胃菜后,似乎今日的重头戏就要开锣了,舞台的布幔被拉上,四周的灯笼也全部熄灭掉,光线瞬时变得昏暗起来,楼上楼下所有人也下意识地停杯投箸,屏息静气往舞台望去,就连高世雄和高世衡兄弟二人也难得闭上了嘴。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了,适逢今日又是七月十六,但见一轮明月悄悄地攀上了酒楼的檐角,皎皎月色从天井上方照进来,给舞台的布幔镀上了一层朦胧的银光。

    此时,布幔后面忽然传出一声苍老的轻咳,紧接着是火镰的敲击声,随之一束微弱的火光冉冉亮起来,由小到大,由暗至明,极具动感,一条窈窕的身影也同时投映到布幔上面,那凹凸玲珑的曲线瞬时就抓住所有人的眼球,高不凡甚至能听到一阵吞口水的声音。

    高不凡不禁暗汗,难道是古代版的真人小电影?哪位淫才想出来的,真该拖出来让大家膜拜两分钟!

    不过高不凡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想歪了,此时,布幔后那女子动了,翘起兰花指,弯腰端起了油灯,动作优雅得让人赏心悦目。

    性感如果流于低俗,容易令人变回野兽,只关注下三路的事情,但是性感上升为优雅,却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视觉享受!

    此时,布幔后的女子把油灯轻轻地搁在旁边的小桌子上,然后背对观众款款地坐下,修长紧并的一双玉腿,纤腰隆豚,刀削的香肩,投影到布幔上后形如一只优美的青花瓷花瓶,简直美不胜收!

    此时此刻,楼上楼下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屏息静气,整座鸿雁楼静得落针可闻。小萝莉长孙无垢显然也是第一次看这种表演,小脸蛋红扑扑的,有点害羞,又忍不住想看。

    的嘚……

    一声清脆的云板响起,随即,一声洪亮渺远的鸡啼突兀响起,真个中气十足,荡气回肠!

    卧槽!

    高不凡差点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下意识地抻长脖子往高台仔细望去,可是布幔上明明只有那女子葫芦状的动人背影,再除了一灯、一桌、一凳便别无他物了,哪来的大公鸡?

    这一声荡气回肠的鸡啼就好比拉开了一场盛会的序幕,但闻狗吠声此起彼伏,由远及近,紧接着是涮锅煮粥的声音,柴火燃烧时的霍霍声,大人的窃窃私语声,孩童起床后的嘘嘘声,喝粥时的咕噜声,还有鸡鸭鹅的声音纷沓而至,瞬间变得热闹无比!

    高不凡此时已经目瞪口呆,口技,竟然是传说中的口技,太牛了,声音逼真的跟真的一样,要不是舞台一直只有那个安然端坐的窈窕身影,他都以为人家把鸡鸭鹅都赶上舞台了。

    渐渐地!

    所有声音都平息下去,大家禁不住又屏住了呼吸侧耳细听,只听得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仿佛有人迎面走来一般,紧接着是支嘎的开门。

    ——吽!

    一声低沉浑厚的牛叫声直抵耳畔,鞭子声随即响起来,老牛沉重的脚步,甚至反刍咀嚼声都隐约可闻,紧接着是扫过杂草的声响……

    高不凡的脑海中不自觉地出现一幅农人赶着老牛走在田梗上的画面,忽然经过一座石桥,桥下流水淙淙,还有槌衣服的声音,应该是有人在河边浆洗衣服。

    听到这里,高不凡已经佩服五体投地了,一张嘴能演绎出那么多声音,而且还唯妙唯俏,这天下果然能人异士无数,你想不到的不代表没别人做不到,各行各业的高手都强得超乎你的想象。

    这时,舞台四周的灯笼被重新点亮了,看样子这场口技表演已经结束,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喝彩叫好声如浪潮一般,铜钱和碎银漫天撒下,把舞台四周和布幔的顶部都覆盖了一遍,高不凡也掏出了一锭银子丢了下去。

    “长卿兄果然财大气粗啊!”高世雄见到高不凡一出手就是二两银子,不禁瞪大了眼睛,他们两兄弟刚才撒了几把五铢钱,也就两百文左右。

    其实,隋朝还不流行白银,一般老百姓用的多是五铢钱,但是高不凡嫌铜钱太麻烦了,再加上马的价值比较高,动不动就是几千几万钱,出门做买卖得用麻袋来装钱才行,所以他比较习惯用金银,所以身上带的铜钱不多,加起来一百文都不到,怎么好意思拿来打赏如此高超的口技表演呢,于是便扔了一块二两重的碎银,结果却被眼尖的高世雄看到了,还嚷得人尽皆知,就连前排的高氏族亲也纷纷转头望来。

    高不凡暗汗,眼见两兄弟那夸张的表情,估计已经把自己当成富二代了,便故作懊恼地道:“糟糕,在下一时激动,把今后两个月的零花钱都扔下去了,话说……能不能下去捡回来?”

    高世雄和高世衡兄弟不由释然,同情地拍了拍高不凡的肩头道:“长卿兄,打赏优伶的钱银怎好意思再拿回来,这不是等于在乞丐钵里抢钱吗,还是算了吧,后面两个月想吃,想买什么,尽管找我们哥俩,有我们一口,就绝对少不了你那份!”

    高不凡感激地道:“世雄兄高义,那我可就当真了!”

    高世雄拍着胸口豪气地道:“君子一言既出,一百匹马都难追,我高世雄从来都说话算话……咳咳,不过家父每月只给我五两银子的零花钱,多了就没有了!”

    “没事,我也有五两银子零花钱,够咱们三个吃香喝辣的了。”高世衡亦拍胸道。

    高不凡不禁莞尔,倒是越发喜欢这哥俩了,虽然脾气暴躁鲁莽了些,但贵在待朋友仗义真诚,还心思单纯,跟他们交朋友不用费神!

    高氏四名后起之秀中,高不凡最摸不准的就是高君贤,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的,至于自鸣不凡的高清远,高不凡根不当一回事,这种有点料便恨得把内裤都扒出来显摆的少年,其实连半桶水都没有,晃得很!

    这时,舞台的布幔终于拉开了,大家终于可以看清台上表演者的庐山真面,楼上楼下几乎同时响起了一阵惊叹声,一些激动的年轻甚至情不自禁地跑到护栏边,眼神狂热地高叫着:“公孙姑娘!公孙姑娘!”

    “天啊,原来是名震江南的公孙姑娘,公孙大家,难怪如此神乎其技!”高君贤霍地站了起来,竟然满眼倾慕之色。

    高君贤此人的表现一直都很稳重,不显山不露水的,此时竟然激动成这样,高不凡不由有点意外,于是也站起来往下望去,打算看看这位公孙姑娘到底是怎么样出众的人物,但愿不是公孙大娘才好,毕竟这世上才貌双全的人太少了!

    然而当高不凡看清台上之人后,亦禁不住瞬间呆了呆了。